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沉淪雜記

2015/8/24 — 11:18

我們不禁慨嘆:香港以後還可以變成怎樣?(資料圖片)

我們不禁慨嘆:香港以後還可以變成怎樣?(資料圖片)

當西環大樹變成了新回憶,當中環電車變成了新障礙,當優步司機變成了新罪犯,當掟杯議員變成了新被告,當誤報訃聞變成了新處長,當落選奴才變成了新局長,當重判刀手變成了新結局,當七警朱棍變成了新懸案,當學校用水變成了新鉛水,當星光大道變成了新世界,我們不禁慨嘆:香港以後還可以變成怎樣?



有人說:集體回憶不切實際,城市規劃不往後看,創新科技不能違法,議會衝擊不得仿效,知錯辭職不應追究,高官才華不容抹殺,幕後真兇不知何方,偵辦刑案不應急躁,調查鉛水不能隨便,公地私有不是先例。

我們不禁質疑:活在如此漫天謊言、鬼話、霸凌、扭曲、無力、沉默的社會當中,部分香港人還把法條、現實、權威、和諧、民族、國家等概念,拿來上香合十哈腰鞠躬頂禮膜拜,渴求得到社會權威賢達和民族英靈庇佑;腦不動,筆不動,手不動,腳不動;沉迷電玩弱智充益智,追看膠劇肉麻當有趣;的士司機拒載揀客勒索變成乘客有種就自己走路回家,商場餐廳電梯高聲談話喧嘩變成家常便飯見怪不怪;食腦執生等猴子本能變成香港人特色,甘受奴役自我催眠明天會更好變成獅子山精神;沒有普選變成沒甚麼大不了,維穩派錢變成天賜賺錢良機。

廣告

這些醜陋的香港人把目光焦點,放在設創新科技局,不在創新科技;放在抗戰閱兵休假,不在抗戰真相;放在參觀解放軍營,不在槍砲恫嚇;放在報名入讀名校,不在教育內容;放在大學生衝會場,不在為何致此;放在起訴雙學領袖,不在為何抗命;放在旅客商機減少,不在本土社群;放在抗爭受人擺佈,不在不平則鳴。天天東方,晚晚無線,從不讀書,從不鍛鍊,表面等運,實則等死。

如斯港人,他認真時計較著數,不認真時大談八卦;當你認真,他問你為何如此認真;當你不認真,他問你有無辦法滿足他的認真。沒有公德,擱置是非,懶理公義,棄絕信念,毫無反省,不思進取,貪威識食,怨命等運,賴活等死,盼待奇蹟。貪享完維穩油水之後,還要嗷嗷叫幾聲交功課。這種極度扭曲的人生格局與生活形態,已經不只是城邦、建國、制憲、公投、獨立、革命等高尚理念問題,而是弱智、偏狹、自私、無力、盲從、孱弱等在地現實問題。

廣告

對於這群醜陋的香港人,你踢他一腳,他會說:「喂,你未畀錢!」你付他錢後,他會說:「喂,踢多幾下!」你叫他雙保雙反愛護正義簽名獻花,他會說:「喂,畀幾多錢?」你付他錢後,他會說:「喂,有無下次?」別人侮辱他是奴才,他會說:「喂,你損人自尊不用給錢嗎?你究竟還有無自尊?」那些打著愛港、護港、正義等旗幟的大聯盟就是偏愛這種值錢的自尊,人家還要組黨參選,眉飛色舞!香港,已經變成這樣。

面對這種十幾年來持續扭曲的怪現象,香港「有識之士」又如何反應?

有人認為:一切都是共產黨的錯,沒有共產黨,就有新香港,這些醜陋的香港人將會立即消失。這種想法恐怕比魔術更神奇,幻想文化癌變真的可以大革命。需知道福島核電廠停止了營運,不代表輻射污染問題就解決了。人性本罪,豈能成聖。縱無中共,嫣融宛在。

又有人認為:一切都是左膠的錯,進而提倡復興華夏,恢復祭禮,大鵬展翅,文化建國,反對普世價值,崇尚華夏勇武,但是畢竟上述香港社會沉淪現象跟左膠有何關係?嫣融宛在問題較大,抑或左膠「禍港」問題較大?況且儒釋道加上李小龍,真能對症下藥嗎?宣言井水不犯河水,渴望中共垂青允諾,進而放任香港擁有城邦主權,不是想入非非嗎?歸根結柢,那些人心目中所謂批判性繼受華夏傳統的價值標準何在?傳統文化與自由法治的關係如何?東方內聖外王之說與西方人性本罪之說各自結出甚麼樣的果?國家與社會真能合二為一?說得再深入一點,今天自治淪亡,何來明天永續?視基本法如無物,又何來修改基本法?修憲與制憲之本質不同,難道真的不懂?基本法解釋權在中共,而且規定中共駐軍香港,為何大家還要跟中共乞討永續基本法?

另有人認為:一切都是右膠的錯,甚至認為提倡本土自治價值和香港獨立建國的人,必定等於拋棄反全球權貴資本主義,等於放棄反中共專政的民主運動,但容我再說一次:畢竟上文所說的香港社會沉淪現象跟右膠又有何關係?況且反對全球權貴資本主義和支持中國民主運動,難道都必然凌駕我們對香港文化癌變切身問題的關注?為何爭取中國民主不得追求聯省自治?追求聯省自治甚至中國各省獨立,與爭取香港獨立自治有何實質矛盾可言?是否必先消滅資產階級才可以談論自由、法治、民主?分配社會福利資源及制訂移民政策,是否悉以博愛人人為標準?把窮人受苦受難說成全是資本家剝削與制度壓迫的錯,是否以偏概全?窮人之中,嫣融之流,難道少嗎?難道他們都是資本家剝削與制度壓迫的錯?遮蓋個人善惡,徒以階級標籤,豈非物化個人的先聲?

本土、民主、反共,固有道理,不能放棄;自由、平等、互助,理念非凡,值得支持。但是透過知識、公義、信念、自省,反愚昧、反謊言、反偏狹、反沉默、反無力、反貪婪,又是否更重要、更優先?孰先孰後,孰輕孰重,不難分辨。畢竟文化無法革命,只能涓滴改良,長期深耕細作。當今世道,樹大旗,立威風,固無不可,但也應先分清問題主次與大小。為何不正視大問題,反而不斷互咬互鬥,而自己的論述卻錯漏百出,視若無睹?

不要自滿,常思己過,自滿的人只是成魔雛型。不要沉默,直抒胸臆,沉默的人只是助紂為虐。不要放棄,抗爭批判,放棄的人只會永遠失敗。不要懷緬,幽情縷縷,懷緬的人只是自我陶醉。不要絕望,垂頭喪氣,絕望的人只是行屍走肉。共勉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