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思考香港前路 之一】香港應該如何面對中國的挑戰和威脅?

2015/8/11 — 13:01

背景圖片來源:Barbara Willi / Flickr

背景圖片來源:Barbara Willi / Flickr

我在《信報月刊》的訪問,引起不少朋友的回應和批評,這裡一併謝過,恕我不一一回應。但有個相當重要的問題,就是香港到底應該如何面對中國的挑戰和威脅,值得我多花點筆墨說明一下我的想法,供大家參詳。

我的觀點主要有兩點。第一,面對中共全方位的滲透和入侵,我們要在每個遭入侵的領域寸土必爭,儘力捍衛我們的制度和價值。在新聞界爭新聞自由,在學術界爭學術自由,在法律界爭司法獨立,在公民社會爭民間力量的壯大等等。但要捍衛價值和制度,我們自己就首先要珍惜這些價值。要珍惜,我們就要知道它們為什麼值得我們珍惜。例如我們說,學術自由和新聞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但為什麼呢?這些自由為什麼那麼重要?失去這些自由,會對我們帶來什麼傷害?又例如我們說要爭普選。那麼普選背後的一人一票政治平等為什麼那麼重要?這需要道德論證。

廣告

以我的觀察,我們的社會,並不習慣深思這些問題,更不要說形成什麼深厚共識。所以,許多人很容易接受民主可以緩行,自由可以隨時用經濟好處來交換等等。

要有持久有力且逐步壯大的抗爭,要有更多市民加入,我們就要好好反思和整理:我們今天的抗爭,到底是為了什麼樣的理想?我們想追求怎樣一個公平正義的社會?我們捍衛的,是怎樣的價值?這需要認真的反思和論證。這也是我經常說:本土抗爭要有更豐富更具正當性的道德論述。這不是離地。恰恰相反,真正能爭取更多人支持的抗爭,必然是因為其有合理崇高的正當性。為尊嚴而戰,為公正而戰,一定較狹窄的為一己利益而戰,得到更多人的同情和支持。

廣告

正因如此,我才多次強調,將「本土」和「左翼」對立,會簡化討論,甚至導致許多不必要的誤區。以我的觀點為例,我主張在香港爭取平等的自由權利,民主普選,社會公正,文化多元,更為合理的財富分配,給予弱勢社群更公平的照顧,同時爭取高度自治,反對中方對香港的種種干預等等,這個左翼立場哪一點不本土?哪一點較今天許多所謂本土派更保守更落後,甚至出賣香港人利益?動不動將人扣上左膠的帽子,然後人格侮辱,甚至迫人噤聲,這樣的「勇武」,這樣的「公共討論」,有何值得我們嚮往?

第二,在反思、深化和捍衛我們珍惜的價值和制度的同時,我們應該盡可能將我們的價值、制度和文化,以不同的方式,去參與和影響中國的社會發展。這種參與,可以有不同的方式,例如在新聞、教育、文化交流,以至在社會及經濟生活的不同領域。我的這個想法,是基於以下判斷:我們目前不是活在隔絕的兩個世界,沒有井水不犯河水這回事。你不影響人,你就只會被人影響,甚至被人一步一步侵蝕腐化,包括文化、制度、價值等等。這種腐化,早已在進行中。

事實上,從香港開埠以來,香港一直在影響中國的發展,一直利用其特有的種種優勢,影響中國的現代化進程。(想想辛亥革命,1978年的經濟開放改革,89民運等等)在今天的形勢下,香港如果愈有意識去做這個工作,就愈有機會爭取自己更大的自主性,因為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有機會令到更多人認同香港的價值和制度,更多人知道香港的獨特性,也從而在中國未來的變動或變革中,爭取更大的自主空間和議價能力。

有人或會問:香港還有這個能力嗎?我們憑什麼去影響中國的發展?好問題。如果香港真的沒有,那很遺憾,我們就只能看著香港不斷被邊緣化,不斷失去它的獨特性,同時伴隨著我們天天的長嗟短嘆和哀號自憐。

幸好,香港不是這樣。香港還有許多許多它的優勢。雨傘運動,我們所實踐的價值,贏得全世界的人的同情和支持。為什麼?因為我們在爭取自由、平等、民主和尊嚴。這些價值,十三億中國人較我們更加渴求。最近中國的暴力救市,充分見到香港金融制度的優勢。近年數不清的內地學生捨北大清華來香港的大學就讀,說明香港高等教育的優勢。最近剛成立的端傳媒,在香港和內地捲起一陣旋風,為什麼?因為香港仍然較大陸有新聞自由,可以發許多大陸根本不能發的文章。

這個清單,可以一直數下去。看清我們的優勢,守著及壯大我們的優勢,然後用這些優勢去影響中國,香港就不用擔心成為中國的某一個城市,而是屬於世界的城邦。

又有人說,你太天真了,除非你回中國搞革命,否則哪裡有可能影響中國?不用的。影響天天在發生。香港一年有四千多萬人次的自由行,每年有過萬大陸最優秀的學生(本科加研究生)在香港留學,香港的訊息天天透過微博、微信、書籍等在大陸流通(甚至有不少內地學生翻牆看我的臉書)。不用擔心沒有渠道,真正要擔心的,是我們到底有沒有這樣的價值和理念,有沒有這樣的自信和視野。事實上,這些年來,香港有許多有心人,一直在扶貧,環保,教育和公民社會領域,默默以不同方式推動中國的發展。

當香港人努力自強,努力一點一點的將香港建設成一個自由多元公正民主的社會,同時有做世界文化和學術中心的視野,有影響和帶領中國走向現代民主社會的自信,香港就不會死。就算死,也死得有價值有尊嚴。

供大家參考。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