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法治保衛戰的正面戰場

2015/9/28 — 13:43

前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包致金 。 ( 資料圖片 )

前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包致金 。 ( 資料圖片 )

9月25日,位於中環昃臣道立法會大樓舊址的終審法院大樓經歷4年改建,正式啟用。出席典禮的嘉賓正邪並陳,包括最近發表「特首超然論」的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聲稱「我確實係超然」然後在台下起立為一眾進場法官鼓掌的特首梁振英、殺害李旺陽的無恥兇手兼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暨首席大法官周強,以及加拿大、新西蘭及新加坡等地的首席大法官。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表示:法治是重要制度及社會安定繁榮的基石,其核心要素包括對基本權利及自由的認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司法獨立,全部貫穿整部《基本法》;《基本法》保留香港原有法律包括普通法及衡平法,而普通法著重公平、公義及依據法律原則和法律精神審判;法院的決定有時未必迎合所有個人、團體及政府,但法院不旨在作出受歡迎的決定,而是根據法律及其精神,不偏不倚,裁決紛爭;法官必須根據司法誓辭「公正廉潔,以無懼、無偏、無私、無欺之精神」履行其職責;他也經常與香港年輕人接觸,大家都認為香港是自己的家,因此香港各種行之有效的制度應該延續下去。此外,出席典禮的前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也重申:任何人無論地位有多高,都不可凌駕法律之上;法治和司法獨立是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核心價值和社會基石;應該保持高度警惕,使基石永不動搖。

其實,這些本屬常識。高論固然有理,但卻無甚新意。此時此刻,大家卻要由這些捍衛香港法治與司法獨立的法官們,不斷重申「香港有法治,香港要法治」,充作「感動香港」的話題,足見目前香港司法獨立已經面臨重大危機,甚至瀕臨崩潰邊緣。然而,鑒於法官工作的被動性格,他們往往僅止於申論上述十字真言,但卻很少主動揭露與批評問題何在,進而直指「專政毀法治,香港要拒共」,誠有不足,難免有憾。直陳問題根源,呼籲除弊革新,取代上述關於法治精神的通識宏論,才是正途。

廣告

比較令人刮目相看的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Kemal Bokhary)的近期言論,可謂更上層樓。他在23日出席港大通識教育講座時表示:他在5年前曾經說過,倘若政府恪守司法獨立、三權分立、保障人權,而且不以保法治之名拖延民主進程,社會仍可享有法治;但是時至今日,香港人應該改變過去認為「香港沒有民主也可以享有法治」的看法,誠實地面對在沒有民主政制下,香港享有的只不過是「類法治」(approximation of rule of law),不應繼續堅持及宣稱自己「享有法治」。由此可見,包致金法官的胸襟、見識、態度、措詞、勇氣,較馬道立法官的言論更勝一籌,三言兩語即可趨近問題要害。

然而,他依然沒有指名道姓把問題點破,甚至只說張曉明所講的「超然」只不過是一個詞語,並不重要。避重就輕過後,又是一輪高論:三權分立的確存在、提委會的組成和運作不應成為普選敵人、應先落實民主再求不斷改良、佔領運動學生素質高、憲法是站在我們一邊、應盡量在法律框架內爭取權利等等。然而,「共產黨」、「中聯辦」、「梁振英」這些關鍵字眼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彷彿危機處處,但卻始終不願說出始作俑者,猶如身陷一個沒有加害人的被害狀態。無民主,要民主;類法治,要法治;我們當然知道。然而,放眼目前困境,究竟是甚麼樣的黑惡勢力一直阻礙著香港人達成上述目標呢?包致金法官始終沒有點破。

廣告

誠然,香港人固然支持香港終審法院及各級法院的法官繼續「頂住」那些挑戰三權分立和司法獨立而且自命「超然」的政治壓力,但卻應該了解到他們在角色和功能方面的侷限性,以及司法機關不告不理的訴訟原則,明白到他們只會緊跟司法程序,審酌證據論點,然後被動回應,難以主動出擊,而且為了表示自己不偏不倚,往往怯於點破社會病灶,更難以被寄望主動鼓勵公民抗爭。

反之,拒絕沉默的公民社會,才是主動抗擊暴政,爭取真民主、真法治的橋頭堡。專制、統戰、暴虐、行騙的中國共產黨集團及其地下黨勢力,才是香港人實現真民主、真法治的真正障礙,以及當今法治陰霾密佈的始作俑者。明白到這兩點,然後身體力行,持續奮發抗爭,才是人間正道。徒然為馬道立、包致金、李國能等司法界重量級人士的言論而擊節讚賞,呼喚「香港以後就全靠你們啦」、「衷心祝福你們堅持到底,保住下一代的香港社會呀」、「特首見你們要起立,足見你們比特首超然嘛」,然後繼續坐困愁城,不批中共,毫無能用之處,從不反求諸己,可以休矣!

君不見就在終審法院新大樓啟用當日,30多名社民連成員,由皇后像廣場出發,遊行到終審法院,沿途高叫口號,要求釋放雨傘運動被捕者,要求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覆核劉曉波案件(當然大家深知這一點在客觀上幾乎不可能實現)以及釋放一眾政治犯,嚴厲批評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的「特首超然論」。這才是義人應有之舉,不理成敗,只問公義。話雖如此,我認為他們還是太溫和了,參與人數也實在太少了。周強是殺人、侵佔、貪污、賄選等重大犯罪嫌疑犯,本應立即被遞解出境,押回中國大陸,不容他的氣息玷污香港終審法院殿堂。未來中共倒台,此奸必遭清算。他根本沒有資格談論法治,因為他本身正是殺人屠夫、獨裁幫兇。

由始至終,公民社會的抗爭運動才是香港法治保衛戰的「正面戰場」,今後理應動員更多市民積極參與,精益求精。至於終審法院袞袞諸公,只不過是處於香港法治保衛戰的「敵後位置」,亦即只能算是所謂「中流砥柱」而已,所能發揮的作用相當被動和有限,根本無法主動抗敵。需知道:預防勝於治療,這是醫學常識;同理,抗擊專制獨裁與爭取民主法治,遠勝社會輿論空言支持司法獨立與呼籲終院法官繼續頂住政治壓力,這更是政治常識。

要掃除「類法治」風雨飄搖的黑暗陰霾,必先啟蒙公民,勇於直言,挺身抗爭,不斷公開揭批和粉碎中共集團干預香港司法獨立的險惡圖謀與長遠計畫。要開創「真法治」的光明願景,必先建立恪守三權制衡的本土民主憲政法治制度,命運自決,捍衛自治,把任何自命「超然」而不以為恥的特權、專權、霸權、極權掃入歷史垃圾堆,弘揚獨立的精神和自由的思想,拒絕中共,抗擊中共。我們如不勇於抗擊中共,中共就會蠶食鯨吞香港。至於妄想「井水不犯河水,才能說服河水不犯井水」這類無勇非武的邪論歪理,可以休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