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毛粉文革基地

2016/5/9 — 2:02

資料圖片:香港毛澤東思想學會(蘋果動新聞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香港毛澤東思想學會(蘋果動新聞片段截圖)

今年是中國「文化大革命」浩劫爆發50週年,也是「香港毛澤東思想學會」(港毛會)成立3週年。最近,「港毛會」更加正式落腳九龍城,堪稱在香港公開宣揚「毛澤東思想」的最大巢穴。其會址位於九龍城衙前塱道與衙前圍道交界,外牆展示鮮紅色的「中國共產黨萬歲」、「只有社會主義能夠救中國、反對共產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字樣。偶有途人抬頭,同感不知所謂。「港毛會」還意猶未盡,串聯港中兩地的毛魔粉絲在港聚會,特地邀請中國、香港、台灣及外國「信仰」毛澤東思想的百餘人,於4月30日至5月2日在富豪東方大酒店,舉行以「繼承主席遺志、弘揚文革精神」為主題的「紀念文革五十週年座談會」,公開紀念毛魔和文革,展示毛派畫報,邀請記者採訪,堪稱香港易幟以來崇毛新高潮。

「港毛會」會長林敏捷,77歲,福建泉州人。據他數年前向傳媒透露,1970年代,他從福建老家前往菲律賓為父親送殯,但卻滯留香港。當時文革剛剛結束,時值1977年,曾經大搞「萬畝海域圍墾」的泉州市城東公社黨委書記朱贊成及兩名下屬被捕後槍斃,身為公社黨委副書記的他怕得要死,長達十年不敢返回中國,在香港從製衣工人,混到跟同鄉合夥在深圳建廠製衣。

林敏捷說:「我做過資本家,也被鄧小平的先富論迷惑過。鄧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先富帶動後富,結果呢?製造了兩極分化。哪有人富起來以後會贊成均富,只會富的更富,窮的越窮。」他表示自己後來回鄉參加宗族慶典時,看見當年曾經揮汗開墾的萬畝農地全被官員賤賣,然後指向商業樓盤痛斥:「是發展了,但這些樓盤與我們村民沒有利益關係!」他還要為1977年被冤殺的上司朱贊成喊冤:「對毛主席爭議最大的是文革,但是你看鄧小平上場後整肅造反派,不更是無法無天嗎?」

廣告

至於把毛澤東思想與香港扯上關係,林敏捷早在3年前毛魔降世週年紀念活動時已經表示:「由於歷史的原因,也因為中國政府近些年來政治取向的影響,毛澤東思想在有些香港人心中被淡化和歪曲,這不利於香港和中國整體的健康發展,加強毛澤東思想在香港的宣傳很有必要。」其言論實在令人瞠目結舌。當時習近平上台不久,林敏捷頗識時務,趕快把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通通大罵一遍,然後把習近平的精神偶像毛澤東捧出來:「十一大以後,中共中央在正式文件中逐漸用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取代了毛澤東思想的主導地位。對此,各界有識之士進行過多次批評。社會上也出現各種各樣的污蔑毛主席、抹黑毛澤東時代的惡意宣傳,造謠誹謗大行其道,主管宣傳部門卻視而不見,甚至還提供方便。近年來有些中國主要門戶互聯網,竟將毛澤東三個字列為敏感詞予以遮罩。甚至在中央電視台,毛澤東也成為了避諱的字眼。」

然後他就把「紅心」掏出來:「中國共產黨過去的革命經驗、新中國毛澤東時代的輝煌的建設成就和近30年來改革開放的教訓都表明有毛澤東思想的指導,社會就進步,人民就團結,國家就強大,經濟就發展。背離了毛澤東思想,社會就墮落,人心就分化,國家就軟弱,中國就失去了正確的前進方向。因此,恢復毛澤東思想的主導地位是中國發展的當務之急。」

廣告

接著,他更把習近平捧了上天:「習近平總書記說過,不能用後三十年來否定前三十年,改革開放的後三十年是毛澤東時代這個前三十年的繼承和發展。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黨章》賦予的毛澤東思想的歷史地位,是奠定中國共產黨這個執政黨合法執政的政治基礎。那麼,今天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就只能是繼承和發展毛澤東時代的社會主義的特色,而不是甚麼資本主義的特色。所以,前三十年和後三十年是密切聯繫的,是繼往開來的,這就是習近平總書記多次講話的精神實質。」他更讚賞報導老上司朱贊成往事的《東南早報》「能深刻領會習近平總書記多次談話的精神」,「是一次撥亂反正的重大舉措,是積極響應和踐行習近平總書記在就職宣誓中的宏偉號召即為人民服務、共同富裕、歷史是人民創造的重大舉措。」聽得習近平面泛紅光。

如果我們以林敏捷等人假託在香港享有「言論自由」為由,對這些胡言亂語坐視不理,視若等閒,那麼我們將會為今天的沉默付出重大代價。林敏捷固然有言論自由及結社自由,但如果他的言行涉及對史實及真相的歪曲,以及諸多前後矛盾之處,我們應該至少把它們公開指出來,以免崇毛病毒在香港不斷擴散。到頭來,言論自由和邏輯思維,才是解剖分析與消毒破謬的根本藥方。

一、自相矛盾

首先,林敏捷思維自相矛盾。我們必須把這些類近「九龍城皇帝」級數的「毛粉」言行攤開來,逐一審視,以正視聽。

(一)事實上,包括林敏捷在內的這類文革地方領導幹部,批鬥害人的血債還不夠多嗎?有報道表示:全國文革死亡人數達342萬人、失蹤55萬人、受各種迫害人數1.13億人。即使這些數字沒有低估,但是它們顯然尚未反映文革對社會文化、組織結構、言行習慣、人際信任、善惡信仰的滅絕性破壞。時至今日,林敏捷竟然還要鼓掌歡呼,毫不自省,沒有認罪伏法,拋棄轉型正義,還要誇耀邪惡,堪稱炎黃垃圾!

(二)如果他要為自己的文革造反派老領導朱贊成喊冤,又有誰會為被批鬥的百姓喊冤?當年殺害朱贊成的,難道不正是毛澤東親手製造的文革絞肉機的餘緒嗎?更重要的是,1976年10月,華國鋒當權,拉攏葉劍英和汪東興,策動懷仁堂事變,粉碎四人幫,破壞了毛澤東精心設計的華國鋒、四人幫、走資派的微妙三角權力平衡。正因為四人幫這座靠山崩塌,導致朱贊成等人事後被當地當權者冠以「四人幫餘孽」後被殺害。需知道1977年,華國鋒仍然掌權,年中批准鄧小平復出,但是當時鄧小平尚未掌權(鄧小平要到1978年底才真正權力穩固),林敏捷又怎能把1977年朱贊成之死這筆賬,算到鄧小平頭上?

(三)當年聽到朱贊成被殺,林敏捷為何還躲在香港?為何不奔跑回去他熱愛的祖國大地,在華國鋒及鄧小平面前親吻毛主席肖像和屍身?這麼愛毛,為何不樂於為效忠毛而死在共產黨的屠刀之下?既愛,又怕,不正是遭受極權制度扭曲洗腦所產生的變態心理嗎?

(四)林敏捷對於曾被鄧小平的先富論迷惑而當過資本家而感到懊悔,從而發現自己由衷地熱愛社會主義公有制,那麼為何他不立即把自己所有財富和物業(包括上述九龍城物業)拿出來,攤分給全香港人去「共他的產」?其子女的資產何在?又應否同樣處理?

(五)既然他這麼推崇所謂「一個領袖沒有為自己和家人謀一分錢的私利,一個領袖死後沒有為子女留一點遺產,一個領袖不容許任何官僚腐敗,一個領袖心裏只裝著人民」的幻想(事實上毛澤東亂搞女人,行宮處處,隨地拉屎,絕少洗澡,山珍海味,特供專奉,他可貪盡,你不可貪,充公土地,隨他亂搞),那麼他為何不敢點名揭批當前中共黨內任何一位高層人士,包括習近平及其姐夫鄧家貴的海外資產?習明澤又在哪裏讀書?錢從何在?罵天罵地不罵人,林敏捷無膽匪類。

(六)早在文革之前多年,習近平的生父習仲勳已經被習近平的精神之父毛澤東打倒。請問林敏捷之流:毛澤東當時做得偉大、光榮、正確嗎?

(七)既然「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取代了毛澤東思想的主導地位」,那麼習近平已經提出的「中國夢」、「一帶一路」、「四個全面」,有無取代、削弱,抑或反而鞏固了「毛澤東思想的主導地位」?習近平又有無拋棄「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

林敏捷自相矛盾,胡說八道,前半生鬥人害人,後半生自欺欺人,由此可見一斑。

二、幫黨崇毛

更重要的是,林敏捷絕對不是一人行動,而是疑似代表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獨裁政權在香港另闢蹊徑,鼓吹社會各界「認真學習和宣傳毛澤東思想」,掀起自香港六七暴動失敗後最大規模的公開「崇毛」井噴,值得高度關注。

(一)「港毛會」冒起於2013年7月,正是習近平全面掌握黨、政、軍大權的第二年,時間上具有緊密關聯。

(二)「港毛會」聲稱反對過氣「走資」政客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但卻從來不反對當權的獨裁者習近平,跟紅頂白,其意甚明。

(三)「港毛會」中許多成員不是自由參與的「毛粉」,而是根正苗紅的地下黨成員,該會根本就是共產黨在香港的外圍組織。舉個例子,前港九勞工社團協會(勞聯)主席兼建制派前立法會議員李啟明,正是「港毛會」參觀中國南街村的副團長。可以想見,林敏捷只不過是領頭人或持牌人,該會的實權一直穩操在共產黨及更資深的黨員手中。需知道一個共產黨外圍組織,就是一個金庫出口,一旦攤派維穩費,貪婪粉絲勢必洶湧而上。「港毛會」是否多金,大家拭目以待,但肯定有人已經摩拳擦掌。

(四)「港毛會」可以說是籌建中的「中華全國毛澤東思想學會」的一個小分身而已。這是以習近平為首的共產黨「全國一盤棋」的一個小螺絲釘。當眾多小螺絲釘夠數之際,「中華全國毛澤東思想學會」就可以正式開張和敲鑼打鼓。時至今日,聲稱尚在籌建中的「中華全國毛澤東思想學會」已經設有網站,收錄了一大堆類似「烏有之鄉」的毛派垃圾文章,大家可以上網看。當然,為「港毛會」造勢,也是該網站的其中一項功能。建設展覽館、樹立毛魔塑像、組織各種紀念毛魔的活動,當然不在話下。

(五)藏身在「中華全國毛澤東思想學會」這盤棋背後的,正是習近平。習近平一直視毛澤東為精神之父。我在以前的文章已有說明,在此不贅。《時代》雜誌4月號「撕下習近平、變回毛澤東」的封面,實在很有代表性和震撼力,足以概括全球主流媒體對習近平的主要評價。習近平自從上台以來,大量公開引用毛澤東語錄及背誦毛澤東詩詞,特別是他對毛澤東時代及文化大革命的評價,即所謂不能用前三十年否定後三十年,也不能用後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同時標榜「七不講」,恐嚇維權律師、人權捍衛者及知識分子,盡顯他的新獨裁者面目。改頭換面的二次文革已經成為了現在進行式,相關事證罄竹難書。

三、畸戀文革

話說回來,「港毛會」究竟想推銷甚麼概念?只要大家聚焦「港毛會」在文首提到的最近會議,即可一目了然。那場會議在「資本主義」香港的「資本主義」酒店冷氣大廳內舉行,討論了50年前由毛魔親自發動和領導的「文化大革命」,聲稱秉承所謂「認識文革、學習文革、弘揚文革、繼承文革」的四大「宗旨」,標榜即席達成了以下六大「共識」:

(一)視邪惡為英明:文革的發生有「深刻的歷史必然性」和「緊迫的現實必要性」,也是鞏固「無產階級政權」的「正確」和「英明」選擇。

(二)視接班為首功:文革既是為了反修防修、打倒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防止資本主義復辟,更是為了培養千百萬「無產階級革命事業接班人」,以保障紅色江山永不變色,而中國沒有在「蘇東波」中亡國,文革「當記首功」。

(三)視崩潰為成就:文革在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科技、醫療衛生、國防、外交等領域均取得了「舉世矚目的無可比擬的偉大成就」,決不是被妖魔化的「到了崩潰的邊緣」,如今文革時代的紅利猶存。

(四)視殘暴為信仰:文革通過「破四舊」、「立四新」、「鬥私批修」、「靈魂深處鬧革命」,讓絕大多數中國人形成了「正確的世界觀」以及「公而忘私的社會主義新風尚」,反而全盤否定文革,導致了全社會的信仰缺失和道德崩潰。

(五)視世人為傻瓜:文革席捲全球,傳播毛澤東思想,「至今仍然讓各國資產階級及反動權貴談文革而色變」。

(六)視愚昧為覺醒:紀念文革就是為了「喚醒被壓迫被剝削的人民起來捍衛毛澤東思想在全黨全軍全國的指導地位」,「毫不留情地打擊黨內走資派、投降派」,「堅持社會主義反對資本主義」,「堅持公有制反對私有制」,「走全體人民共同富裕而決不是少數人富裕的道路」。

當謊言講上了百遍,謊言始終還是謊言,變的只不過是愚昧脆弱的人心,而中共當權者就妄想不斷重覆自欺欺人的把戲。當謊言被拆穿,當人們被啟蒙,中共政權的壽命也會到了頭。

最近,習近平「崇毛上腦」,自欺欺人,加速自殺,妄圖把「可恥的文革」扭曲成為「輝煌的文革」,於5月2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社會主義經典歌曲大型交響演唱會」,由中宣部主辦,由「五十六朵花少女組合」主演,由中國歌舞劇院伴奏,整個局面已經超越了2011年6月時任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發動在北京民族宮大劇院「唱紅」的排場。這次「演唱會」主唱文革紅歌及一系列歌頌習近平的垃圾歌曲,包括文革經典垃圾歌《大海航行靠舵手》。舞台更打出「打敗美國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等無中生有的口號,營造二次文革紅色旋風。

愚昧亢奮地自欺欺人,現在已經到達了無恥無畏的瘋狂地步。還記得「港毛會」會長林敏捷曾經說過:「現在是甚麼世道,毛主席的東西不能印製,還是否共產黨天下」。時至今日,這種說法顯然已經變成「有中生無」!習近平熱愛毛澤東,只要你不是打著毛澤東的旗幟來反對習近平,反而把習近平視為「毛二世」來崇拜,那麼習近平肯定相當寬心,哪有被禁制之理?時移勢易,請林敏捷之流不要再枉作受害人,騙取同情。

除此之外,撰寫《鎖在雲霧裏的江青》的北京作者秋石客,更加大肆歌頌江青,聲稱書籍在中國大陸不能出版,所以選擇在香港發行,因為「香港比較言論自由,大陸官方最怕文革,因文革針對官僚,正如六四、香港佔中、年初一旺角事件,也是反政府、反官僚」。這是混淆視聽的荒謬遁詞。(一)秋石客寫的主要是江青,然而包括江青在內的四人幫一直是共產黨的「公共污水溝」,習近平豈容秋石客牴觸這個既定的主旋律?(二)把文革與六四、佔中、旺角事件相提並論,通通扣上「反政府」或「反對派」或「造反派」的帽子,混淆視聽以視之為類似,但卻忽視文革與六四、佔中、旺角事件的本質性差異(是否自發、是否奪權、是否殺人、是否無知、是否撒謊、是否公義),腦子不是灌水了嗎?(三)「資本主義」香港尚有些微言論自由,「社會主義」中國根本沒有言論自由,的確是目前客觀事實,但按照秋石客的思路,一旦「毛澤東思想」席捲全球,世人都活在「社會主義」中國底下,那麼我們還會有言論自由嗎?只有秋石客的言論自由,沒有我們的言論自由,那根本不是言論自由,只不過是「毛澤東思想」的壟斷。畢竟「毛澤東思想」就是最反對言論自由,從延安整風到五七反右再到文革都是如此。(四)面對中國不讓他出版歌頌江青的書籍,秋石客為何不在國內結伴反抗,現在就做一個他最甘之如飴的「造反派」?

當今中國,毛澤東思想一直沒有消失,文化大革命瀕臨狂潮復辟。制度依舊獨裁專制,人心依舊愚昧無知。當年「香港毛粉」用土製炸彈和當街燒車殺人害人,今年「香港毛粉」改用學會組織和垃圾言論妖言惑眾。習近平繼續從毛魔身上吸取毒液,交給「港毛會」一眾棋子在香港噴射出來,如果大家繼續放任不管,不察「二次文革」僅在咫尺之遙,那麼後果將會不堪設想。林敏捷之流將會以其殘生繼續肆虐,儼如楊光上身,掀起政治風暴,港人難以倖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