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民主自治黨

2016/4/5 — 11:40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很多人以為,在九十年代或之前,香港的政黨政治是空白的。認為香港人爭取民主只有二三十年的時間,這種誤解,完全是一廂情願。當然更不要說這些人根本連五四運動都忘了。事實上,香港爭取民主化,是很早期的事情。早在二戰結束的年代,香港已經在籌劃民主化。只是從那時走了幾十年,總是波折重重。香港民主化的主要障礙,其實直接間接都是源自中國大陸的局勢。

在二戰後,港督楊慕琦已經計劃要將香港民主化。但遇上中國大陸的國共內戰,東亞局勢動盪,國共內戰結束後隨即爆發韓戰。香港被湧入大量的難民,也同時被滲透國共雙方的大量間諜。殖民政府光保持對香港的控制,以及應付巨量人口湧入帶來的民生負擔,已經透支了所有能量,英國某些當權者,認為根本無法防守香港,現實政治驅使他們主張透過出賣香港,作為籌碼去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換取利益。在他們影響下,終於在五十年代初,決定拒絕改革。再加上當年的香港人也沒有去爭取,就這樣,香港早期的民主化就流產了。

只是,那巨大的人口流動,還是令香港社會產生大量的問題。人口導致了居住環境惡劣。殖民地過去的轉口型經濟,根本無法支援倍數增加的人口,生存資源如食水不足,開始制水。兒童因為沒錢上學也沒工作,在街上流連,租金因為人口過多而上升,導致工業成本高昂。產業難以發展。另外,雖然軍隊尚不敢開進來,但國共之戰也波及了香港。國共雙方都在香港盡可能擴張勢力,並正面衝突。最終發生了雙十暴動,兩大敵對勢力以香港為戰場,使香港社會進一步撕裂。大家都只是想怎樣利用香港去幫助自己的勢力。香港只是隨時會被毀滅的暫居地,而不是家園。

在這樣的環境下,六十年代初的香港,社會壓力相當巨大。可是當年的香港人,卻認定政治跟我無關。把政治只當成一種開玩笑的材料,沒有認真看待他的危險性。但終有人醒覺到這樣的想法沒有前途,那個人,就是先施百貨的少東,馬文輝。馬文輝以大陸的情況作為引例,力證一件事。香港人一直以為,經濟生活和政治可以分開。但大陸的情況顯示了,香港人如果一直保持對政治冷漠,最終政治也不會因此而放過香港人。所以香港人的政治冷感是不現實的。要保護香港,就需要建立真正的政黨政治。而他就這樣建立了香港第一個,不屬於共產黨,也不屬於國民黨,不屬於英國人,而是屬於香港人的政黨,就是 1963 年建立的「香港民主自治黨」。

廣告

他是在明知社會九成九的人都不明白也沒興趣的前題下。決定從零開始建立香港的政黨政治。而尖銳的批評殖民政治的政策。既反對英國的殖民統治,也反對被赤化。也反對暴力與恐怖主義統治,以建立屬於香港的社會正義,以及促進本地經濟。建立一個被英聯邦保護的自治領。他們認為港督不需要再是英國人,香港的元首應由香港人擔任,並由在民主選舉下立法會的多數派,組成的內閣政府治理。這樣才能夠從根底解決當時香港社會面對的種種問題。在他們眼中,香港已到達臨界點了。他們的想法是完全正確的,在香港民主自治黨成立不久後,就爆發六七暴動。

可是隨著文革伊始,大陸的人口不斷湧港。帶著大中華主義的他們,要理解民自黨的事情很難。香港的民主化遙遙無期,但民自黨在麥里浩之後的時期,還是扮演了重要的反對黨角色。雖然從零開始很艱辛,但他們並不是沒有回報的,他們要求的民生政策,例如義務教育,很多都在不久之後變成事實。而他們要求的政治改革,去到 1985 年,民自黨追求二十年的立法局選舉,終於實現。

廣告

[文:Cheng Lap]
[圖:多利]

原刊於光輝歲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