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政治,台灣劇本之四﹕動員勘亂體制啟動

2019/10/10 — 11:4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簡明宇】

這系列文章一直訴說香港與台灣政治何其相似,只是按台灣劇本倒序演出。香港有「止暴制暴」,台灣有「動員勘亂」;香港有「緊急法」,台灣有「臨時條款」(全名為《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臨時條款」)。香港政治走到此刻,仿佛回到四、五十年代的台灣。

台灣的動員勘亂體制

廣告

1948 年 5 月 10 日,國府實施「臨時條款」 (「禁蒙面法」在 10 月 5 日生效,倒序正如是 5 月 10 日,十分湊巧),開啟台灣幾十年的威權統治,人民活在白色恐怖之下。「臨時條款」建立「動員戡亂體制」,原來憲法所訂體制讓路。總統可以連選連任,除無任期限制此外,亦可設置動員戡亂機構,處理戰地政務,據此而設立了國家安全會議與國家安全局。此外,為了處理國會不能改選問題,「臨時條款」讓增補選實施,以維持國會選舉的「外殼」。

最重要的是容許行政機關繞過立法院,直接發布特別法,據此而有「勘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條例」)等等。此「條例」厲害之處在於它可不經審判而直接將被認定為「匪諜」者送往感化,而且可以隨意逮捕嫌疑者、搜查其郵件及住所,嚴重削弱憲法保障的公民權利,成為打壓異議人士的工具。此外,「條例」又刑事處罰知情不報者,迫令民眾舉報異議人士,在民間營造互不信任及恐怖的氣氛。

廣告

「勘亂體制」在香港復活?

當局祭出的「緊急法」與「臨時條款」其實一脈相承,都是在「戡亂」的大旗下給予行政機關莫大的權力。蔣介石據此而建立「動員戡亂體制」,實行威權統治。香港又如何?「勘亂體制」會否在香港復活?不少評論已指「禁蒙面法」只是第一步,並擔心其後會取消區議會選舉。此說不無道理,原因在於在公平選舉下,建制派幾乎肯定會在區議會選舉大敗,而非建制派更大有可能乘勢在明年立法會選舉奪取過半數議席。雖然兩級議會的權力薄弱,但對行政機關仍有些微制肘,而且兩者佔選舉委員會 1200 席中的 187 席(15.6%)。不過,最為重要者是與北京「全面管治」的大方向背道而馳。一旦兩級選舉被凍結,法院便成為當局實行全面威權統治的唯一阻礙。在人大常委擁有修改及解釋基本法權力的情況下,香港司法獨立實岌岌可危。當年國民黨中央黨部秘書長許水德(曾任內政部長)曾說出﹕「法院是國民黨開的」名言,希望香港不會步其後塵。

香港離戒嚴狀況還有多遠?

台灣在動員勘亂體制之下,實施長達 38 年的戒嚴令,集會、結社、遊行、請願、罷課罷工等權利及人身、新聞、通訊及言論等自由受到嚴重限制,並且實行黨禁及報禁。 政府鼓勵檢舉,警總隨時逮捕,社會彌漫白色恐怖。香港離此境地有多遠?可能只是一步之遙。集會、遊行及示威權利經已受到剝削,警察濫權濫捕,隨意進入私人地方,甚至喬裝成為示威者,「鬼影」處處。記者的正當採訪不單經常被阻,甚至有記者被打,新聞自由亦已受損。幾乎可以肯定,當局下一步必然是進一步限制媒體,包括大眾及社交媒體。此外,亦會升級控制公營學校,並加強透過教育建立政權的正當性。這都是威權政權的手段,並無二致。

要削弱「動員勘亂體制」的正當性

究竟台灣如何走出困境?背後原因當然是一連串。不過,最重要的是統治者失去正當性。若蔣經國領導的國民黨不是意識到不作讓步即很可能失去政權,又怎會推動自由化。蔣經國當年內外交困,內部的各種社會運動削弱政府的認受性,同時亦強化公民社會。此外,不少國民黨黨員(包括黃信介、許信良及陳水扁等)投身黨外運動,而黨外運動成立政黨亦從正面衝擊威權體制支柱之一的戒嚴令。在外部,大陸與美國建交,停止炮擊金門,並提出和平統一台灣,動搖「動員勘亂體制」的正當性。此外,多宗震撼國際的血案亦令統治者備受國際強大壓力。最終,蔣經國明智地選擇終止戒嚴令,並容許反對黨成立,從此台灣便邁向民主化之路。

台灣的經驗告訴港人,要從內到外削弱「動員勘亂體制」的正當性。勇武派的行動是直接衝擊「動員勘亂體制」,並且從中迫使當局暴露它的不當。然而,若勇武派的行動被認為是無差別的攻擊、無法解釋原因或會殃及無辜的,便很容易成為當局的把柄,無限放大,不單失去民眾對運動的同情,反過來還會合理化「動員勘亂體制」。和理非在人數上佔優,要發揮文宣作用,用各種方式影響香港及海外的人,不一定要令對方同情勇武派,但一定要讓對方認清「動員勘亂體制」的不公義,讓更多人發聲及抵制,削弱「動員勘亂體制」的正當性。

三防首重習慣服膺威權

目前,要提防三點。其一,防止當局賊贓嫁禍。當局為支持「動員勘亂體制」的正當性,甚至合理化其進一步收緊公民權利及自由的措施(例如取消區議會選舉或者將香港納入中國防火牆),便需要有堂而皇之的理由。在台灣,便是真假匪諜,甚至真槍實彈的空戰、海戰及炮戰。在香港,要「喬裝示威者」及黑幫不斷「搞大鑊」,製造社會不安,又有何難?抗爭運動一旦失去輿論陣地,便自行完結。其二,防止香港獨立的司法制度淪陷。只要法院維持公正,「動員勘亂體制」便失一臂,難以徹底利用司法迫害為所欲為。其三,亦是最重要的一點,防止民眾習慣服膺威權統治。一旦苟且成習,「動員勘亂體制」便固定化,日後抗爭成本更高,要動員民眾參與亦更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