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版「國家為什麼會失敗」- 從穆迪降低評級說起

2016/3/15 — 21:38

穆迪調低香港主權信用評級展望**,一點也不用驚訝。我在兩年前的TEDxKowloon講過,97後香港的走向,一定會成為《國家為什麼會失敗》的新案例。

一般來說,封閉的政治制度,會讓特權階級不斷製造有利他們壟斷經濟的制度,他們要做到壟斷經濟,就要減少政治和經濟上的競爭,結果就窒息了能夠帶來經濟發展的可能性,包括創新、競爭、生產力提升、限制尋租行為等等。

例子?多得很--大家比較記得的至少有領展、Uber、港視、港交所、大白象工程、鉛水佛地魔、大嶼山圈地、新界土豪等等。

廣告

我借用了一個外國blog上的圖解*來說明一下香港將如何走向失敗。圖中「成功」的國家在左上角,特徵是政治和經濟上都開放,這些國家社會及經濟發展比較好。右下角是「失敗」國家,政治和經濟上都封閉。由右下移到左上不是必然的,這個過程謂之現代化,比較傳統的理解是依藍色箭嘴,即是政治改革帶來經濟開放。中國開放改革有成績,開始多了人估計中國可能會走黃色箭嘴路線。

後來,大家發現中國對外宣傳的是所謂「中國模式」,即是有限度的由右下移到右上,即是政治繼續封閉,但維持有限制的開放經濟。不過,歷史的經驗是沒有相應的政治及權力結構改革,低收入國家的高速增長會落入「中等收入陷阱」,即是人均收入上不到已發展國家水平,中國最終只能夠去到南美國家的收入水平便止步。

廣告

至於香港呢?香港在97前是左上角(當時香港已經有全面民選的市議會和頗為民主的立法議會、良好的法治傳統,而更重要的是宗主國是個先進民主國家),經濟和政治上都十分開放。97之後,政治日趨封閉、特權階級壟斷政治經濟權力愈來愈嚴重、法治精神不斷受侵害、基本民權愈來愈不受保護,香港正在慢慢由左上移往右下,這個過程不是一朝一夕,所以在緩慢移動過程中,我們感覺還在左上,只是感覺好像比97前差。

要由左上移到右下需要多少年?沒有人知道,但肯定的是,一旦右移,要重建國際社會對香港的信心十分困難。《國家為什麼會失敗》提及威尼斯這個例子。曾幾何時,威尼斯是歐洲的商業中心,後來它的衰落,不單是因為貿易路線西移,而且是因為特權階級壟斷,令威尼斯的制度追不上當時世界商業發展潮流。

穆迪降低香港主權信用評級展望,香港當然不會立即死亡,當香港愈來愈像中國,在圖上慢慢向右移,到了某一天,香港便會變成國家為什麼會失敗的新案例。

 

(* 圖片來源;**感謝讀者Philip Chan提點指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