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教育為何會病入膏肓?

2016/3/14 — 7:38

吳克儉(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吳克儉(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香港青少年學生自殺,比甚麼穆迪降級嚴重十倍,人命關天,但政府處理方式令人更憤怒。起初是無反應,被社會及教育團體圍插,就出來噏幾句低能官話套話:「辦法總比問題多」,結果又再有學生自殺,於是又搵家教會、校長會、狄志遠一棚教育利益集團兼廢柴站台扮做嘢,推出所謂五招,結果又係專家開會、半年交報告、搞講座、派小知識錦囊等不知所謂指定動作。周六中午又有一個中一學生自殺!而教育局仲靜靜上載梁振英同局方開會照片,此刻689諗到用自殺學生來抽政治水,網路上大家都問:「點解唔係吳克儉去死、梁振英去死?」

為逃避責任,政府當然會強調每個學生自殺是各有原因,但一個正常人都知道構成他們在學校、家庭或社會所面對問題的環境,是一致的,這就是十九世紀社會學研究的源起。我們要問的是自從梁錦松、羅范椒芬、李國章等教改大旗手主催教育改革以來,建構了一個甚麼樣的學習環境。梁出任教統會主席年代已為教育改革定調,就是引入各式各樣的評核,用商界品質管理的角度看待教育,學校是流水作業的工廠,教師是知識技工及品質管制員,教育局官僚則是總公司巡查員,去每間工廠檢查品質檢查制度,有冇人出蠱惑,亂填亂報。這種企管式教育觀,由小學蔓延至大學。當年有品質管制員不堪壓力自殺,時任教統局常秘的羅范椒芬涼薄地說如果同教改有關,點止死兩個咁少。

課程改革、教學語言改革、多元辦學、辦學團體改革,每一步都是將品質評核引入,猶如層壓式一層一層向下「追數」,最後交數的壓力全部集中在學生身上。至於曾經高舉的目標如:多元智能、快樂學習、求學不是求分數,大家已經完全唔再提。至於社會層面,也採用同樣品質管理模式,建立各行業所謂資歷架構,務求銜接整個教育工廠,輸送技術工人至社會各行業。這種商界思維的教育改革,有完整路線圖,新創的一套官僚專業語言及評核工具,也有大量資源投入,但這不是教育,而是技工培訓。德育、群育、美育完全不受重視。

廣告

從教育官僚死抱TSA不放,就可見其心態,認為一旦官僚手上冇咗評核工具,學校會出蠱惑,學校、辦學團體及大部份家長也願意參加,因為他們認為有了「QC」嘜頭,可以保障利益,包括撥款、收生水平、學校評級。教改走到今天已成為「癌症」。由殖民地話之你總之O Level及A Level一試定生死,變成了micro monitoring,全天候評核監察,梁錦松原意是將官僚權力下放,𠵱家反而更膨脹,學生應試壓力也因減得加。梁錦松聲稱教改打破三座大山:教署、教協及辦學團體,結果三座大山變出了N座大山。

香港教育改革廿年,由梁錦松定下藍圖、李國章羅范椒芬用行政手段去強硬執行,局方奪取署方資源分配權力,無民意基礎的問責官員奪權後變身教育沙皇,順我者生。上屆局長孫明揚懂得在教育大躍進後以微調之名實行休養生息,但今屆吳克儉及幕後老闆主理時,卻將一番心思用在「政治」之上。因為青年造反,於是要搞學校搞𡃁仔,包括一時提出未經論證的普教中、一時又建議學簡體字、一時廢初中必修中史,但為了政治灌輸需要,將以初中歷史新課程名義,用近代史課程借屍還魂,甚至派李國章入港大攪局對付學生。一棚人挖空心思借教育搞政治,到學生自殺風潮起,就諗方法置身事外。
人命關天,向誰問責?我們只有祈求蒼天去收拾這棚人。

廣告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