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新聞自由的「十年」

2016/4/22 — 16:46

姜國元,筆名安裕,在明報撰文多年。(《明報》《星期日生活》一角)

姜國元,筆名安裕,在明報撰文多年。(《明報》《星期日生活》一角)

在明報發表有關巴拿馬文件的偵查報導後,即傳出執行總編輯姜國元(安裕)被裁走的消息;事出突然,令人感到奇怪; 但其實歷史在不斷重複,於2014年初,前《明報》總編輯劉進圖先被調職,後遇襲,「恰巧」 劉進圖就是參與了 《明報》與「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合作處理一宗調查式新聞,當中涉及多間離岸公司隱藏權貴巨額財富,並進行逃稅,洗黑錢等財經活動。市民都會問何以都是在揭發權貴走私漏稅新聞時,便有總編輯被調職或解僱?巧合?還是要扼殺新聞自由?

事實上十多年來,香港的新聞自由有逐漸收窄的跡象。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自2002年起推出全球新聞自由指數(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中,香港的排名由2002年的第18位 (共134個國家),跌至2016年第69位 (共180個國家)。組織於近日發表的報告中亦對香港傳媒能否獨立於中國政府影響而獨立運作,報導中港政府較敏感的新聞,表示憂慮。

廣告

十多年來,香港已陸續有傳媒人因其「政見」而被停職;2004年,於沙士以及廿三條立法風波中不諱言批評政府的鄭經翰、黃毓民、李鵬飛等電台名咀相繼「封咪」;引起社會軒然大波;尤其是李鵬飛當時更爆出曾收到一位聲稱是前中方官員陳先生的電話,並主動提及其家人近況,指其「太太很賢淑」、「女兒很漂亮」;結果李鵬飛因擔心家人受牽連而辭去電台職務,令人擔憂中國當局明目張膽地干預香港傳媒的論點,妨礙市民享有表達自由的權利。

李慧玲於2004年起取代黃毓民,主持黃昏時評節目《左右大局》;十年後,她也難逃「被封咪」的命運,被商台宣佈即時終止合約;李慧玲當時稱:「我是百分之百覺得,這起事件是梁振英政府對新聞自由、對言論自由的打壓、而商台、一個持牌的廣播機構——在續牌的魔咒之下跪下來了。」還有2011年港台的吳志森突然被告知不會再擔任時評節目主持。

廣告

還有的,港視不獲發牌、政府記者會愈來愈少、政府新聞稿發出時間愈來愈夜等等…這一件又一件的事件,均似乎是冠冕堂皇的理由去解釋與新聞自由無關,卻又令人不期然感到新聞自由受到影響,與今次姜國元突然被裁的事件,如出一撤 – 似乎都是一步一步,讓不同的新聞工作者和民間社會代表噤聲,一步一步地收窄香港的新聞自由和表達自由的空間。當每次都是這樣好像不以為然的一步一步地收窄,十年後的香港,我們新聞自由和表達自由的空間還能剩下多少?

事實上不論基本法還是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公約》)均有訂明對新聞自由和表達自由的保障。《公約》適用的國家及地區政府均需確保其公民的這些權利不受侵害;當港府縱容一件又一件的這些「小事」持續發生;當港府連港人出版商離奇出境或「被認罪」而未有認真積極調查而以釋公眾疑慮 ;當港府多年仍未能將劉進圖遇襲案的主腦揖拿歸案 - 這些,均等同坐視香港人的表達自由和新聞自由收窄而不顧,未能符合《公約》的要求 - 其實也在同時間破壞自己的國際聲譽。

 

延伸閱讀:

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 Hong Kong

蘋果日報:(2016年4月20日)港新聞自由排69名處低位 無國界記者:紅資本入侵港媒令人憂慮

蘋果日報:「他說我太太很賢淑我女兒很漂亮」李鵬飛控訴京官深夜凶鈴 (2004年5月28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