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正在面對國家恐怖主義

2019/7/22 — 17:53

2019.7.21夜,元朗

2019.7.21夜,元朗

【文:只是另一名香港市民】

經過 7 月 14 日沙田警察暴動、21 日及 22 日元朗白衫棍暴動,本港局勢無比嚴竣。黑手政權幕後策劃,樂見社會陷入絕境。港人若要得救,唯有自救;民間若要自救,唯有團結公民社會、拉攏國際社會。無論是對內組織公民社會,還是對外遊說國際社會,均須正確認識本港現狀,更要以明確辭彙表述眼下亂局。在下不才,見識淺薄,只知懷有政治目的,以暴力為手段或要脅,製造恐懼,導致公眾恐慌,是為「恐怖主義」(Terrorism)。由政權策劃、執行,是為國家恐怖主義(State Terrorism)。

沙田警察暴動

廣告

沙田警察暴動,絕非首次警暴,卻有其標誌性。皆因警方暴力,毫無藉口。經過一星期,各大傳媒已重組案情,事實清楚不過。

警方有組織、有預謀,將堵路示威人士,以及合法集會人士,趕入新城市廣場中庭,連同商場顧客重重圍困,禁錮市民。又指使東鐵不停沙田,完全切斷逃生去路,蓄意製造暴力環境,強逼市民與警察作困獸之鬥。

廣告

試問警方真正目的為何?若然是單純的人群控制、驅散示威,何故要不留活路,圍困市民?

很明顥,不論推測目的,還是從後果斷言,警方行動本質,是暴力恐怖活動。前線警員未必有此意識,什至自以為在執法。但可以肯定,幕後策劃者的目標,是要傷害市民。

元朗白衫棍暴動

白衫棍暴動雖事發不久,詳情尚待各方深究,表面事實卻清晰無比。

有組織暴力,有組織施襲。白衫人執棍追打市民,元朗鄉黑持械群毆市民。不單示威後回家人士遇襲,更有記者和途人被圍毆。警方遲遲不到場,到場後不執法。警方雙重標準,對待示威公民嚴苛暴戾,對待白衫暴徒則寬容苟且,謹慎為名,放生為實。港鐵不單沒有保護市民、協助市民疏散,更任由暴徒肆意妄為。沙田一役尚可推搪被警方蒙騙,今次可有藉口?明明暴徒單方面施襲,明明是生死一線,警方竟稱為「打鬥」,政府竟稱為「衝突」,港鐵更稱為「爭執」。如此歪曲事實,居心為何?

到了白晝,恐怖氣氛仍然揮之不去。親朋戚友紛紛互相提醒注意衣著顏色,社交、通訊軟件不斷傳出消息,指黑幫組織暴徒繼續行兇,傳言警隊知情且受命放軟手腳。如此惡行,如此製造恐慌,若非恐怖主義,還可以是什麼?

這是國家恐怖主義

政府施政失敗,不但不痛定思痛,不但不挽回局面,更乾脆將香港變成無政府狀態,暴力威脅市民。兩次襲擊,其用意清楚不過。是要人民鬥人民,是要市民更仇恨警察,是要警、黑、民三方廝殺。是要愚民更依附政權,是要溫和者變得怯懦,是要勇武者更加憤怒。是要社會大眾人人自危,是要全城恐慌,為剝奪公民權利偽造依據。

當初,林鄭政府毫無理據下定性示威為暴動。如今,我們有充分理由,將沙田、元朗兩次襲擊定性為國家恐怖主義襲擊;將現政權視為奉行國家恐怖主義;將林鄭月娥一干人等,以及林鄭背後黑手,列為國家恐怖份子。

公民社會必須意識到,本港市民已成為國家恐怖主義襲擊目標。警方不會保護市民,反而是襲擊者及其同謀。政府不保護市民,法律。公民唯有保持團結,守望相助,方能在無政府狀態之下,在持續暴力之下生存。

本港公民社會不但要認清現狀,更要以此清晰無比、強而有力的辭彙,向國際社會闡明這鐵一般的事實:林鄭政府和幕後政權正以國家恐怖主義襲擊港人。我們不但要得到國際輿論同情和支持,更要爭取國際社會以實際行動,制裁國家恐怖份子。

筆者才疏學淺,不知如何具體實踐上述方針。只好斗膽提出己見,企盼公民社會一同對抗恐怖主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