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未來想像論壇(二)抗爭之路

2015/10/18 — 23:15

黃毓民

黃毓民

【文:朝雲】

區龍宇說,傳統民運錯在沒有過問憲政安排。當釋法權在中共之手,自治不過是中共隨心所欲的賜予,可以單方面收回。

廣告

區認為民主本身已包含自決權,自願就是共同體的起碼前提。

郝鐵川曾引述加拿大最高法院,98年對魁北克爭取獨立的判決,聲稱香港沒自主權。區說任何人真的讀過判辭,便知郝是訛言。

廣告

判辭解釋,一國內部人民,在以下三種情況,皆可要求自決。

一、前殖民地

二、曾遭軍事佔領

三、未能參與本國政府的統治,無法追求自己的發展

香港正正符合第一和第三條件。主權移交根本未經民主程序,基本法根本未得港人授權;我們亦被剝奪參與中國政府的管治,幾乎所有港人都無法會商831決定、此生從未見過人大、政協的選票。

新民運的起步點,就是由爭取民主自治,進而爭取民主自決。區強調自主當然包括選擇獨立,但擁有權利和行使權利,分屬兩個層次。

爭取民主自決,是還權於港人,自行決定獨不獨立,不獨立也可以是港人選擇,如蘇格蘭公投。比起乾脆地爭取獨立,區重視主權在民的民主程序,包括立憲會議和全民公投。

***

區龍宇

區龍宇

黃毓民說,過去新力量網絡主張在體制下改革,不過做順民。但見方志恆推陳出新,提出《香港革新論》,起碼比泛民主派進步得多。

他說90年代起,已經炮轟民主回歸派,感慨萬千。當年是恨鐵不成鋼,現在則視之為敵。是故他云「泛民不死,香港不生」。

他批評泛民只懂開記者會,沉溺於扑咪,見報,眼裡只有自身利益和議席,廿年來根本無法促成多少法案,卻執迷不悟。

他回顧自己創立社民連,原意是「沒有抗爭,哪有改變」,卻被泛民拖後腿,連拉布都只有幾丁友,枉論抗爭,更在五區公投等,連番遭民主黨走數出賣。

所以他認為此路不通。抗爭唔夠激,不要再兜兜轉轉,要身體力行,佔領立會,直接揼佢地,就像他襲撃梁振英。黃有意不請辯護律師,自己答辯,當梁振英作為第一證人出庭作供,黃就可以直接盤問。

他說泛民過去或有貢獻,但到現在應該收工,進入歷史墳墓。傳統民間智慧,謂要保住議席,關鍵否決權,批評他自相殘殺。黃回應說,泛民不過為自己,站大台,扮抗爭,指點江山,相信民間智慧等於死得。面對抹黑,他們「四面受敵,八面威風」。

是故他將希望寄託在年輕人。有批評謂黃之鋒不過為自己,他說為自己無可厚非。自己愛惜年輕人,好難批評,樂見其成。自己在議會抗爭失敗,不等於其他人失敗。也許能像台灣移風易俗,大幅改變。

他說找不到比黃之鋒更聰明,更優秀的年輕人,將來他在政壇必定舉足輕重,儘管黃之鋒的確乞人憎。

但他亦強調,即使黃之鋒入選立會,也不過去捱自己捱過的苦。「有共產黨一日,香港冇運行」。在立會體制內,須按照基本法的底線,根本沒有所謂公投,制度上無能為力。

儘管他認為港獨是偽命題,但唯有反共和革命,才能帶來改變。所以他是第一個議員,在立會提出全民制憲,重新立約,希望來人能夠傳承。

***

方志恆

方志恆

在討論環節,區龍宇提醒,李登輝譏刺中國的人的革命,都是易姓革命。華人民主傳統弱,每個人心底都有一個小毛澤東,要警惕越反惡魔,越變惡魔。所以爭取自決,必先召開由普選產生的全權立憲會議。

他回應本土派常提及「共同體」,但不清楚他們鼓吹的,是「民主共同體」抑或「民族共同體」。

香港人有著混合,因世代而嬗變的身份認同。即使假設90後都視中國為他者,擁抱香港民族,但其他世代的港人各有懷抱。要構建以香港民族為依歸的共同體,要麼等40歲以上的人死光,但香港不能等;要麼未爭到理想,就先挑起香港兩大族群衝突。

他主張香港人作為共同體,應該追求淡化地域身份的民主共同體。

方志恆說,我們對香港前途,已經有豐富想像,卻暫時難有共識。他回覆區龍宇,民族可以由核心價值來建構,不等於排外,只是排中。但區回應,問題正正在於何謂核心價值,背後亦有衝突。香港最初提出核心價值,其論述就偏重中環價值而輕權利。

黃毓民說,倪匡本來不信香港是民族,看完了《香港民族論》,便覺得可以接受。然而同為舊雨的李天命,則淪為老舉。

他回應區龍宇,不是說所有中國人是蝗蟲,但中國人的蝗蟲行為應予譴責。佢地「非我族類」,一定要先反共。

但區始終認為,斷定某一族類的人,沒有能力發展民主,本質是反民主論(本來任何族類包括香港都沒有民主)。而本土派的確盛行「中國人都係蝗蟲」一類論述,兩人曾為此有一番搶白。

觀眾問黃毓民,會否競逐連任,又如何看待本土派,對外對內都不乏攻訐,怎樣團結。

黃說自己一直讓年輕人上位。幫後生仔撼民主黨,就是要打破民主霸權。反批泛民更有本錢,何不自行去白區參選?反問泛民是否才是「鎅票」一方。

他說關注和參與那些網上爭論,都是打飛機,對大局沒有影響,「出得嚟就預左俾人鬧」。

黃解釋其全民制憲,下一步要公投予以確認。但區認為,公投只能處理YES/NO等單一議題,制憲須處理複雜的憲法,畢竟需要一個普選產生的制憲會議,長期談判。

最後區說,行動升級當晚,他在現場,有份勸年輕人別試擲磚頭。他說未經訓練,磚擲得不遠,很難對付警察,反易遭警察拘捕。外國擲的多是莫洛托夫雞尾酒。他認為勇武抗爭等路線和論述,都要避免標籤和污名化,仔細思考,理性辯論。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