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快將通過《解決人民和國家痛苦法案》

2017/12/13 — 11:58

1933年,德國國會通過《解決人民和國家痛苦法案》。

1933年,德國國會通過《解決人民和國家痛苦法案》。

1933年3月23日,德國國會通過《1933年授權法》(Enabling Act of 1933),此法例的全名是《解決人民和國家痛苦法案》。

當時的《威瑪憲法》規定修憲須有國會法定人數三分之二之出席及出席議員三分之二之贊成,再經參議院三分二通過。

1933年3月5日帝國議會選舉時,納粹利用國會縱火案,逮捕共產黨人和及迫害社會民主黨人。3月23日,81名共黨議員全數缺席、不列入法定人數;社會民主黨則26位缺席、出席94名均投反對票,法案通過,再由納粹黨控制的參議院通過。

廣告

《1933年授權法》授權納粹政權完全「行政主導」,不受國會限制,可以通過任何法律,結果納粹政權立法規定納粹黨為唯一合法政黨,總統興登堡死後,總統和總理職位合併為元首,希特拉開始完全的獨裁統治,實施希特拉新時代德國特色國家社會主義思想。

這個故事似曾相識:德國有國會縱火案DQ共黨國會議員,香港有人大釋法DQ立法會議員;然後,德國利用DQ對手後的優勢來通過違憲的法律,把國會廢掉;中共DQ了反對派議員,利用剛剛好的兩個分組過半數優勢,強行修改議事規則,進一步廢掉立法會制衡政府的能力,例如違反《基本法》減少法定人數防止拉布、增加動議成立調查委員會的人數等。

廣告

納粹廢掉了國會功能之後,接著便是取締其他政黨,賦予希特拉絕對權力;中共進一步廢掉立法會功能之後,反對派連拉布這最後抗議手段也沒了,肯定會強行通過一地兩檢、條文更離譜的23條立法,還有無止境的大白象撥款。

本來在「行政主導」的設計下,立法會本來已經很難制衡政府,現在中共用DQ來強行修改議事規則,其實是香港版的《解決人民和國家痛苦法案》,效果就是讓中共控制的政府予取如攜,尤其是23條立法,肯定會引入更多以國家安全限制人權的條文,就像納粹黨當年一樣。再過幾天,香港便會進入立法會被解決的時代,2017年的香港,就是1933年的德國。

李慧琼、梁美芬這些奴才說修改議事規則是提高議會質素,這種說法,就像當年納粹黨把廢掉國會稱為「解決人民和國家痛苦」一樣。

 

林勉一

2017.12.12

FB Page原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