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淪陷,是真實而不是想像

2016/4/1 — 10:49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何偉倫《香港革新論》共同作者】

早前,一套題為倫敦淪陷的電影在本地上映。不少人在看畢電影後都曾經有一刻憂慮,憂慮香港會否發生類似事件。及後明白到即使部分涉及糾紛或不便透露原因的人能夠以自己的方式出入港境,但是涉及槍械及火藥的案件仍然只是少數而已,發生近乎電影情節的極端情況則似乎機會不大。雖說香港不大可能成為恐怖主義的施襲目標,但是近年經常被人掛上口邊的什麼制度暴力卻令人心中有一點點戚戚然的感覺,特別是觀乎李波事件的發生及最新動態實在令人感到擔心;擔心的並不是香港社會真的會淪陷,擔心的是香港制度的淪陷。

李波事件發生迄今已經接近三個月,事件不但一直在發酵,而且不斷被加添新元素,情況就彷彿是一套急就章的電視劇的製作方式,不斷「飛紙仔、改劇情、加對白」。縱然經歷了一波又一波疑似劇力逼人的故事情節,跨境執法的問題在李波事件中一直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公眾的注意力以及關注並没有因為新的故事情節而轉換。問題的徵結在於越是加添新元素,故事越是犯駁。部分人甚至認為倘若一些涉事者從一開始已經沓無音訊被人間蒸發,反而是一個合理的結局。這樣的說法可能帶有丁點兒涼薄的味道,但是觀乎近日李波事件所牽引出來的新情節又委實令人心寒。因為在過去一段時間被內地官方以至當事人所拋岀來的解釋所衍生出來的結論往往都是一些扭盡六壬甚至把創意思維發揮到極致也得不到的答案,反而生出一個又一個的疑問;諸如未有通知妻兒便偷渡內地協助調查以及長期的合作夥伴突然良心發現以相似形式潛返內地自首。無怪乎大律師公會主席日前表示李波事件對於一般智商的人都會感到事態的發展引發的問題比答案多。

廣告

正當大部分香港人慶幸李波在經歷了接近三個月的內地助查生活後得以回港之際,真的很難想像一個經歷過偷渡之苦,潛伏內地接近三個月又飽受朋友「連累」的李波,在返回位於香港主場的北角老家大約半天的光陰後已經悄悄安排了一部掛有內地車牌的房車返回內地。而最叫人想入非非的就是一直緊張李波情況的妻子竟然在李波解決了所有事情返家的當天早上出門後下落不明,剩下一個空巢老公。當中最可能的解釋或者真的誠如李波所言,夫婦兩人忽然念祖並且選擇在清明節前後回鄕祭祖。至於李波太太,則只不過是先行一步去為祖墳除草。

看起來匪夷所思,但是經歷了接近三個月在內地的自我改造再教育的機會,這樣的一個新生香港人的價值觀又是否我們此等一般智力的人可以理解的呢? 事件可能真的只是一間被內地官員形容為喜歡造謠生事的出版公司的家事,事件也可能真的並不是涉及一連串的跨境執法的冤案;香港的主體性也似乎絲毫沒有受到動遙。當前的問題反而是香港一直以來引以為傲的制度又有沒有受到動遙呢?觀乎李波回港的那短短十八小時,又實在真的是啟人疑竇,耐人尋味。在李波回港的那短短十八小時的「間場」中,最叫人費解的應該就是一個不單單是未能夠持有旅遊証件,而且一個沒有正常出入境紀錄的人竟然只是接受了短暫的問話,相對於那些涉嫌盜取被棄置泥頭的示威群眾需要花上老半天錄取口供及被搜屋,相關做法極不尋常,極其迅速的助查會面彷彿只是一個姿態,好像老早已經有人預先打點一切,務求確保緊湊的行程得以運作𣈱順。再者,值得注意的是入境處曾經表示由於當事人沒有提供離境的全面資料,入境處未能將他拘捕,需進一步調查,再決定是否有足夠證據顯示他干犯香港出入境的相關條例;違反法律後的檢控工作需要由當事人提供資料予相關部門作出檢控考慮的做法確實有點兒令人摸不著頭腦。

廣告

一個城市的淪陷可以是頃刻之間的事情,但是一個制度的淪陷,則往往是由一次又一次的衝擊中被壓倒。李波事件的荒謬、矛盾與不合邏輯,令不安的情緒在社會迅速滋長,直白地告訴香港人,我城的沉淪不再是電影的想像而是真實。難道我們只能坐看我城崩塌?

 

〈延伸閱讀〉

革新保港 民主自治 永續自治 ── 香港前途宣言

《香港革新論》 Facebook

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評論版,特別鳴謝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