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民族論提倡者 組「時代思進」 推廣本土歷史文化 發起月底紀念重光

2015/8/19 — 22:03

時代思進FB專頁截圖

時代思進FB專頁截圖

一群熱衷探討本土意識的年輕人,近日成立新組織「時代思進」,望能聯合一班對香港歷史、文化有興趣的人,「希望在波瀾動盪之際,呼喚對香港時局、歷史的思考和探索」。

「時代思進」創始成員、《學苑》前總編梁繼平接受《立場》訪問時透露,「時代思進」近日成立,目前成員約有10人,為一群曾在學生會及大學校報編委會「上莊」的學生及近年畢業的校友,主要來自港大,如梁本人、《學苑》另一前總編袁源隆、前編輯李啟迪、退聯組發起人吳偉嘉等,亦有浸大、中大的學生,當中包括一些近年常就本土意識撰文的作者。

梁繼平與友人曾以《學苑》為平台,提出受梁振英點名批評、成為輿論焦點的「香港民族論」;但梁繼平指,「時代思進」暫時未會試圖建立一些較宏大的論述,憂慮公眾現階段未能消化。「時代思進」專頁啟用後刊出一些香港歷史小故事,反應亦不錯;組織計劃運用成員過去數年積累的知識,推廣香港本土歷史及文化,將看似沉悶、較少人了解的香港歷史,與今日的香港扣連,同時透過舉辦講座、讀書會等,推動坊間對香港本土歷史及文化的關注。

廣告

梁繼平提及多個台灣例子,如《故事 ─ 寫給所有人的歷史》、《菜市場政治學》、《巷仔口社會學》、《芭樂人類學》等,均是利用軟性、傳播性強的手法,普及知識。

參考台灣經驗 推動討論風氣

廣告

「時代思進」的成立,受台灣影響良多。梁繼平分享稱,「時代思進」多個成員均曾到台灣探訪不同公民組織,對當地民間組織力之強,印象深刻。在梁等人眼中,台灣的大學的學會,常辦讀書會,研究生亦會積極在校內進行相關辯論,離開校園者亦熱衷於組織「第三勢力」政黨,除了街頭抗爭外,背後亦有不同組織發展,維繫公民社會的活力。

而香港則缺乏由下而上、公民自發的組織力,這是香港公民社會要填補的不足。香港的同類討論相對而言不太蓬勃,大學校園內缺乏類似風氣;他以自己的經驗為例,指在港大讀本科期間,極少見校內舉辦讀書會及討論組。

不過「時代思進」的目標不只校園內的同學或年輕人,亦希望面向公眾。作為頭炮,「時代思進」將於月底發起香港重光紀念日」悼念活動,並與港大學生會合辦座談會「香港日據時期與重光之路」,向公眾普及過往被忽略的香港二戰故事,活動介紹寫道:

丘吉爾:「香港雖不能堅守,但一定要保衛。」

1945年8月30日,英國皇家海軍夏愨少將率領艦隊駛入維港,象徵香港回歸英國管治。 翌年,港府將8月30日定為法定假期,即「重光紀念日」。主權移交後,重光紀念日公眾假期突然消失,歷史漸被遺忘。

另外,長達十八天的香港保衛戰裡,過千名本地及外藉軍人和平民為港捐軀,當中大部分葬於西灣國殤紀念墳場,卻鮮為人知。

七十年後的今日,時代思進將於墓園舉辦悼念儀式,吊唁守衛香港之烈士,紀念香港重光,提醒大眾毋忘歷史。

活動詳情如下:

日期:2015年8月30日
時間:下午二時正開始
地點:西灣國殤紀念墳場

(時代思進FB )

連結個人 回應時代分水嶺

「時代思進」在創立宣言中,交代組織命名背後的寓意:

身處時代洪流,更須反求諸己。到底是時代將我們往前推,抑或只是歷史輪迴的宿命,眼前困境紛亂難解,答案無從得知。然而,無論身處何方,我們都不得不進,惟時刻以歷史教訓自警,反思往何處去。這是隨時代邁進之中還欲清醒之人,最基本的戒條。

我們成立組織,以「時代思進」為名,正是希望在波瀾動盪之際,呼喚對香港時局、歷史的思考和探索。

而組織英文取名Watershed,梁繼平則如此解釋:「佔領運動是香港民主路的分水嶺,過往的民主路向及思潮,在今日已完全與年青世代脫節,香港進入一個(思潮上的)新時代,要思考日後民主路如何走…這幾年亦正好是香港歷史的分水嶺,過往的失敗要如何找到新出路?」

傘運催生「沒有大會只有群眾」的思潮,部份本土派人士對「組織」極為抗拒。對此,「時代思進」如此回應:

佔領之後範式轉移,組織崩解,新進湧現。如今,變幻通則仍未探知,茫茫前路,道阻且躋。我們當中有對組織失望者,曾撫心叩問:為何還需要組織?組織的必要在何?我們給自己的答案是:同道為朋,齊肩並進。組織因同道者眾而立,不應反成枷鎖。

梁繼平補充:「佔領後有一種很大的無力感,好似傾盡全力去抗爭仍然失敗,社會整體、不同派系都有很強的無力感,如何扭轉?」他認為,公民社會處於鬆散的個體狀態,力量會越來越細;「個人」的限制很大,具備不同知識、才能的人很多,但仍需要組織將其聯繫起來,抵禦無力感、並實質地介入社會,以求發揮更大力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