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爭取民主的前路 已走到盡頭嗎?

2016/12/5 — 14:54

彭定康

彭定康

【文:留穎恩(前學民思潮成員)】

前港督彭定康這次來訪,對自決、港獨當頭棒喝。忠言逆耳,他清楚道出香港人要處理眼前更重要的事情,守護雨傘運動的道德高地,並提醒我們這一刻爭取港獨會危害香港的民主發展。不過他不是否定未來港人自決的可能性,只是自決的一大前提是需要民主成熟發展的社會。

靠著國際支持和香港過往的經濟成果,香港人是有條件爭取民主。要得到外國支持,行動首先要符合他們的利益和價值。以和平手段爭取民主正正符合西方的普世價值。當香港政府拘捕學生領袖、施放催淚彈,這些侵犯人權的行為與和平示威的反差亦引起國際社會的同情。雖然雨傘運動帶來的影響不如人意,我們不應因此放棄道德高地。

廣告

現在歐美各國至所以噤聲,是顧慮到中國的經濟實力和與中方的貿易合作機會。假若我們持續以和平方式推動民主發展,假以時日,當中國經濟回落至不再威脅到歐美國家,香港就可以以經濟條件和國際壓力爭取全面普選。屆時,當香港民主制度穩定發展,我們是否多一些可以自主命運的空間呢?

部分港人因香港近年的加速敗壞,對一國兩制失去信心,希望透過爭取港獨來達致民主化。這是捨易取難。有些人會以馬來西亞鄰居—新加坡作例子,證明獨立可行。顯然地,香港的地理環境與新加坡非常不同。香港的鄰居是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即使具備一切硬件軟件的台灣,都因為鄰近中國的經濟地位及軍事威脅,而屢遭矮化,不被國際承認國家主權,離獨立成功還有一段距離。

廣告

真正推動獨立先要長遠建立香港人的本土意識,培養港人對香港的歸屬感。「自然獨」至少需要三四十年時間。台灣經過漫長的戒嚴時期,到李登輝時代實踐民主化,直至現在,台灣人才算是擁有台獨意識。但現時的港獨主張是「空口說白話」,缺乏長遠計劃。就連孕育本土意識的歷史教育都不去積極推動的話,談港獨未免太遙遠。

再者現時港獨的主流論述是由仇恨和激進主義堆砌而成。不少港獨支持者為了爭取認同,在網上討論時不理性地謾罵群眾。我曾經眼見一名港獨支持者,因為與其他支持者意見分歧而遭到言語攻擊,甚至被質疑身分。有些支持者甚至發表仇視種族的言論,例如港獨成功後要把新移民驅逐出境。這些備受爭議的排外行為只會惹人生厭,令人避之則吉。既得不到民眾、國際社會接納,又觸動中共的敏感神經,借此收緊香港自由。

彭定康在這一刻否定港人自決,不是毫無原因。在中共眼中,自決和港獨同樣視為分裂國族的行為。他們希望借助港獨議題踐踏香港法治、議會制度。這種手段與德國的國會縱火案相似。當時德國國會大樓被一名失業工人縱火。希特拉隨即宣稱縱火是共產黨員所為,藉此機會說服大眾通過《授權法》,讓政府內閣能夠繞過國會通過任何法案。最後,希特拉取締所有非納粹黨團體,建立獨裁政權。如今,本土派主導的光復行動、魚蛋革命足以讓中共抹黑「本土」為「分離主義的暴力分子」。中共就可以合理打壓示威遊行自由,甚至釋法來任意剝奪自決派、非建制的立法會議員資格。本土變質遭成香港今日的局面,本土派領袖必須付上一定的責任。

如果我們不顧一切,以武力實現港中區隔,全面獨立,結果又會如何?歷史告訴我們,利用革命建立新政權的國家,往往成為獨裁者的天下。當年古巴卡斯特羅政府推行社會主義,制度沿用至今。即使現今古巴有間接選舉,但國家憲法明文禁止任何反對派團體存在。目的顯然易見。不容異見存在是致在維護共產黨政府的勢力。一旦香港以這種方式獨立,又沒有能夠與武裝團體抗衡的反對力量,或許情況會比現在更糟糕。

我理解,被中共壓迫下,香港人在困境中試圖尋找新道路,但港人主張早年的民主回歸到現在的港獨自決都碰壁。與其繼續流於口號式的抗爭,我們是時候認真逐步思考如何達成我們對香港的未來願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