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歷史科,會教授「中華民族」的真正源起嗎?

2016/11/2 — 12:13

作者利用 Google Books Ngram Viewer,將 Google Books 的書籍利用光學字元識別以及文字探勘技術製成語料庫,再以使用者所鍵入的字串搜尋出語料庫中特定語詞的出現頻率。作者鍵入中國、民族等詞語來分析。

作者利用 Google Books Ngram Viewer,將 Google Books 的書籍利用光學字元識別以及文字探勘技術製成語料庫,再以使用者所鍵入的字串搜尋出語料庫中特定語詞的出現頻率。作者鍵入中國、民族等詞語來分析。

【文:何俊霆  《香港革新論》共同作者】

初中中史科課程改革,諮詢期今天(10月31日)結束。諮詢文件最具爭議之處,自然是提出以培養學生對「國家及民族的歸屬感」為課程宗旨,難免令人聯想起國民教育借屍還魂。事實上,這種以民族主義史觀,去綑縛歷史教育的做法,只會扭曲歷史事實、鼓動狹隘民族情緒,已有不少論者指出當中流弊;同樣值得我們深思的,是諮詢文件不斷鼓吹民族歸屬感之時,卻又會否讓學生知道這個「民族」到底從何而來?

有關「中華民族」的源起眾說紛云,其中一個有趣的說法,乃王柯於《民族主義與近代中日關係》中指出,清末民初不少革命家與政客大多有流亡和留學日本的經驗,而「民族」這個概念,乃經由他們傳入中國。 換句說話, 「中華民族」其實是一個相當近代的「舶來品」。

廣告

民族主義在中國  比香港歷史還要短

要驗證這個說法,我們可以利用 Google Books Ngram Viewer。Google Books Ngram Viewer 的原理,就是將 Google Books 的書籍利用光學字元識別(OCR) 以及文字探勘(Text Mining)技術製成語料庫 (Text Corpora),再以使用者所鍵入的字串搜尋出語料庫中特定語詞(更準確來說是n元語法,Ngram)的出現頻率。

廣告

筆者在Google Books Ngram Viewer中鍵入「中國」、「民族」及「國家」等三條字串,搜尋1700年至2008年的詞語使用趨勢。發現雖然三個詞語在二十世紀之中也偶有出現,但不約而同地均在1895年後數年間才被廣泛使用(如圖一示)。在時間上亦跟王柯的說法大致上吻合。由此可以推論,「中國作為國家」以及「中國人作為身份認同」這些概念,也大概只在 一百年前才出現,甚至比香港開埠還要晚 (至少在書籍中)。雖然中國民族主義者時常浩稱擁五千年文化歷史,但所謂「中華民族」其實只出現了很短時間,也並非源遠流長。

國恥的關注程度亦非一成不變

筆者再以「南京條約」與「南京大屠殺」這兩個國難為例,搜尋它們在1700年至2008年 使用趨勢(見圖二)。作為「百年國恥」的開端,雖然南京條約早在1842年簽訂,卻在1900年左右才在書籍談論,並在七十年代達到高峰。另一方面,雖然南京大屠殺早在1937年發生,在中文書籍中,在九十年代以前卻一直沒有被廣泛提及。耐人尋味的是,到了1990年以降,「南京大屠殺」一詞的使用頻率卻忽然以倍數增長。背後的原因有待進一步考究,但從上述分析可見,不同的國難在不同的時期其實也有不同的關注程度。

說到底,中國民族主義並非自古已有,而是近代才發展起來的政權工具;而中國民族主義的核心,就是以消費國難(不斷強調中國長期受列強欺凌),來為政權換取支持(將中國政府塑造成民族復興 的旗手),其內容亦往往因應時代需要而不斷被重塑挪用。但開口閉口「中華民族」的中港政府官員,又豈會讓莘莘學子,認識這套民族論述的真正源起?

 

註:必須指出,雖然Google Books Ngram Viewer 往往能夠運算出不少有趣結果。但上述分析賴以引用的語料庫,在製作時也可能因為技術問題而存在種種誤差。這篇文章的「結論」,也只屬初步分析。要下定論,往往需要對語料庫進行更深入的分析與驗證。Google Books Ngram Viewer 網址

〈延伸閱讀〉

香港前途決議文

《香港革新論》 Facebook

(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評論版,特別鳴謝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