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獨立可行嗎?

2016/9/19 — 15:31

【文:王一一飛】

近日,細看了《學苑》2016年8月號的兩篇文章: 《歩向滅亡的帝國》和《撥亂反正香港解殖-香港談獨立的條件》。前者指中國崩潰(支爆)會成為香港獨立的條件,後者指香港在經濟、食水資源方面有獨立條件,更指中國會因懼怕國際壓力而不敢進行軍事鎮壓和經濟制裁。本文章希望就這兩方面進行探討,摸索香港獨立的可行性。

1. 中國崩潰論

廣告

《歩向滅亡的帝國》(下稱《歩》)當中談到中國專制政權將歩向滅亡,有助香港邁向獨立。當中直指中國正面對嚴重政治體制問題、貪污問題、經濟增長下滑問題。由於中國崩潰,香港可以利用這一機會,脫離中國獨立。不過,在筆者眼中,這一說法卻未能成功論證香港獨立的可行性。中國未來的發展充滿變數,難以簡單預言中國未來。

《歩》指中國不會成功改革,因而崩潰,崩潰就可以令香港獨立。不過,崩潰未必一定有利港獨。假如中國崩潰和前蘇聯崩潰相同,由開明的領導人給予衛星國自主發展權(在強烈中國民族主義下,這一點可能性不大),香港的確有獨立的可能。不過,如果中國獨裁者倒台後社會大亂,未必會有利港獨。中國政府倒台,可能會像敍利亞一樣進入內戰,像當年袁世凱倒台後發生軍閥混戰。在全國兵荒馬亂下,弱少的香港恐怕都難獨善其身,容易受戰亂威脅。

廣告

事實上,《歩》假設中國不會成功改革,卻漠視了中國渡過政經難關的可能。若果中國渡過政經難關,香港就不能依賴「支爆」獨立。《歩》指威權統治不會有利長期經濟發展,卻漠視了「星加坡模式」。中國政府可能會像新加坡一樣,既維持專制統治,同時持續經濟發展。當然,若中國經濟持續發展,也有可能在社會壓力下出現變革。根據政治學者亨廷頓的《第三波:20世纪后期民主化浪潮》,經濟發展後,渴望穩定和平建立民主的中產階層成為主流,教育程度提升將令民權意識上升,將有利專制國家過渡為民主國家。城鎮化、社交媒體、交通發展將令集體行動成為可能,令政權有更大壓力。因此,中國未必一定會崩潰,反而有可能持續經濟發展,歩向民主或星加坡模式。若果是這樣,香港獨立就會比登天更難。

可見,《歩》指中國不會成功改革,因而崩潰,崩潰就可以令香港獨立,只是中國、香港未來的其中一個可能性。中國更有可能不會崩潰,更有可能在崩潰後波及香港政局。中國崩潰論難以完全預言未來可能性,更反映香港獨立不是我們想像中那麼容易。

2. 香港獨立條件

《撥亂反正香港解殖-香港談獨立的條件》(下稱《撥》)指香港在經濟、食水資源方面有獨立條件,更指中國會因懼怕國際壓力而不敢進行軍事鎮壓和經濟制裁。不過,在筆者眼中,《撥》未有說服大眾香港真的具備獨立的條件,因而不太具說服力。

《撥》指中國會因懼怕國際壓力而不敢進行軍事鎮壓和經濟制裁。《撥》指國際抵制、干預、制裁會令中國不敢暴力鎮壓香港獨立運動。因此,假如香港獨立,六四、布拉格之春不會在香港重演。不過,中共重視民族主義、國家統一,中國政府也有可能不惜代價打擊港獨,甚至重演六四都在所不惜。事實上,中國有機會不理會輕微經濟損失、國際指罵,仍有很大可能派軍阻止港獨。即使在經濟全球化、互相依賴的今天,俄羅斯都可以不理會歐美經濟制裁、國際責罵,進軍克里米亞和烏克蘭東部。俄羅斯為保持地緣戰略優勢(防止北約東擴),承擔經濟制裁和國際指罵後果,更可見中國很大可能不會因經濟制裁和國際指罵而不派軍阻止香港獨立、不進行經濟制裁。

《撥》指香港在食水資源方面可以自給自足。香港大米、糧食可以由海外進口,不需要靠中國,香港可以仿照星加坡,用海水化淡技術克服水資源問題。本文不反對香港可以水資源自給自足、糧食海外進口的說法。不過,若果中國政府進行經濟制裁,海、陸、空封鎖香港,香港就難以從海外進口糧食。糧食短缺、糧價高脤,更可能會令民生困苦。

《撥》指香港對中國經濟發展異常重要,因而不會阻止香港獨立。《撥》當中指香港有法治、資訊流通,是中國重大的金融中心。中國不會冒險消滅香港經濟地位。不過,筆者很懷疑中國能夠承擔如此大的損失,也願意付出經濟代價派軍保障中國國家完整。

因此,《撥》高估中國政府阻止香港獨立所需的代價,低估中國政府阻止獨立的決心和承擔代價的能力,更低估香港獨立要付出的代價。《撥》的說法不能令人信服。

3. 結論

因此,至今為止,香港獨立仍是困難重重的一件大工程,可行性很低。事實上,筆者不反對香港獨立這一問題上的討論。不過,香港獨立涉及一個社會的全面大改造,會改變香港前途。因此,對前途的考慮,冒必謹慎小心,不能出差錯。若果港獨支持者要說服大多數人支持,恐怕仍需要更多研究、努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