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早晚毀在「左毒攻心」的奴才手上

2016/8/1 — 0:00

資料圖片:陳浩天,圖片來源:香港民族黨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陳浩天,圖片來源:香港民族黨片段截圖

昨晚,美德突然收到游老師的電話,游老師二話不說,在電話中已在大罵:「笨死了!笨死了!」一時間,美德感到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美德請游老師冷靜一下,慢慢再說,便知道游老師原來為了「National 趴地」的天天,被選管會取消了立法會參選次格而無名火起,但游老師一直以「真‧開明建制派」自居,為什麼會突然為天天抱不平呢?難道,游老師的政治立場出現了270度的轉變嗎?這一切便要由今年大年初一的「魚蛋騷動」開始講起。

今年大年初一,由「笨文錢」發起的「魚蛋騷動」,令到來自大陸的琦琦,在2月28日的新界東補選中,以極短時間的選舉工程,便取得六萬多票的佳績。之後,很多人以這此選舉視為港獨政治力量的里程碑。不過,卻沒有細思過,為什麼港獨政治力量有如此強大的爆炸力呢?

昨晚,游老師便向美德解釋了當中的關鍵,正是「表態政治行為」的化學作用。根據游老師的說法,「笨文錢」先利用公民社會中,最弱勢,只想在節日多賺幾塊錢的小販,與代表著政府公權力的警察,造成極強的對立面,挑動市民的敵我情緒。然後,特意挑在大年初晚 take action,他們亦計算了,只有在大年初一晚take action,可以得出最理想的政治效果。

廣告

原因是,如果「笨文錢」旨在挑動弱勢社群與公權力的對立,那聖誕節、元旦除夕,旺角的街頭一樣有小販,還有更多的年青人,更容易造成暴力衝突。為什麼「笨文錢」不選在聖誕節、元旦除夕 take action呢?因為他們是知道,「暴力無底線」至今仍不為香港市民所接受,當激情過後,公民社會便自然會出現反思,甚至是反彈。若然,在聖誕、元旦除夕 take action,相信還未到補選日,公民社會的反彈極有可能已經把「笨文錢」坑了!唯獨在大年初一引爆矛盾,由大年初一至補選日,前後只有19日時間,公民社會根本就來不及沉澱。選民無論支持或反對「笨文錢」與否, 均屬一種,被「魚旦」刺激後,感性蓋過理性,難以解釋,純粹感覺的表態行為。事實亦證明,公民社會上對「魚蛋騷動」的理性分析與批評,大部份都是在補選之後才陸續浮現,明顯在那壁裡分明的19天中,公民社會是沒有時間空間去好好想清楚「魚蛋騷動」的因果。

所以,游老師當時己向西廠力陳,面對9月4日的立法會選舉,中央以至特區政府千萬別要再有任何,有機會觸發表態政治行為的「高招」,否則以建制參選人「洗頭艇級」的論述能力,必要會陷於苦戰 !豈料言猶在耳,選管會便推出了前無古人的「確認書」。這份確認書一出,游老師已經七孔生煙,並把它類比為「李波事件」,認為同樣是不知所謂的「太監政治行為」;意思是「短視、一心想偷雞及唔對路,即縮沙」。及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與選管會的解讀,充份表現了他們有幾似太監吧!

廣告

不過,兩者的分別在於,李波事件在之後的發酵中,已無法成為表態政治行為的導火線。相反,天天因為確認書被取消了參選資格,梁振英政府變相把他奉為全港性港獨英雄,狠狠地刺激公民社會就著港獨議題「表一個態」。本來天天在新界西的勝算就不高,現在他只要在五大選區中分別押寶,每區經他加持後的港獨候選人,勝算必然大增。屆時,港獨在梁振英政府悉心哉培下,便真的茁壯成長起來,逼使中央需要出手處理;而梁振英在「進擊之港獨」的政治環境下,必然可以以亂保命。中央亦擔心牽一髮動全身,而「焗住比佢連任」,香港又向「不能管治」邁進了歷史性一步。

說到這裡,游老師牙根滲血地痛罵:「那位年薪$ 351萬的首席智囊,頭殼是否壞掉?香港早晚就是毀在這幫『左毒攻心、經常過度解讀』的奴才手上。」美德一直不發一言,但真的從未見過游老師如此大動肝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