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教師贏過未?(上)

2019/8/14 — 17:34

1973 年的文憑教師罷工行動(圖片來源: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網站)

1973 年的文憑教師罷工行動(圖片來源: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網站)

【文:辛雋霖 @ 教育工作關注組】

由於廣大市民有著不同的政見、背景、事實認知、價值觀等等,對抗政府的社會運動往往極具爭議性,教師因其公務性質及職業附帶的規範,參與其中必然因多方面顧慮而受制肘。支持政府、渴求社會穩定的家長,更可能會怕教師參與而影響子女的政見而大力反對。

不過換角度看,組織社會運動的目的,除了向政府施壓外,也是一個向市民表明心跡、實踐專業良知的強力手段,說服市民這個政府如不撥亂反正,是不值得支持的。教師任何集體行動影響重大,必須為社會大眾負責。

廣告

撰寫本文的初衷,是我不希望社會外界認為教協或其他教育團體發起任何行動,只是一時意氣的決定,更不想大眾誤會同工只是響應號召卻從未反思。我更不想較激進人士簡單地將參與同工視為英雄、將不參與者視為懦夫。

我最不想社會大眾輕易被政府及親建制團體的廉價讉責(教師應「政治中立」、對學生有極壞影響等)影響,抹殺了廣大同工(以至社工、醫務人員、教育心理學家等有關專業)在這段期間為無恥政府種下的禍根而補救的努力,以及無視同工們是否參與社會運動的內心掙扎。

廣告

我認為香港教師集體社會運動經驗是坊間以至同工們較少討論,所以有必要撰文。我希望本文可拋磚引玉,吸引更多學者從更廣更深的角度協助同工思考教師發揮集體力量的可能性。

一九七三年文憑教師抗爭運動

這是一次全港性、教師主導的成功抗爭,為往後教育界建立公民社會、與英殖政府據理力爭奠下重要基礎。

該運動主線是爭取教師合理待遇,但過程中也有提出改進教育的訴求(廢除升中試、實行小學全日制、推行中學母語教學、改善私校教師待遇),並指出若政府接納這四項要求,文憑教師願意放棄加薪換取教育改革。這是把爭取權益與改革教育結合起來,佔據道德高地、擴大團結面的策略。

教育司署向全港官津校長發出通知指示照常上課,教育界則回應教署公佈有侵犯人權,恐嚇教師之措詞,可見法治概念已在當時萌芽。

敲定的日子也有特別意義,配合佔據道德高地策略。第一輪罷課是四月四日兒童節,口號「為了教育下一代,教師們要以身作則,樹立榜樣,為反對不合理的事物而抗爭」。第二輪是四月十三日「黑色星期五」,取其極度憤怒的意義。第三輪是五月四、五日,既是舉行升中試的日子,也記念五四運動五十四周年,雙重意義之餘也是最具威脅性:升中試對廣大小六學生,尤其是貧寒家庭非常重要,致力協助學生脫貧的教師會處於兩難境地。不過如果成事,很可能會大大打撀教師形象。

宗教領袖同情運動

三個罷課日之間有足夠空間,讓自己調整之餘,也讓政府有再考慮、再談判的餘地。當時的傳媒一般不支持,配合政府宣傳罷課非法。司徒華將應對方法化繁為簡,便於一致執行:對學生說,聽老師話就不要回校上課;聽政府話的就回校上課。罷課行動守則是:教師如常準時返校,但不點名不授課,留在課室好好看管他們溫習。

結果第一次罷課學生缺席率是 85%,第二次是 87%,成功為第三次「終極一戰」造勢。

第二次罷課後,有宗教領袖斡旋居中(例如天主教香港教區華人主教徐誠斌),代表政府與教育界談判。當時宗教界支持教育界抗爭,是很重要的助力,因為宗教界是不少市民的「精神導師」,更是大多數資助學校的辦學團體(是政府提供普及教育的主要伙伴)。終於在宗教領袖保證下,通過取消第三次罷課決議,但保留杯葛往後評升中試卷的威脅。這展示了靈活手腕,知所進退亦留有後路。

教師團結支持及執行罷課方略

當時有由十多個教育團體組成(例如教協)、司徒華領導的「教育團體聯合秘書處」團結教師並領導運動。當有重大事宜時它會召開緊急大會,有很多教師參與,討論後由與會教師即場表決動議,多次一致通過。秘書處的組織工作,形成巨大的教師集體力量。

最後政府完全滿足教師抗爭的經濟訴求,上述改進教育的部份訴求也在數年後逐漸實現。抗爭成功後,秘書處解散,司徒華接替教協原創辦者成為教協主席,挾其聲望以及承接教師團結力量,繼續領導往後的教師抗爭運動。

這次成功絕非一蹴而就。早於 1970 年,由教育學院學生組織靜坐、請願以至罷課,雖然失敗,但之後在職教師接力抗爭,終於在七三年開花結果。

切勿亂學歷史

以上是從微觀策略分析成功因素,然而我們千萬不能忽略當時社會背景及宏觀政治形勢,否則若輕言把殖民地政府願意退讓僅歸功於當時的教師集體力量,是蔑視歷史、亂作類比、迷惑大眾的說法。

必須重申,雖然當年罷課完滿解決,但絕不能在今天輕率照搬所用的策略及手法(本文並無提及很多抗爭中的政治陷阱)。例如,在「無大台」的抗爭氛圍下,肯定不能照抄當年為進退方略取得共識的方法。當年社會的教育水平如何?現時教育持份者的互動肯定更複雜,尤其是家長的影響力。教師的政治取態光譜與當年的截然不同……

社會運動的成敗,不僅觀乎身處其中人民與政府的互動、訴求的選擇及表達手法,更受很多潛在、局外人未必知道的外在因素影響。

那時香港經歷天災股災、通貨膨脹、經濟放緩、暴動過後緊接反貪運動、市民逐漸視香港為家、新生代突破殖民地箝制組織社運等,影響市民選擇用甚麼方法面對社會不公。英國本土亦受各行各業罷工困擾,國力有衰退跡象,影響英國以至殖民地政府官員對處理香港衝突的對策。

下篇會簡介另一個里程碑式運動:寶血會金禧中學事件

 

參考資料:
陸鴻基(2016),《坐看雲起時 — 一本香港人的教協史 卷一及卷二》,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

8.17 教師大遊行(現正申請「不反對通知書」)

日期:2019 年 8 月 17 日
時間:11:00 am 集會,11:30 am 起步
地點:遮打花園 ➡ 禮賓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