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就是敗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上的

2015/6/16 — 8:07

新加坡16歲少年余澎杉日前在法院門外,被一名陌生男人(紅衣男人)掌摑。圖:channel news asia 片段截圖

新加坡16歲少年余澎杉日前在法院門外,被一名陌生男人(紅衣男人)掌摑。圖:channel news asia 片段截圖

今天看了關於 Amos Yee 被囚精神病房,甚至手腳被綁、房間全日強制開燈的新聞,讓生日的好心情都一掃而空了。

最近,他們都在說「不要再爭拗,香港要發展」,或者「大家聽聽話話,專心賺錢不就好了嗎」之類的話。不錯,如果我們俯首認命,甚至學薑茸做小丑、為虎作倀的話,說不定就會得到可觀而短暫經濟利益。可是,看看新加坡,看看 Amos Yee 吧。姑勿論正不正確,一個十來歲的小子說的話,可以對一個國家構成多大的威脅?這李氏皇朝也未免太虛弱了吧。

如果說高度的經濟發展,換取的代價就是言論自由,我寧可乞食。

廣告

起碼,我現在每晚睡得安穩。起碼眼下的香港,我依然不必擔心,今日寫了這一篇,明天就會鋃鐺入獄。

三十多年前的今天,爸媽生了我這個不成材的兒子,讓我在香港這片福地學習、成長。現在,我真的很想很想守住這個我們賴以為家的城市。否則如果他朝有日,香江淪為獅城,然後我的孩子,或者我孩子的孩子抱怨說,他不敢公開講出自己心裡的話,是由於怕會落得 Amos Yee 一樣的下場,我必定會悔疚不已。

廣告

因為那時候,我們心裡明白,香港就是敗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上的。

杏林覺醒
黃任匡醫生
二零一五年 仲夏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