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前香港年青一代 必須認識清楚過去文革的貽害餘毒!

2016/5/20 — 17:02

當年的「農村幹部」,圍在貼著毛澤東海報的房間,從事「政治學習」。

當年的「農村幹部」,圍在貼著毛澤東海報的房間,從事「政治學習」。

文革距今已半個世紀,對於當前香港年青一代畢竟是湮沒日久的歷史陳跡,感受上和認識上的疏離隔閡實在難免,尤其近年來對於涉及中國的政治議題,年輕人往往鄙夷避之,質疑「與我何干?!」 

須知當年文革的知青已成為當今共產黨的領導人物,都是文革的渣滓餘孽。 雖然他們都受過文革鬥爭的苦難,但是卻又因著文革災劫而因禍得福,攀附仗勢而最終掌權執政,可以說既是文革受害者,也是文革得益者。  而且,這些人在成長和練歷歲月中習染的文革毒素,早已滲進血液殘留骨髓,擺脫不掉鬥爭思維的桎梏。 如今當權的人根本不會徹底否定文革,因為他們絕對不敢否定自己;主政者也當然不會認真批判文革始作俑者的毛澤東,因為他們心底其實極端傾慕崇拜毛澤東的獨裁霸道,總要不自量力的躍躍欲試,赤裸裸反映出暴戾黨性。

不少政論人士雖然指出文革的全面復辟可能性極低,但是筆者以為當今中國領導人深受文革遺毒所侵蝕,一直以來的言行舉動都流露出文革惡習,有跡可尋。 香港年青一代未曾經過文革的血腥洗禮,實在難以想像文革十年的詭譎荒誕和無法無天。  事實上要深入了解文革的史實並不困難,五十年來官方或非官方的研究資料汗牛充棟,筆者不是中國政情問題專家,只嘗試從三方面扼要描述文革對年青人的深遠影響,深盼當前香港年青一代好好思考。

廣告

其一是:文革利用青少年進行殘暴的權爭惡鬥。 毛澤東無疑是「曠古爍今」的大魔頭,他個人的魔力足以驅使千萬年青人盲從,也頤指千萬愚昧群眾附和,成為他手上奪權的政治工具。  紅衛兵在翻江倒海的變幻中只曉得熟讀一本毛語錄,是一群瘋狂迷糊的信徒,面向高坐神壇的魔頭腳下跪倒膜拜,並且跳起忠字舞來。文革十年的陰霾令年青一代失去理性和獨立思考能力,一心聽任最高指示謀權奪勢而放縱肆虐,或求存苟活而隨波逐流。 在魔掌的擺弄下,他們是頃刻翻雲的造反派,也是瞬間覆雨後的反革命派…….

其二是:文革徹底摧毀中國傳統文化。 本來中共建國後所推動的所謂社會新秩序早已把中國傳統文化弄得支離破碎,可是文革的破壞卻是斬根斷脈的清洗和滅絕。 這並不只是打砸焚燒古籍文物和廟宇建築,卻是把幾千年傳統價值和觀念一律視為殘舊思想的毒草,必須拔掉燒燬。之所以無論是寫作、戲曲和電影等傳統藝術一概扔棄,只容許留下為政治宣傳的樣板作品;之所以知識分子被視為臭老九而遭到批鬥,更必須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和改造,致令不堪折磨而投河跳井上吊服毒的慘案多不勝數……

廣告

其三是:文革肆意踐踏人性良知。 毛澤東為求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的鼓吹暴力行動,嚴重扭曲人的本性。 他刻意在群眾內部不斷製造敵人,挑起矛盾而煽動互相咬噬,並以階級鬥爭為綱和以出身論為標準進行清算打壓,為的是奪取權力,鞏固個人威權和一黨專政的紅色江山。 因此,倫常道德被黨性信條所代取,「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這口號引發的學生批鬥老師、子女舉報父母和朋友出賣同儕等現象令人不寒而慄。 時至今天,文革種下的禍根仍在,信仰崩解、道德淪喪和人心乖戾的社會現實難以改變……

 筆者並不是親歷文革的過來人,1966年〈五一六通知〉公布後約三個月剛剛中學畢業,獨個兒傻乎乎的從澳門循水路坐渡輪熬了整夜往廣州去,只逗留了四天。那時正值各地醞釀中的奪權鬥爭伺機而動,雖然筆者沒有目睹腥風血雨的場面,卻深深感受到山雨欲來的肅殺。 對於文革的認識,筆者由疑惑迷惘,以至探索尋究,直到認同指控這是一場殘酷政治權鬥、破壞傳統文化和泯滅良知人性的「十年浩劫」,確是一段漫長的心路歷程。

筆者認為當前香港這一代年青人有必要了解和深入認識文革的貽害餘毒,因為這不僅是鑑古知今的追尋歷史意義,卻是與當前香港社會政治生態息息相關的脈絡根源,年青人必須有心理準備迎向未來政局的發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