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民族黨與港獨思潮

2016/3/31 — 11:01

圖片來源:香港民族黨 facebook

圖片來源:香港民族黨 facebook

3月28日,提倡香港獨立的「香港民族黨」舉行記者會宣佈建黨,雖然遭公司註冊處拒絕其註冊申請,但表示仍會考慮參與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強調可與其他支持港獨的本土派組織合作。該黨召集人陳浩天去年曾經發起公投,令理大學生會退出學聯。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也現身支持。陳浩天表示:隨著香港遭受中共的壓迫越來越大,香港獨立必將發生。該黨以「民族自強、香港獨立」為中心思想,主張捍衛港人利益,以港人利益為本位;鞏固香港民族意識,確立香港公民定義;廢除《基本法》,制訂香港憲法;建立獨立自主的香港共和國,脫離中國殖民暴政,令港人重回正常生活;支持和參與一切有效抗爭,包括街頭和議會等;奠定自主的勢力基礎。該黨反對「民主回歸論」,既批評英國與中國當年私相授受剝奪港人的「民族自決權利」,最終將港人移送到獨裁者手上,也批評傳統泛民主派抱殘守缺,妄想獨裁者施恩。陳浩天指該黨目前有約50人,大多數活躍成員是大專學生,資金來源主要靠黨員捐獻。

與此同時,民主黨區諾軒透露民主黨正在草擬「決議文」,將為「民主回歸論走到盡頭」作出總結,並論及自決、本土、2047等議題。區諾軒表示:儘管民主黨不支持港獨,但自決將無可避免包含港獨選項(自決選項或會有港獨、一國兩制、一國一制等)。負責執筆的民主黨副主席羅健熙承認:由於民主黨黨綱難以更改(因為修改黨綱要獲得75%黨員同意才能通過),決議文有「試水溫」意味,靜觀反應,謀定後動。然而,二人均表明民主黨絕不接受港獨,主要是因為「實際上難以實現」,又指現在仍然「缺乏討論港獨的客觀數據」,因無具體及有公信力的調查以證明港人對港獨的心態如何,所以僅能重新界定港中關係,釐清《基本法》中有爭議的釋法權、審批權等,以及探討香港還有無餘力影響中國。畢竟,如果民主黨堅持「絕不接受港獨」,那麼「港人自決將無可避免包含港獨選項」這句話,顯然是假大空謊言。標榜民主,既拒港獨,又立選項,邏輯混亂。一個政黨如果為了爭取選票而語無倫次,我建議它修心養性,靜思慎言,否則徒惹冷嘲熱諷。

由此可見,「本土自決派」迅速冒起,已成定局。先不論陳雲(呼籲香港建國而非獨立)、黃毓民(呼籲全民制憲而非獨立)等人的想法,光看由年輕一代組成的本土民主前線、學民新黨、香港民族黨,都已清晰地把「香港獨立」的訴求提了出來,要麼視為「選項」,要麼視為「目標」。這種發展趨勢,已跟「傳統泛民派」的「基本法原教旨主義、只能修憲以永續自治、不能制憲以獨立建國」等想法大相逕庭。影響所及,就連民主黨這個老牌「傳統泛民派」政黨,也要千方百計考慮把「港獨選項」納入該黨決議,然後莫名其妙地「堅決反對港獨」,完全進退失據。

廣告

綜觀全局,究竟我們應該怎樣看待「本土自決派」的冒起?我特地呼籲民主派人士應該給予鼓勵和支持,至少抱持著「兄弟登山、各自努力、分進合擊」的健康心態,彼此互相尊重。就我個人而言,我當然支持以香港獨立作為公投選項的本土自決主張,理由已於先前文章中談過,在此不贅。精神上不獨立,政治上不獨立,真民主和真自治均要從何談起?挖爛了整本《基本法》,只是掏出了一個「馬」字和一個「扁」字而已。

當然,「本土自決派」當中部分論述或許未必完全令人贊同。例如以「香港民族黨」為例,其「先確立民族、後謀求獨立」的思路就未必可取。依我看來,「在香港生活並對中國殖民壓迫香港感到不滿,希望這種壓迫停止或消失的,就是香港民族」這種訴諸個人心態的說法,顯然缺乏界定「民族」概念的穩定性和合理性。據此標榜有所謂「香港民族」存在,硬要塞入「每一個受殖民迫害的民族都應該有權自決獨立」這句話上,更加經不起國際法的考驗。「非廣東華人身份較為邊緣,現實上他們可能要花上更大的努力才能被視作香港人」這種說法也是粗枝大葉,例如我就看不出毛孟靜和梁國雄二人在這方面的分別。「香港人不屬於中華民族」和「中華民族是畸型的民族概念」這些說法,也無法迴避「大部分香港人是華人」這個符合常理的客觀事實。

廣告

換言之,我不認為香港人追求本土自決獨立需要訴諸上述「香港民族」概念,或者「民族是想像的共同體」這類學術說法。香港人追求本土民主和自決獨立,理由在於對獨立自主、主權在民、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堅持和嚮往。台灣前總統李登輝在最近出版的《餘生》一書中,寫出以下一段話,相當發人深省:「台灣跟美國一樣是個移民國家,台灣人就跟美國人一樣,並不是依據地緣或血緣而集結的人們,而是共生在民主、自由的理念下,構築多元開放社會,維持自由組織狀態的人群集合體。」同類的道理(而非香港民族)才是追求香港獨立的論述基礎。

話雖如此,我還是相當讚賞「香港民族黨」諸君勇於嘗試開拓新論述的奮鬥精神。面對這類本土自決論述的挑戰,傳統泛民成員必須重新思考。可惜的是,目前傳統泛民成員能夠重新思考和自我反省者,寥寥可數。有人不斷標榜以下四點怪論,令人費解。

一、不可能論。有人認為港獨根本不可能,不切實際,純屬幻想,民意反對,外國不理,斷水斷糧,共軍壓境,談何獨立。這是把「不可能」跟「不應該」等同起來,認為「凡不可能的事都不應該做」。需知道「不可能」不是永恆不變的。時不利,莫奈何;勢可當,先籌謀。正其誼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是非對錯從來不以民意、成敗作為準繩,只要心術端正,及至時移勢易,愚公可以移山。最近放映的日本大和劇《真田丸》正是突顯這種武士道精神,表現出勝利者德川家康卑劣不堪的一面。南非曼德拉(Nelson Mandela)也有一句名言:「事成之前,俱似不能」(It always seems impossible until it's done)。大家不妨深思。

二、無綱領論。有人認為主張港獨的人沒有論述和行動綱領。這是把「主張港獨的人」和「港獨」等同起來,把批評前者,偷換概念,轉化為批評後者。事實上,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尚未有論述和行動綱領,例如根治愛滋病、非典的藥方至今都是尚未存在,但這不代表著手研究這些藥方的行動,或者設想這些藥方本身都是錯誤的。否則,當年根治天花、肺結核等疫苗根本不可能出現。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萬丈高樓從地起。港獨現在沒有論述和行動綱領,正是說明今後需要努力開拓論述和行動綱領,而不是以此為由反過來說港獨永不可採。

三、偽命題論。有人認為本土、港獨是個偽命題。我真的聽不明白。本土就是以香港人利益(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為本位(但不妨礙香港人關注中國大陸事務以求互借東風)。港獨就是香港脫離中國獨立。大家可以不同意這些命題或說法,但是不可以說這些命題或說法全是虛偽炒作,進而莫名其妙地標籤它們為偽命題。這是自絕於開放理性討論的妄語,實屬不智。

四、假本土論。有人認為提倡港獨的人有共諜或假本土分子。或許如此,暫無確證。同樣道理,這是把「主張港獨的人」和「港獨」等同起來,把批評前者,偷換概念,轉化為批評後者。洪秀全和香港某些宗教人士是假基督徒,但不能因此就把基督信仰丟進垃圾桶。這是很基本的邏輯思考。信仰基督,不代表必須參加某個教會;同樣道理,提倡港獨,不代表必須全面認同聲稱提倡港獨的人的全部所作所為。

事實上,經過多年醞釀,從2010年五區公投、2014年雨傘運動,到今年旺角事變,從城邦論、制憲論、民族論到港獨論,本土自決和探索港獨的呼聲已經逐漸壯大。香港民族黨、本土民主前線,以及其他頭腦清醒的傳統泛民支持者,逐漸加入到這個行列來,已經形成了一股嶄新的時代精神。無論雨怎麼打,自決仍是會開花。開花之後,何時結果,如何結果,有待進一步論述和行動,及至時勢合適,這股力量必定沛然莫之能禦地奔湧而出,獨裁勢力必被摧枯拉朽而轟然粉碎。當今世道,追求精神上的獨立,拒絕趨炎附勢,正是一切構思和行動起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