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復生唯一辦法

2016/9/9 — 13:28

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主席馮驊法官(左一)九月五日在設於亞洲國際博覽館的二○一六年立法會換屆選舉中央點票站倒出票箱中的選票。

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主席馮驊法官(左一)九月五日在設於亞洲國際博覽館的二○一六年立法會換屆選舉中央點票站倒出票箱中的選票。

立法會選舉塵埃落定,投票人數和投票率皆創出歷史新高紀錄,分別為二百二十萬和百分之五十八點二八,非建制派合共奪得三十席,其中地區直選達十九席,成功保住大會三分之一的否決權及地區直選分组點票的關鍵人數,成績比上屆好,不能不說是本港支持民主的廣大市民的勝利。

對689政權和中聯辦利益集團而言,肯定是挫敗,但兩份黨報不單標榜建制派勝利,還刻意強調建制派取得四十一席(把醫學界明明是傾向泛民的陳沛然也當作是建制派),以及在超區總得票較上屆增加一萬六千票,以圖掩飾較上屆失去三席和在超區投票支持泛民的票數較上屆激增二十萬的事實,瞞騙中央。

原因很簡單,對於今次選舉失敗,特別是在地區直選有六名本土主張獨立或自決的候選人成功當選,689政權和中聯辦都必須負上政治責任,難辭其咎,大大削弱梁振英爭取中央支持連任的籌碼。如果估計無誤,短期內中聯辦應會出現人事變動,而梁振英能否參選連任,亦快有分曉。

廣告

事實上,立法會選舉前後,一直與梁振英聯手播「獨」製造社會分裂和政治危機的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在面對近期國內外傳媒多維、界面和「成報」連環批判,指明中聯辦越俎代庖在港扮演「阿爺」、介入本港政治和過分打壓反對派,一直不敢露面回應,其指揮的黨媒「文滙」「大公」亦沒有正面反駁指控,只在「成報」老闆的舊聞上大造文章,卻簡接確認了人家的軍方背景,說明「成報」的後台絕非等閒之輩,肯定代表共產黨內一股強大力量。

由於中共軍隊兩個山頭徐才厚和郭伯雄已經倒下,經過大事改组和整頓後,習近平經已牢牢掌握實際軍權,我們有理由推斷,近期大陸從內到外對689和中聯辦的批判,至少獲得習近平的同意或首肯。果如是,鑑於中共開展政治鬥爭前例必先行炮製輿論,相信動真格的政治攤牌,應該為期不遠。

廣告

今次的選舉結果,土共損兵折將,工聯會失去兩席,鄧家彪不獲配票被犧牲,讓路新民黨的容海恩,而超區的配票明顯以李慧琼為主力,泛民一打出棄保牌,王國興立即敗下陣來。主要的原因,是中聯辦要扶植自己的勢力以自保,除了幾個西環契仔契女謝偉俊、梁美芬、何君堯外,還收購了新民黨成為嫡系黨,擺明要建立自己的政治勢力,挾權自重。選舉翌日,葉劉淑立即閃縮奉召到中聯辦報到,與四年前梁振英當選後高調到西環謝票,異曲同工,目的都是要彰顯中聯辦份屬香港第二管治中心的地位。倘若中央真的要決心改變對港政策,不整頓中聯辦這座擴權自肥的大山,勢難成事。

老實說,回歸十九年,所謂「一國兩制」變形走樣,甚至搞出港獨,蔚然成風,完全是西環坐大弄權的結果。面對蕫建華政權管治無能,二十三條立法迫使逾五十萬人上街,出現嚴重社會危機,中聯辦趁火打劫,乘機坐大,由曹二寶倡議成立第二管治中心,明目張膽干預本港內部政治事務,藉此擴大編制,成員現已逾千人,儼然一個獨立王國。四年前,在特首選舉期間,因着大陸出現王立軍事件,權鬥激烈,中聯辦乘機發難,聯同土共抬棒地下黨員梁振英上台,奪取政權,從此更肆無忌憚為所欲為,違綱敗紀,為今天的亂局種下禍根。

要撥亂反正,突破困局,就必須針對主要矛盾,徹底清算689政權和中聯辦利益集團。

首先一定要勒令689下台,對其貪腐行徑徹底追究,以平息民憤。

其次要撤消人大常委會八三一決定,為重啟政改創造有利條件。

第三,下屆特首必須以香港為本位、香港人權益為優先的人選出任,加強「兩制」,扭轉過去五年來梁振英治下「一國」獨大的歪風,遏止赤化香港,重新恢復香港的獨特性,確保「一國兩制」不變形、不走樣。

第四,地產霸權的壟斷一定要打破,否則無法恢復社會經濟的生機,辧法其實並非沒有,就是切實解決本港的住屋(不是置業)問題,在未來十年,將可供應的四十八萬個住宅單位全部興建為公屋,以家庭收入百分之二十至二十五定租,可先租後買,徹底改變市場預期,為百業復生創造條件。

與此同時,徹底改變交通運輸政策,包括將集體運輸系統港鐵和三條海底隧道公有化,以維持經營成本為原則,全面削減交通運輸費用,為廣大市民和各個階層降低社會成本,刺激經濟,恢復生機。

這是香港復生的唯一辦法,也是解決社會深層次矛盾和恢復港人信心的根本之道。只有香港自主,真正實現港人民主治港,持續穏定繁榮,才能發揮國際金融中心應有的作用,確保「一國兩制」不變形走樣。

 

(「政治經濟學」「大紀元時報」2016.9.9;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