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獨立與民主中國真的有甚麼衝突嗎?

2018/6/4 — 13:56

天安門廣場升旗禮(資料圖片)

天安門廣場升旗禮(資料圖片)

現在說建立民主中國,一無進展,很多人都說堅持下去,堅持下去是為了甚麼?有少數人承認「根本不會成功」,剩下的人應該是「時機來了就會成功」吧?

那麼,民主中國的希望,自然就是專制中國的不穩甚至結束。那麼,無論如何,就是代表專制中國被證明喪失了控制能力,至少代表北京政府失去了控制香港的能力。

這應該就是「民主中國」所期待的機會,但是,一旦發生這樣的事情,也同樣使香港獨立立即變得可行。這其實是最現實的情況,就是香港繼續依他本來的形式運作,但是北京失去了指揮香港的能力。這應該是專制中國崩壞或者瓦解時,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

廣告

這其實很像二千多年前,秦朝崩潰的時候,失去了指揮南越趙佗的能力,而趙佗在失去指揮的一瞬間,已是 De Facto 的獨立。因為他已有能力和責任去指揮自己相關的一切事情。

故此,香港獨立並非如大家想像的那麼不可能,甚至香港獨立與香港是否想獨立無關。因為香港會在北京政府失去控制能力時「被獨立」,他並不是主動追求的結果,而是北京運作出現問題,而香港還是能運作的自然演化。

廣告

反對香港獨立,是因為害怕打開心裡的潘朵拉盒子,不願想像這個情況的發生。但這個情況其實會非常合理地發生,就像蘇聯結束的時候,各加盟國相繼獨立,剩下的民主俄羅斯加上大量獨立國家。

那他們的錯誤,就是沒有認真想像過,民主中國建立時,應該會發生甚麼事,如果沒想像過,那麼說他們追求民主中國,這件事我就無法予以認同。或者說,反對民主中國的人反而有想清楚,民主中國的建立會伴隨分裂是合理結果,他們因為反對分裂而支持專制,事實上言行合一。但支持民主的人,則避開這個可能性。

就像被養的狗,如果主人死了,牠就會變成野狗,或者說,他沒有選擇,必須當野狗生存下去。又或者像創業者,當你沒有了僱主你卻想在經濟上生存時,你就會變成新的老闆。

香港獨立的時候,不太會是民主,也不會是一個真的能自理的政府,他大概會繼續維持像現在的運作:一個殘廢的議會,一個其實沒甚麼自身立場的行政機關,對於外交與長遠規劃欠缺動力和想法,一個純粹失去了宗主國的殖民地政府。

領導者應該會繼續是特首,但是他根本沒想過要怎樣領導,甚至看不到沒有北京統治之下的未來。議會會民主化嗎?

不知道,但民主化也沒有用,因為大部份議員,一部份只會死撐北京政府,另一部份甚麼都反對,沒甚麼人講得出未來香港要怎樣保障自己。 這個議會的廢物性會浮現出來,你會發覺裡面其實只有奴才或壓力團體,沒有執政者。

但不論你主動追求獨立,還是被獨立,你都是被捲入國際外交,要歸邊站隊,以及地緣政治的博奕,而香港則會在一個完全沒 ready 的狀態被獨立。

今天香港民主運動的亂象,以及無力,可以說是一次演練。面對 2017 年被走數的雙普選,民主派沒有對策,同樣地,香港被獨立的一瞬間,整個香港政壇都會等運到,不論你同不同意,有沒有想過香港獨立。

專制中國一旦崩壞,香港的獨立其實是不可避免,那時香港就需要一個明白世界已經不同,要重整一切策略,自立自強的領導者。

至少他會主動找一些盟友來保障,至少他會主動去處理水和能源的問題,至少他會去僱用一支傭兵或武裝起軍警保護香港,至少他會明白要怎樣處理可能湧入的難民,至少他要明白怎樣盡可能防止或延遲可能在北方地區發生的戰爭,波及香港。你需要的是這麼強大的行動力與危機意識的領導者,養尊處優行動緩慢的官僚,絕不適合。

而且之後是否有民主中國呢?這是沒有保證的,如果你連在大亂時期,讓香港維持正常運作合理生存都做不到,那麼在專制中國崩壞後,重新以民主的方式統一中國,應該是你能力以外的事情。

況且,一個號稱民主中國的東西建立了,香港是否要加入呢?這又是另一個問題,你怎知道這民主中國,是敵是友?

所以很多人期望的是,一旦這情況發生,香港會成為美國或英國的保護地,單純就是覺得自己根本不想,亦沒有能力,亦不相信其他香港人有能力,去處理這問題,便想把這件事完全丟給美國佬,期望美軍登陸維持所有秩序。

但就算如此,香港人還是要有一個足夠智慧明白自己立場的談判代表,而這大概不會是那個其實只是聽命官僚的特首。而最有可能的,我不覺得是任何政府、任何政黨,反而是李嘉誠,如果他還在生的話,國際經濟霸權,就是香港的實際權力。

去到明白這點時,其實你會發覺,假設民主中國運動存在,而且真的有可能走向成功時,香港獨立會作為副作用而發生。而香港獨立本來就是一個你必須認真去想的問題,因為他是真的會出現的,不管你是否有為他準備過及準備好。

我不是學者而是創業者,學者談民主中國,心裡想的怎樣完成那個「暴政必亡」、「專制將會倒下」的預言。但我在意的是,哪天暴政真的亡,專制真的倒下之後,大家要怎樣辦?生命會找到出路,對,但過程會比你們想像中的困難與殘暴。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