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好危險?

2019/8/7 — 19:09

香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每個人被迫着發出最後的吼聲。咁究竟最後係發出咩聲音,人人都唔同。可以係人最內在既一口元氣,亦可以係投降之前既哀鳴。

結論先講係頭,「反送中抗爭」已經進入隨時被瓦解既階段。呢個工程係想重演1989年司徒華取消三罷,係運動裡面內爆,由香港人幫中共解決佢解決唔到既問題。

林鄭月娥同國新辦記者會都拎「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來做文章,話咁樣係衝擊中國主權,攻擊「一國兩制」,而香港內部亦會有好多自稱溫和派的社會賢達一齊大合唱,一齊對「光復」口號狂轟濫炸。官方既記者會唔係面向前線的,而係面向後方。佢地既意思一言以蔽之:鎮壓過程裡面我地做錯幾多,你地唔使旨意有得追究,依家你地再唔同「暴力」割席,我就用更大既暴力黎鎮壓。我地就係俾咁多,你諗你喇。

廣告

建制出身扮黃絲的劉中策話「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會「俾藉口共產黨」,主流傳媒作者亦有和議,命令示威者唔可以再叫。咁我地亦不妨做下思考實驗,咁究竟叫咩口號先唔會俾藉口共產黨鎮壓呢?

如果既空泛又無直接提港獨既「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已經咁大問題,咁不如嗌返「反送中」夠清楚、夠對焦未?呢個係泛民黃絲諗出來,大家亦廣泛使用的名詞。但其實中國同樣可以入你,「難道香港不是中國一部份?叫反送中是不是表示抗拒中國法律,是否別有用心?需知道基本法和香港法律的權力,都是中國憲法賦予」。

廣告

要入,點都入到。好喇不如又退啦,香港人最鐘意就人,咁不如退到叫「我係香港人」純粹打氣就算~但中國同樣可以話,「香港這些激進示威者為甚麼要不斷強調自己是香港人,搞二元對立?難道香港人不是中國人?這是不是表達了這種運動內裡根本是分離主義作祟?」

好喇由連登文宣組「我要攬炒」同學界聯合搞既集會,海報上面有一句「英美港盟,主權在民」,前半句係勾結外國勢力,中國亦唔會認同「主權在民」,香港對中國來講一向都係「國家俾幾多權你,你就有幾多」,一樣係激嬲共產黨。

當大學生買雷射筆都會被警察指控藏有攻擊性武器,先襲擊再拘捕,胸部可以襲警,軍警射人唔需要示警,路人照打,上網鬧警察亦可以被人上門拘捕,係屋企搵到醫人既藥可以話你藏有毒藥。請問係香港既政治現實之下,有咩「聰明抗爭」既空間?係咪扭下口號就可以得到「安全社運」呢?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八個大字,中國文人要識哦。其實認為個口號好重要,只係書生之見。維民所止係咩意思,相信各位風雅之士唔會陌生。中國玩文字獄,從來都唔係在乎文字,係要你死;以為玩弄辭章就可以避得過,只係書生之見。香港人既存在本身,就係罪狀;追求「真普選」同「一國兩制」大家以為會比較安全?「真普選」對中國來講就係「班香港人要分我既權」,後者就係抵觸習近平既「全面管治權」。依家香港人搞到林鄭月娥修例失敗,全世界都知香港人唔滿意中國統治,已經令到「好要面的共產黨」無哂面,撤回一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既口號,係咪就會令共產黨開心返呀,相信大家咁聰明都會知道答案。

我覺得嗌咩口號從來唔係重要,就算女權人係集會上面嗌「我要身體自主」都得,我覺得九唔搭八,但都唔會話佢地搞到失焦。嗌咩口號從來係表達自由,而當有咁多人身體力行叫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就已經係代表句野有民意,你唔鐘意就應該發動另一句口號蓋過佢,多人嗌既就贏,而唔係附合中國既恐嚇,變相合理化「共產黨唔鐘意我地就唔做」呢類奴隸喪志主義。

中國出解放軍係等於攬炒,所以佢只可以係內部瓦解運動。出黑社會、解放軍深圳軍演、記者會吹風話絕對唔會讓步,只係狼煙,香港內部既維穩者,見到就會做野。具體行動就係發動水軍加意見領袖,孤立真正令中共頭痕既行動者。

發動革命既連登已經淪陷,畢竟兩個月夠哂開新帳號同徵用舊帳號,佢地帶風向當然唔會叫你散水或者「要起大台」咁直接,佢地會旁敲側擊:「咁落去唔係辦法」、「不如停一停」、「勇武要休息下」、「開始失民心」、「要睇大局,要變陣」、「你班衝衝子係咪開始迷失同享受權力」……中共亦都已經向佢地接觸到既政客同社運組織落哂藥,表示自己絕對唔會讓步,亦即將會殺人,於是一班人就開始為左避免六四式結局,抹黑抗爭者,然後叫人縮。

當黑社會同警察合流出動恐襲市民,係行動者還以顏色,守護香港民間社會既尊嚴,話俾對家聽,我地唔會接受。係唔會贏到,但你俾人強姦至少都要掙扎。當前線行動者守護香港最後既尊嚴,你班社會賢達就係冷氣房裡面拖後腿,挑剔呢樣挑剔果樣,仲要自命睇通大局最聰明,仲要成日自命有良心,港式社會賢達有達而無賢,仲要多數冇廉恥。

全世界大團結,我從來都唔信。每個階級同世代面對既處境,謀求既野都唔會一樣。抗爭者想抗爭,由港英末期開始形成體系的深黃社會賢達卻係另一回事。佢地從來係唔相信香港可以創造奇跡,香港救唔到對佢地亦無問題,因為班人就快退休,亦可以移民。所以佢地見到搞出大頭佛,前線衝出個未來,佢地係唔會諗下點樣贏,而係覺得大禍臨頭,今鋪激嬲共產黨了,下一步諗既就係避免自己被清算,所以從來就想同前線割席。

所以運動開始咁耐,佢地都無停過出口術放毒叫行動者收皮,但搞罷工又無力,口講和理非但其實根本無用盡力。劉中策甚至將罷工無力無效,賴落行動者對抗黑警令當日傳媒無左焦點,正宗賴得就賴,極為無賴。佢地放大抗爭者的不足之處,只係為左突顯自己先最岩,亦係搵一個藉口作終極割席:依家你地嗌時代革命呀?咁我唔參加喇。我地唔受我指揮,咁我割喇。其實係情緒勒索加要脅:我轉身喇,但係係你地有問題,我仲係支持民主自由人權架,我無問題,我係姿態優雅既社會賢達,我去開分享抗爭心得既學術坐談會了。

當然呢個都係香港近代所有反中社會運動的收結模式,社會賢達從來唔係諗點樣贏,就算要求低少少,佢地幫到前線撤退走佬時傷亡少點,都叫做盡左責任,但佢地無。李倩怡走左去台灣避難,民運系統為左自己上報一時之快,仲要爆佢出黎,就係其中一個例子。

佢地諗既從來只係點樣投降時身段漂亮一點。30 年來,香港民主運動唔只係一事無成,仲係不斷倒退。香港主體性同香港底線都係「害怕激嬲共產黨」同「害怕六四式屠城」心魔之下,不斷淪為底褲。唔通依家又無人已經死左?已經有幾個年輕人跳左樓,大量既人被毆打,生計困頓,好多人(包括我自己)就日日驚俾人砌生豬肉拉入臭格,白色恐怖,你地就日日係度諗香港人點樣讓步先會令共產黨息怒?警察會理咩?特區會理咩?恢復正常?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後得一夕安寢。起視四境,而秦兵又至矣。呢套野你地玩左三十年啦,玩到名成利就,就快退休,仲未夠?有冇諗過下一代點算呀?

好聽說話我真係唔會講,煤氣房都好暖好舒服,你死左都唔知咩事。等如你去跟何式凝示威,佢無事,七十幾個被拘捕,佔當日全港一半。何式凝有咩損失?仍然係自以為是的招牌笑容,社會資本發大財。

香港民族已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二千幾年前,釋達多最後去到一棵菩提樹下面,就快得道。正如 Matrix 派左 Agent Smith 去妨礙 Neo。係佛偈裡面,天界派左三個天使去引誘釋達多,叫佢收皮。係 90 年代,香港得到既係司徒華,今日我地可以去到呢度,係因為我地唔受衣冠楚楚的使者分化。此等天使柔聲細語、說話漂亮,以良師益友的形象出現,甚至可能真係懷住好心,但佢地係大體制裡面既作用,就係阻止香港「覺醒」。

係猶太教同諾斯底裡面,「空中掌權者」,呢個世界裡面既王,亦會阻礙就快得道既人,佢地會千方百計將「行者」留係世上,留係佢地有份建立的風俗之中。「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呢句口號,好似一個訊號,天界就知道有人就即將覺醒,要派人去「救火」了。正所謂「保守你的心,勝過保守一切」,只要夠定,我地一定可以超越89年以來「凡革命必流產」的宿命。過唔過到,在此一舉,全乎一心。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