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特首選舉回顧

2017/4/5 — 10:36

2016年3月26日,林鄭月娥當選來屆特首。

2016年3月26日,林鄭月娥當選來屆特首。

香港特首選舉以林鄭月娥獲777票當選而落幕。一場小圈子假普選竟如真普選一樣,有參選宣言,有政綱,有論壇,有投票,但結果卻是經中共欽點的人當選,其荒謬程度舉世無雙。筆者期望的奇蹟沒有出現,曾俊華被本地工商界出賣得365票落選,是低估了香港工委(即中聯辦)對香港操控常規化,組織化,制度化的嚴峻程度,也低估了他們對選委恐嚇利誘的強大作用,「良心」被壓縮埋沒在黑暗之中。我接受這個結果,因為黑暗中仍然閃耀着光輝。那近七十位冒着強大壓力和風險投票給曾俊華的選委,彰顯了良心的存在,實在是珍貴彩虹。選戰過程中,有許多值得咀嚼探索的議題。以下是我的思考,願與讀者商論:

一。習近平做了一件事,沒做一件事。做了的,是直接頒下「梁振英不能連任」的命令。這命令事前沒有預兆,繞過香港工委火速執行不能有誤。命令如此落實,只有全國最高領導人才能辦得到。這是習核心代表中共中央對梁振英五年拙劣的工作手法的否定,是對選舉工程定下的第一個原則——梁振英必須除去。沒做的,是習近平沒有會見港區人大政協委員。儘管香港工委,親共人士事先張揚,極力吹噓,習近平不給面子,就是不會見。說明習近平不同意治港機構冒用中央之名,用不能見光的手法,自行欽點林鄭的作為,是他的第二個原則。

兩件事足以說明習近平是領導着這次選舉,但沒有欽點。只要候選人都能接受他便容許治港機構自主處理選舉工作,對下屬作何選擇持開放態度,保持一個最高領導人的風度。誰知盤根錯節的地方勢力為維護集團利益漠視民意而選擇了林鄭,激起前所未有的民憤,為未來五年種下更惡劣的禍根。習近平是否看得到這樣的危機,筆者暫時未能判斷。

廣告

時至今天,習近平已經穩坐全黨核心大位,在國際上有頭有面,舉足輕重。他要保持顏面,即使假的也要用真的來包裝,選舉要做得風風光光,禁止下屬搞得太醜陋難看。那些「與中央對着幹」,「有兩個中央」,「習系江系決鬥」等評論是相當過時了。

二。「曾俊華現象」是最值得研究的題目。我欣賞曾俊華沉藏不露,迎難而上的風範,喜歡他幽默寛容,平易近人的性格。他真誠回應了溫和中產階層休養生息的訴求,憑個人魅力,以信任,團結,希望的信念感動了千千萬萬支持者。一時間,薯粉,薯仔出現在每個角落,忽然間,黃藍綠色彩共聚一堂,實在是一幅奇景。曾俊華那裏是甚麼lesser evil,他心內存有普世價值,他的民主思想比那些自稱民主派的人更加深刻。

廣告

挾高民望參選的曾俊華可說是帶領一隊遽然興起的異軍,無意中創造出一條展示可能有效的中間第三條路。它不同於傳統的議會鬥爭,街頭鬥爭,是在一國兩制緊箍咒的現實下可以一試的方向。如果曾俊華願意繼續服務社會,我建議港人推舉他為民間特首,組織民間團結內閣,成立民間政府,授權他們代表民間監督林鄭政府,並與中央溝通談判。這個政府採用曾俊華諳熟的中國功夫以柔克剛,以退為進的招式或用中國舞欲前先後,欲左先右,云手之圓,跑圓場之穩與定的步法去與中共週旋,與議會鬥爭,街頭鬥爭拍住上,闖出另一番新局面。

三。林鄭月娥實在是一個政治侏儒,一個沒有自知之明的傻瓜。她自己宣稱:「延續梁振英路線」和「唯恐中央不任命而出來參選」這兩點,正正是梁振英為她設下的陷阱,她跌進陷阱,作繭自縛,坐實了撕裂2。0的標籤而不能自拔。她說要修補撕裂,解開鬱結,當選後步步為營,小心言行,力圖擺脫這個陷阱,可惜「佔中九人被起訴」及「TSA考試」兩事說明,她修補的意願己經被剝奪。

林鄭不是共產黨員,中共將如何領導這個非黨員特首?有兩個可能性。一個是曾鈺成智庫提出的「由中央政府委派行政長官政治顧問」,一個是梁振英的插手。中國憲法序言:「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是中國人民愛國統一戰綫組織」由中共統戰部領導。所以這個組織專門收羅的是統戰對像,梁振英調任全國政協副主席是去做統戰工作,不過是一種補償並非升職,我認為也是防止他繼續插手香港事務的措施。事情正在發展,梁振英最終能否玩弄「普京遊戲」?拭目以待。

舊約聖經記述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經歷了四十年曠野飄流才能渡過約但河,抵達天父耶和華應許的流奶與蜜之地——迦南。香港追求民主之路也不會超離這個天意。

2017年4月1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