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最大係一哥

2019/10/11 — 18:58

盧偉聰

盧偉聰

一,「假如林鄭畀一哥老強,佢可以點?報警囉。」早幾日已經咁講。

二,「邊有人老強林鄭喎?」當然,一定會有人咁講。係喎,其他人呢?假如係比老強更嚴重嘅罪行,例如誤殺,甚至謀殺,咁又點呢?都係嗰句,報警囉。

廣告

三,問題係,過去百幾日亦都講過無數咁多大話,制度同利益上,佢哋亦有動機去包庇自己人。所以,好多香港人對警察零信任,係合理預期。

四,一個制度點先叫腐敗?就係當「應該互相制衡嘅就互相包庇」,但「應該合作嘅又各懷鬼胎」,呢個制度就叫做腐敗。

廣告

五,香港嘅制度腐敗,唔係一朝一夕,警權無限大,亦有歷史制度嘅因素。不過,曾幾何時,過去政府有自我約束。

六,正如尼釆話齋,道德係弱者要來反控強者嘅方法。我會加多句:弱者永遠係多數,但呢個亦係穩定嘅社會平衡狀況。如果個個都係強者,反而會出現強者對強者嘅角力衝突。當然,以上我假設呢個語境下,強者等於一定會爭逐對其他人嘅支配權力。

七,所以,社會契約嘅講法,不無道理;強者同弱者之間有某種默契,維持社會嘅某種平衡。

八,香港嘅社會契約係乜呢?好多人會話係法治,但法治係乜呢?學院派話法治即係人治嘅相反;我曾經都有咁寫過。又有人話,法治即係政府帶頭守法。不過,法又係政府定,咁法治又有咩意思呢?

九,我唔係話以上對法治嘅描述錯,但好似唔夠貼切。最近,我終於搵到個講法,我認為最最最簡單嘅講法就係:「當政府都有機會輸官司,呢個就係法治嘅定義。」

十,香港政府有冇機會輸官司?答案係:「輸咗咪釋法囉。」無錯喇,呢啲叫輸打蠃要。

十一,甚至乎,香港市場可以告警察咩?唔驚咩?你知邊條差佬打你咩?

十二,假如係老強老笠謀殺誤殺,刑事案件,應該由律政司代表全香港人起訴喎,會咩?警察叫你報咗警先呀,你唔係唔信警察下化?

十三,喂阿哥,信都要有個基礎,你咁樣我真係好難信你喎。我唔同你講政治,同你講做人道理:做人係要自我反省嘅。警察,尤其是高層,有冇反省?

十四,行政霸道,而最霸道嘅機關就係武官,即係警隊,所以矛盾最大,不信任亦最大。你要香港人重新承認社會契約,信守規矩,首先係要畀佢哋見到守規矩有意義同埋有好處。林鄭又好,奴充又好,淨係話人人守法,回歸太平。X,即係話,信政府者即得政府救。

十五,都話咗,佢哋唔明道德同社會契約,以為權力真係來自上面。呢個諗法,真係好封建下。所以我成日話,當一個社會,唔讀歷史,唔讀政治,唔讀哲學,就會失道失治失常。所以,唔好話前線咩毅進仔,就算年年教第一個件高層,咪又係填鴨式教育嘅產物,嘥氣。

十六,好多人問我香港點收科,幾時收科。我只係會話,理想同現實有距離。理想中,一定有方法解決一切問題。而現實中,就算有理想嘅方法,都唔代表會發生得到。

十七,當然,理想中嘅方法,你可以話不切實際,唔夠理想。咁,大家咪繼續追求更祟高嘅理想囉,無錯㗎喎。總之就係分清楚目的同手段;香港呢個社會,經常將目的當手段,手段當目的。大多數鳩做嘅事,都係忘記目的,執著手段。

十八,同時都要明白,呢個世界任何時空之下都有啲似乎解決唔到嘅問題,亦有啲問題,最終被意想不到嘅偶發事件,好意外咁解決咗。所以,有啲事,可以盡做,但都要搵聰明咁去試唔同嘅方法。理性,既定義,就係手段同目的有合理關聯。再講一次,記得,唔好將手段當做目的。

十九,最後我想邀請大家,分享下自己眼中,呢場運動嘅最終目的係乜。依家用緊嘅不同手段,究竟又有冇效呢?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