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論壇

2015/1/27 — 11:02

【文:朝雲】

港大學生會員,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說,港大學生會在學聯的代表,已經有當屆學生會的民意授權。若認為學聯不夠民主,未夠問責,沒有問題。例如可讓學聯秘書處(可比為三權中的行政)也由普選產生--儘管學聯常委會(可比為三權中的立法)已經由普選產生,兩者功能或有重疊和衝突,改革時須要斟酌。

他亦說學聯的工作報告,都須由常委會、代表會通過,亦由他們帶回院校,讓學生監督問責。

廣告

他說學聯作為各校聯會,是各大學生會的合作平台,在共識制下,港大學生會可以一票否決議案,學聯便不能以其名義行動。學生會在任何時候,都可以有自己的立場和行動,學聯騎劫不到學生會。

港大學生會長梁麗幗說,即使退聯後以聯署等方法取代共識制,亦無可避免,總要有若干港大學生授權的代表,決定是否參與其他院校聯署。若同學在路線上立場不同,而她是港大學生會駐學聯首席代表,應該找她和其他在學聯的代表問責。

廣告

她回應李啟迪披露,在27/11的秘密會議,學聯認為升級是「象徵性行動」,是因為他們早已研判升級失敗的風險高,而非以失敗為目標,在場的李應該知道。

而在當晚會議, 各大院校一致同意採取「防禦性進攻」為升級方式。然而對於日期則有不同意見,所以仍須就共識制舉行會議。

她說她即將退莊,卸任學生會長,但在憲章規定下,直到周年大會,依然向港大學生問責。

她說對典章制度有份執著,才因此參與學生會。學聯的確時或未符章程規定,例如未能開會前24小時通知常委等,而且學聯的運作和文化也確有問題。

她提出一系列改革建議,呼籲港大學生投票前思考,退聯是否唯一選擇,並能否帶出旗幟鮮明等成果。

最後她說就任至今,會因應情況,用港大學生會長,抑或學聯代表之身發言。但她誓言從未因學聯身份,而背棄港大學生會的立場,這是她的底線。

退聯關注組

退聯關注組吳偉嘉、李啟迪批評,學聯秘書處的權力來源沒有正當性,而在學聯的重重架構下改革無望,他們不應該「袋住先」,等一個十年又一個十年。他們問,香港是否需要新的學運領袖,港大學生會可以有另一個選擇:一開始就不加入,不同意學聯的一套。

他們質疑學聯不是周永康所言的平台,而是本身已有既定立場、和其他泛民團體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他們點名提到支聯會、民陣。他們說不是因為雨傘運動失敗追究責任。學聯的流弊由來已久,雨傘運動後正是檢討的時候,退聯百利而無一害。

吳偉嘉希望公投即使無法通過,依然能夠當頭棒喝,將重視典章的文化帶入學聯。他說學生不理解機制是一回事,在位者有沒有盡責,讓學生知情是另一回事。雙方關係不止於溝通,還在於透明和監督。吳坦言自己立場,希望港大學生會有其他選擇,例如不再受學聯制肘,不必交學聯會費,或像他不再去支聯會的六四晚會,民陣的七一遊行。

他說不是反對平反六四,而是以上行禮如儀無意義。港大學生會獨立後,可選擇更多抗爭方法。他說退聯後可以由八大院校一起聯署和行動,不認為學聯有存在價值,不過盲目追求一致共識,成為另一個高牆。學運應該更加多元,而港大學生會可以成為另一個學運領袖。

兩個候選的港大學生會內閣成員,都有參與發言。雙方都樂見退聯關注組提出公投,促使學生關心議題。但都明言,現階段不支持退聯。

其中一候選內閣,眀峯(Ascent)的成員提問時,亦質疑學聯對外文宣頗多,甚於學生會聲明,的確予人超越學生會的形象;而列席學聯的會議,亦覺得成員常提及其他泛民政黨的意見,有僭越之嫌,須檢視學聯與其他政黨的關係。

後者亦接受訪問。他交代其內閣支持雨傘運動,亦同意違法的公民抗命,會視乎情況,無論坐還是衝都會接受。

周永康總結說,雨傘運動中,學聯的決策一度未符規章,是因為在928左右,學聯眾多成員分駐各佔領區,並有眾多核心成員被捕,所以才臨時出現非正式決策小組,他在黃竹坑獲釋後才知道,之後便返回共識制。後來也是決定升級後,學聯才邀請其他團體謀劃如何進行,因為要升級必須與其他團體配合。

他認為在論壇上,退聯關注組在意的,其實是他們認為,學聯在雨傘運動中作出諸多錯誤的政治判斷,源於學聯機制,才主張港大學生會退出學聯。他說學聯一向要有共識,才由學聯行事,無共識,就各自行事,學聯沒有預設必須有共識。學聯所有決定,都是各院校一起商討的結果,其後秘書處才有權執行。學聯沒有濫權或騎劫港大學生會。

他說學聯各院校代表,已經討論如何改革,包括秘書處直選,委任發言人等。而港大學生會的學聯代表,亦會在校內向各方解釋原委。他認為港大學生會無論退不退聯,隨時可走自己路線。他質疑問題究竟出於政治、人事、還是制度。他認為若因立場,人事就廢制度,對其他院校學生會,對現屆港大學生會都不公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