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未來:藉雙普選邁向未來

2019/8/29 — 17:43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一個香港市民】

(一)

我相信智商越高的人,就越有自己的想法,以及越不想被別人操控。香港是全球智商最高的地區,卻沒有讓每一個合資格的選民在政治上表達意願的民主政制,實在是一件很違反情理的事。我覺得香港人爭取真正的雙普選,不但合情合理,而且具備足夠成熟的條件讓民主政制運作良好。

廣告

雙普選已寫在《基本法》之內,香港實行民主政制並沒有違反「一國兩制」的原則,但中央為何不放手讓香港有真正的雙普選呢?我覺得當中似乎存在著不信任的問題。

《環球時報》在 8 月 27 日社評的第二點提及有關問題,引錄如下:

廣告

「第二,香港的高度自治不能導致這座城市與國家政治上的對立,這是『一國兩制』原則的一條底線,它體現在基本法中,包括反映在香港雙普選機制的設計中。香港不能夠選出一個與中央對抗的人做特首,這完全在國家政治的情理之中。香港有一些人鬧事和一旦出現特區政府帶領香港社會對抗中央,這完全是兩回事。

香港反對派應當理解國家設立這樣的政治底線,調整他們的政治活動策略,開展建設性的『反對派政治』探索,不能試圖在基本法和國家憲法上打一個洞出來。在這一點上國家的態度會非常堅決,反對派無論得到美國和西方世界多麼大的支持,也不可能成功。」

在雨傘運動期間,我寫過一些文章談及有關問題,節錄其中幾段:

「香港人要求真普選,而不是『你篩我選』,應是很合理的事。為何人大常委會決議的香港政改方案,要設置篩選機制呢?因為中央不容許香港出現一位對抗中央的特首,不容許外國勢力借港亂中,不容許香港搞獨立運動……換言之,中央要找信任的人當特首,也就是對香港人不放心。」

「中央從國家安全層面來考慮香港的普選問題,是不容許香港出現與中央對抗的特首。倘若香港出現反中央的情況,隨著現代訊息迅速傳播,中央恐怕香港會起帶頭作用,引發全國各地的反抗浪潮。」

「我沒有民調做根據,但我相信大多數港人的意願是:一、希望有真普選;二、不想推翻中央。若要成功爭取民主,除了強調第一點外,不可忽略第二點,因為第二點才是中央最擔心的事。兩點有密切關係。」

(二)

我相信大多數香港人不是要搞「港獨」,而是要爭取真正的雙普選,這是「五大訴求」其中一項。不過,當中好像潛藏著一些矛盾的問題,比如大多數港人對中央的某些做法感到不滿,一個真正普選出來的特首和立法會是否需要反映港人的意見呢?這又會否被理解為特區政府帶領香港社會對抗中央呢?如果一切反對中央的話都不能說,這又怎算得實行真正的民主政治呢?

李怡曾引述鄧小平的話:「1997 年以後……也可以罵共產黨,我們不怕他們罵,因為共產黨是罵不倒的。」鄧小平的意思是不是:在香港可以批評共產黨或中央的某些做法,只要不推翻共產黨或中央便可以了?然而,這需要有自信和胸襟才行,每個人對一切事物的所思所感,從來都沒有離開過自己的心靈,在政治領域也不例外,那些批評的聲音在某些人聽起來,會否含有推翻共產黨或中央的意味呢?

我覺得以上這類問題,總可以尋求解決辦法。根本的問題是:中央是否願意撤回人大 831 決定,放手讓香港有真正的雙普選?

(三)

那篇《環球時報》社評的第三點說:

「第三,內地民意的基本面貌是希望看到香港保持自己在資本主義制度基礎上形成的原有社會風貌的。中國的土地上有一座『西方城市』,這多好,幹嘛要把它『中式化』呢?很多內地城市還在仿造『西式一條街』呢。主動把香港搞成『一國一制』或者『一國 1.5 制』,在內地決無真正的民意基礎,互聯網上有時會看到這樣的話,但它們大多是針對香港發生極端事件時的氣話。」

我覺得香港並非只是一座「西方城市」,而是一個中西文化融合而又有演化的地方,在此孕育了香港人的心靈。香港人平時比較隨意,也因社會的不公義和不合理而積存了不少負面情緒,但當遇到重大的事故時,心靈本具的優良潛質就會發揮出來。

民主政制當然不能解決一切人類社會的問題,但運作良好的民主政制確實可以減少很多不公義和不合理的事情。只要香港實行真正的雙普選,即實行民主政治,加上香港人的心靈素質,尤其是年輕一代的潛質,我覺得可以把香港建設成一個全球最美好的城市。

期待香港經過漫長的黑夜以及重重磨難之後,好像火鳳凰一樣,再次重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