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死因

2019/9/4 — 12:32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無言】

讀史使人明智。殖民地香港也不是一帆風順,透過審視往昔幾場管治危機,我們或可看出今日香港的死因。

英治早期,1856 年 4 月,以總督寶靈為首的香港政府,曾因《建築及滋擾條例》威脅到華人的私有產權和原有的生活習慣,導致嚴重的警民衝突。趕絕街頭小販,用《購買地產條例》、《徵收費用及訟費條例》斂財,尤其火上添油,11 月底,逾萬華人上街示威,沿途高呼「打番鬼佬」口號,期間示威者襲擊附近歐籍人士,和平示威最後演變成大規模騷亂。 

廣告

香港政府如何「收科」呢?是不是鐵板一塊濫捕濫告血腥鎮壓?非也,蘿蔔與棍交替並用,既調動駐港英軍進入市區平亂,亦嘗試與華人領袖會面,商討對策。港府事後決心加強與華人社群的溝通,提高華人的地位及政治影響力,反映鎮壓、拘捕是出於一時的管治需要,迫不得已。 

羅便臣上場,施行了許多德政,最為人熟知是成立「公務員瀆職調查委員會」,對涉嫌與海盜黃墨洲進行不法貿易的總登記官高和爾展開調查。經過一連串聆訊,高和爾被免職。

廣告

1925 年的省港大罷工是另一場殖民地香港所面對的管治危機。有別於 1856 年那次,大罷工涉及境外因素,即所謂「外國勢力」。

時任港督司徒拔認定罷工由廣州共黨分子及其蘇聯顧問幕後策動,採取強硬手段,先頒佈緊急戒嚴令,再出動大批軍警和裝甲車上街巡邏,搜捕罷工領袖。居民出境受限制,中文報紙、郵件、電報一律須經審查,不准刊登罷工消息。政府、罷工者的矛盾越來越深,竟無法彌補。

就在此一關鍵時刻,倫敦出手,撤換司徒拔,改派金文泰接任港督。金文泰懂粵語和普通話,喜好中國傳統文化,是典型的中國通。他處事作風較溫和,倫敦希望透過和平談判方式化解矛盾,結束罷工。隨著大陸局勢轉變,罷工者失去靠山,持續十六個月的省港大罷工正式結束。

罷工結束後,港府更樂意聆聽華人意見。周壽臣獲委任為行政局首名華人議員。金文泰又跟華人領袖緊密合作,改善華工待遇。

第三次管治危機是六七暴動。眾所周知,中共香港工委想仿傚澳門「一二.三事件」,企圖藉著一場恐怖動亂,奪回香港管治權。不夠一年時間,暴徒到處放炸彈、殺警、放火,無惡不作。戴麟趾、祈濟時強硬應對暴動,接著麥理浩卻推行一系列惠民紓困措施,如成立廉政公署、嚴懲警隊貪污、成立民政署收集各區居民意見等,香港因而急速發展,成就黃金十年。

三場管治危機,都不輕微,觀乎港府的反應,不是「拉到無人為止」,而是以拉、鎖為臨時手段,長遠則認真傾聽和回應反對聲音,改善施政。釋出善意、以退為進,竊以為是昔日港府應對亂局的慣常手段。

當港府徹底失控,一面倒強硬,宗主國英國是一條保險絲。悠久的保守主義、改良主義傳統,令倫敦有緩和香港矛盾衝突的作用,司徒拔被撤換便是一例。就算倫敦政府都失控,由於政府是英國人民選出來,且受英國報章媒體監督,其失控終可被救正,對香港不見有害。

97 主權移交後,宗主國換成中共國。中共國是走浪漫主義、激進主義,跟法國大革命、俄國十月革命路數相同,此令其無能力緩和香港矛盾衝突,鬥爭觀念甚至令其容易激化香港的矛盾衝突。

各位請看楊光刻下批評「攬炒」:

「當他們告訴我這就是拉著大家一起死的時候,我不知道大家聽了之後是甚麼感覺,我是分明地聞到了恐怖的氣息、聞到了瘋狂的氣息。」

並說:

「最近我還注意到他們在一次集會上,提出了『英美港盟、主權在民』,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有甚麼資格和其他國家結盟?至於說『主權在民』,香港的主權屬於中國、屬於十四億中國人民,這一點還能討論嗎?還能拿來說嗎?在他們的臉上可以看到四個字,左邊寫著『反中』,右邊寫著『港獨』。」

「少數暴徒用他們的違法犯罪行為,向世界表明他們的目的,他們的矛頭所向已經與修例無關。他們心甘情願,充當外部勢力和反中亂港的馬前卒,不惜作出暴力違法的惡行,目的就在於搞亂香港、癱瘓特區政府,進而奪取特區的管治權,從而把香港變成一個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挾『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之名,行完全自治對抗中央之實,最終是『一國兩制』名存實亡。」

再看胡鍚進「香港警察有那麼令人討厭嗎?」此非加劇矛盾衝突是什麼?

復次,中共國是限制新聞自由的,其不受報章傳媒監督,報章傳媒的存在,旨在為當權者唱讚歌。當中共國對香港事態的判斷出現極大偏差,北京的報章傳媒基本上無從施壓,反而順著中共國主旋律的文章一篇接一篇刊出,這對香港是百害而無一利,隨時令香港局勢惡化、變壞。

而自梁振英開始,釋出善意、以退為進被「警察無做錯到」、「不能讓道歉成為風土病」取代,林鄭 6 月 9 日看見百多萬人上街反送中,當晚可以發表聲明如期二讀。剛愎自用,不聽民意,迄於今日。臨時手段變為長期,長久的止暴制亂必然造成大量人命傷亡,也激發更大的民憤。

網上流傳八三一三名年青抗爭者在太子站被速龍打死,新屋嶺有多名女抗爭者被魔警強姦哭成淚人,假如屬實,這些都是英人良好管治遠去,代之以中共極權統治,所造成的人間悲劇。

香港 1997 年 7 月 1 日零時零分已經死亡,苦了一群天真可愛的新生代,剛發芽生長的幼苗被無情的歷史巨輪狠狠地輾斃,焉能不教人心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