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政壇「閹人」文化

2015/8/4 — 10:57

環顧梁特首麾下三司十二局的班子,以至涼粉陣營的一幫人,在盛行的「閹人」文化污染薰陶下,敢問他們如何保得住衭襠胯下的是非根呢?

環顧梁特首麾下三司十二局的班子,以至涼粉陣營的一幫人,在盛行的「閹人」文化污染薰陶下,敢問他們如何保得住衭襠胯下的是非根呢?

平白直接說,「閹人」指「被閹割掉生殖器官的男人」。 古代宮廷中服侍皇室家族的奴僕稱為「宦官」,清朝時「宦官」統稱為「太監」,都是「閹人」。 「文化」一詞已被濫用,筆者如今只是引用泛指「在群族中明顯流露的思維、言行、習性和風氣」。  文題「香港政壇閹人文化」所述說的,就是當前香港政治舞台上的高官政客與「閹人」一族極其類似的思緒心態和行為舉止。

此時今日的香港政壇文化是日久積聚的霉氣惡習,也正是上有好者下有甚然的效顰結果。  近年電視報道香港達官貴人面見內地高官時的影像片段相信已為人熟悉:偌大廳堂中,內地官員大剌剌的面向鏡頭坐著,腰板挺直的靠著椅背,雙手平放在兩旁扶柄,兩腿掰得開開的踏實在厚厚地氈上,不必揚眉瞪眼而位高權重的威嚴已躍然閃爍臉上。  可真不要小覷這般的擺款架式,其實是內地高官經年累月抗爭權鬥歷練得來的氣派表現,隱隱然露出恩威兼備的面相和坐姿。

可是,反觀香港遠道而來的小官訪客,只敢大半個屁股輕貼椅邊,斜斜面對官員,身軀稍向前傾,頭略仰而眼瞇瞇的凝視主人臉色,下盤雙腳緊靠,膝下小腿微彎,兩手疊放在上面,或者一手執筆一手拿記事簿的待命候教,臉上肌肉繃緊中堆出有欠自然可掬的歡容,卻總是掩不住面對主子的戰兢怯弱心態,未屈膝已盡顯卑躬神情。  這可說是奴才在主子面前的失態醜行圖,簡直就是「閹人」慣常伺候皇帝皇后太子妃嬪的寫照。  而且,黨國的封建餘毒一直未清,「閹人」地方小吏覲見主子大官的場景將會繼續出現。

廣告

「閹人」的痛楚豈只是被去勢後數月所承受的劇痛,卻是自此之後不斷忍受的屈辱,那不是比人下身短了一截的傷殘,更可怕的是人前人後自覺自貶矮人一級的卑賤。 「閹人」大都來自社會底層的賤民飢民,為求差事討生活而走上不歸路。 那兩千年封建的悲劇歷史本來早已湮沒,可是,封建文化的殘渣垢滓竟由香港新一族「閹人」檢拾起來 珍之重之,為的是飛黃騰達,耀祖光宗。  前朝林公公或許未能媲美位尊職大的安德海,當今一眾「閹人」卻還有點能耐:囤地波觸犯眾怒仍得主子護蔭,吳得掂龜縮林奶媽身後保住祿位,張厚顏護主有功獲寵進爵,劉謊話越墮落越發財升官,馮蠢人為主子清理遺矢得意洋洋……。

最近閱罷《太監談往錄》一書,是晚清幾名太監的回憶錄合集,記述耳聞目睹和親歷的生活和宮廷見聞,鮮活細膩而有血有肉。  筆者悟出幾點小道理來:做太監必須學曉宮內官場的處世待人之道才能存活,或者才有機會走運發跡。  第一條是「不必聰明,但要伶俐」:太監絕對不能聰明,因為他們只是為宮內帝王家成員打點飲食起居生活雜務,過分聰明反會僭權禍國。 可是,他們不得不伶俐滑頭,學會笑顏迎歡逗哄主子,因為不伶俐便不能認真奉上。 第二條是「緊守奴才的職份」:奴才不能跨越主子半步,像平日筆直的站在主子身邊身後,兩手緊垂貼住身旁而紋絲不動。 可是卻必須殷勤服侍,相機討主子歡心,逢迎取悅和消愁解悶。 大總管李蓮英伶俐和奴性兼備,一輩子斂財弄權受用不盡,堪稱太監典範。 第三條是「不要把自己當作是人」:太監肉體上已無人性可言,更要在認知上和心態上「非人性化」,學好怎樣不像一個人一般的生活。事實上太監依附主子生活就是寄生生活,久而久之便迷失自己,依賴別人度日延年已視作天經地義。 可悲的是太監身體被摧殘,心理健康和精神面貌也被扭曲變形。

廣告

環顧梁特首麾下三司十二局的班子,以至涼粉陣營的一幫人,在盛行的「閹人」文化污染薰陶下,敢問他們如何保得住衭襠胯下的是非根呢? 況且特區之首的大太監已奉承獻身,小太監混混兒還可以談得上明哲保身嗎?   筆者目睹這些年來香港過去殖民地官員的傳統優良品質,以及整體公務員團隊的專業服務精神,已隨著政壇紛亂惡化而崩壞,淪落到如斯不堪的地步。  政壇官場的「閹人」文化污目障耳, 拙文看似戲謔玩世,其實筆者深感憂戚,握管傷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