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演藝界的尷尬老態

2016/6/28 — 18:10

牛頭角迷你倉大火後,多名藝人在facebook和instagram貼出致敬圖片,包括曾志偉。

牛頭角迷你倉大火後,多名藝人在facebook和instagram貼出致敬圖片,包括曾志偉。

消防員咬緊牙關,極力奮戰,大火終告熄滅。

時間回到1996年,筆者還是小學五年生,嘉利大廈五級大火同樣撼動港人,家家戶戶守在電視旁,打氣、默禱、啐啐唸,翌日朝早上學途經便利店,旦見報紙頭條一幀相片,一人在烈焰中已成焦屍,當下大哭,該影像此生不忘。

廣告

2016,盛夏六月,在這108小時,香港經驗了從未遇過的災禍現場。WhatsApp群組此起彼落的錄音、Facebook 上百家爭鳴的網絡軍師、一眾媒體分秒必爭的線上圖文競賽,這是個去中心化的資訊網絡,很大部份人早已不再安坐家中看新聞。

我們坐立不安,拼命刷手機,想要知道事態最新發展。甚或看到政府怠慢,會按捺不住出謀獻策,以至自組專頁,發佈自救訊息。這些動態的情感,讓大眾不再是被動的訊息接收者,卻成為一種驅力,叫我們參與事件。小如在網上寫寫意見,或呼籲別再湧到現場,都是在型塑公眾和是次災禍的關係。

廣告

大火終告熄滅,卻有一隊人姍姍來遲,隊型齊整,演練著似曾相識的戲碼。

一個來自演藝界的呼籲,著香港人拍照加hash tag #向前線消防員致敬,後續還會有群星大合唱。

演藝人之間一呼百應,場面墟冚,卻不太接地氣,民間反應冷淡。香港演藝界的集體行動屢見不鮮,不難想像,是圈內某幾位大哥很想做點事,在關係網內大打友情牌,巨星暗星也好,有心就可以參與。代表作有2003年沙士的短片集和1:99音樂會,意欲透過一眾擁有號召力的演藝人作情感號召,展現港人的團結和互相守望。

然而,事情變得尷尬了。

早在火災起始,公眾已或多或少地參與傳訊、支援、監督政府,情感上的投入和理性上的分析,不一而足。意見縱有參差不齊,但大家至少已不甘當塘邊鶴。直至火場受控,總算放下心頭石,儘管我們已痛失兩名英勇消防員。

大家如經歷過一場生死戰,同呼同吸,而火災現場,還有前線消防員在做善後工作,持續射水降溫。這時候,卻不知那裡冒出來的啦啦隊,呼召群眾「不如我地一齊向消防員致敬啦」。今時不如往日,招呼明星們的是「抽水」、「博宣傳」的反彈,大家不滿的,一字記之曰,「偽」。

媒體文化研究者 P. David Marshall 曾就娛樂工業裡不同定位的表演者進行分析,其中電影名人是透過透過電影文本內的形象建立具光環的距離感(Auratic Distance),以及展露於傳媒的私生活作越界(Transgression),混合成為其於大眾的印象,而音樂人則在舞台上,透過演唱、彈奏展示自己的真實性 (Authenticity)。

比如說,成龍之於公眾,是警察故事裡的打不死英雄,也是在媒體上胡說八道的狗熊,在過往很長的一段日子,觀眾都是籍著電影文本和媒體八卦窺視和確立他們的形象。時至今日,媒體去中心化,年輕演藝人已全然投奔真實性路線,策略性地透過社交媒體如 facebook和instagram,向動輒十萬的追隨者展示生活瑣碎。自我經營,另類演出,銷售真實,建立主流媒體外的另一面相 。

表裡如一的真我形象是生存之道, 行業內能搵真銀的首推廣告代言。賣廣告者,站於商品前線,以自己的公共性(publicness)作擔保,進行推銷。所謂明星效應,就如Marshall 形容,大眾透過名人對社會產生意義(making sense),在這集體發生的過程中,名人成為一個中介、場景,於消費資本主義底下生產社會權力。是故,商業機構樂於找他們來催谷消費、非政府組織需要他們到訪第三世界後勸捐、政府借他們人氣叫年輕人不要吸毒。

可是,今天的觀眾還會關心他們是否知行合一,也就是廣告面相背後,他們是否如此相信自己的證言, 是否當真認同某某產品,是否如斯關切國際局勢,是否暗地其實支持大麻合法化。就在觀眾不斷追尋演藝人的真實性的同時,演藝人所呈現的面向就不只於表演娛樂,還帶有其社會性和政治性了。

演藝人的政治性實踐當然不限於敢言的黃耀明和何韻詩,也包括向解放軍敬禮的唯唯梁烈唯。就政治議題作公開表態已非新鮮事,即便各有前因,總比娛樂至死、政治唔關我事的生態來得活潑和可辯。然而,大眾在經歷過反高鐵、雨傘運動、本土化思潮,早已不是吳下阿蒙,政治不再只是關於表態、打氣,更關於制度的運作,路線的碰撞,出路的可能。

說回九龍灣大火, 當大家上下一心, 除卻不能參與的救火工作以外,嘗試多走一步,找個合適的崗位成為有用的管子,為公眾安全出分力。那邊廂掌握優越號召力的,姍姍來遲,如夢初醒,還在複製二三十年的戲碼。筆者無意否定他們的心腸,只是,這種噓寒問暖的社會關懷,在2016年已不太適用了。

幾天大火,政策局一致龜縮,支援配套乏善足陳,只餘前線消防員前仆後繼,這情態下,他們之於社會,只是一首心靈雞湯勵志歌?大眾的失望,在於他們明明「講一句好過我地講十句」,卻總是溫溫吞吞,連半句有意思的話都不敢說,只徘徊於「做咗實無死」的低度參與。

若他們還不認知自己站於公共之中,堅持知性思辨之重要,只會加速香港演藝界的落後與消亡。 君不見美國已有一眾演藝巨星在磨拳擦掌,有理有節的對Donald Trump 提出異議和反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