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發生乜野事?

2016/2/15 — 15:23

大年初一晚上,旺角街頭發生多場警民對峙,多人受傷、被捕。

大年初一晚上,旺角街頭發生多場警民對峙,多人受傷、被捕。

【文:Y.t. Chan】

【魚蛋革了甚麼命?】

年初一晚警民衝突,有人稱為魚蛋革命,武力抗爭正式登場。事後,多間大學學生會及青年團體發聲明撐抗爭者,譴責政府不知悔改,警方無理打壓。

廣告

689肆虐,市民已忍無可忍。和平非暴力的抗爭,中共和港府全不放在眼內,使不少人---特別是對前途感絕望的年輕人---有了必須將抗爭升級的覺悟。初一的街頭抗爭,早晚發生,網上聲援者眾,一時間,世界彷彿變了樣。我認識很多對689極度不滿、政治上頗活躍的朋友,當中有教師、學生、資深和年輕的組織者等等,佢地對於時局突變,感到非常愕然,完全不知怎應對。將有民眾武力抗爭,是共識,但理應發生在經濟災難時,為何是現在? 我同佢地講,政治關口的突破時刻總是突如其來,群眾激情一經燃點,爆發,是無可抑止,無得按計劃看時機的。但佢地跟住問,咁拋個身出來的人,究竟以乜野作為佢地抗爭的目標或理想呢?

廣告

這問題我真係答唔到,亦見不到各大學生會和網上勇武派的意見領袖有言明。如果所謂魚蛋革命,主要甚至唯一要做的只是革走非暴力抗爭,奮戰目標卻曖昧含糊,莫說政治冷感的市民,就是撐和平佔中的黃絲,都唔支持得落手。心裡諒解是一回事,但可以點樣說服其他人撐,甚或加入武力抗爭先重要。單靠數中共和689的不是,否定所謂和理非非,訴諸人的抗爭本能,只能令少數人在一段短時間內爆發不尋常的政治能量,其他人即使不譴責,都無法認同抗爭者的行為代表公義,對社會整體利大於弊。

【動武的潘朵拉盒子】

香港是法治社會,法治精神體現在暴力使用的正當性上。689是PK,玩弄權術到癲,但對好多人來說,這並非武力抗爭的充分理由。大家還是活在一個治安良好、相對安全的社會,遇意外還是會報警求助。佢地心理上處於一個掙扎和拉扯的狀態。其他向政府施壓的方法統統試過但無用,但撐武力抗爭咩,即打開潘朵拉盒子,使動武普及化,社會的穩定性和安全感將嚴重受損,點取捨至好? 妳/你大可鬧佢地港豬,被溫水煮蛙唔識死,但一般人就是咁諗野:個社會真係未差到要孤注一擲喎,況且我地真係唔知D友仔想點? 係咪純粹發洩不滿咋? 咁同黑社會感到被欺負而吹雞向對家報復有何分別?

我想,呢D人未必受過嚴格的思考訓練,唔識得拋公共及個人理性呢D詞,但佢地一樣有哲學的直覺。佢地知道個個人都話自己做既野有道理,係岩既,但在一個法治社會,未陷入無政府狀態,始終有一套成文的規章要守,每個人的權利和自由多少受限制。要犯規,影響到大多數人,咁至少要有一套使其他人信服的道德理由。

公民抗命的理論便是最好例子。咁武力抗爭呢? 假如只係訴諸人的憤怒和憎恨,未免私怨味道太濃。在抗爭者眼中覺得生死攸關的公共訴求,無法被其他人理解為有全民一起咁做的迫切性和必要性,只是抗爭者自己覺得非如此不可,咁係好容易令人覺得是一班不法之徒基於自身利益做D破壞社會安寧的事。將自己看成含冤莫白的苦主,將不同意自己的人一律貶成老頑固和自私鬼,不是人就是鬼,迫中間派一定要認同自己,咁根本就是用緊中共搞鬥爭的那一套。但凡有錯,都是其他人的錯,咁樣係無助互相溝通和諒解,更不要說曉之以理,成功獲取更多人的支持和認同,壯大反抗陣營的整體力量。

【武力抗爭的算盤怎樣打?】

目標不明的另一個大問題,係我地無法評估和衡量抗爭的效果,調整策略。對抗爭者本身來說,固然很容易陷入迷失和自我否定的境地,對普通市民來說更甚。有不少人注重實效多於原則,武力又好,非暴力又好,都是手段,最緊要有效。但去到呢刻,武力抗爭所為何事仲係不清不楚,咁下次仲開唔開打? 打來為乜? 在乜情況下先會收手或者退一步? 如果真係有人咁犧牲,到底佢係為乜而做烈士? 為了令689下台? 值得嗎? 為了爭取民主? 這兩個字似乎很少在撐武力抗爭者口中出現,鬧泛民,踩和理非非就多。那是不是為了本土建國? 至今又不見勇武派打著爭取港獨的旗幟站出來。從抗爭者的角度來說,最合理的解釋似乎是宣示新時代來臨。「我們可以」的亢奮,「我們憤怒」的激情,一次性宣洩出來,從此我們變得不一樣---我們是守衛香港的義士!

政治需要激情,但同樣需要對激情的駕馭---否則就變了文革---是故追求目標和論述才如此重要。如今的情況尷尬在689完全不當武力抗爭是一回事,甚至好像正中下懷,中共趁勢將之定性為分離主義活動。中共需要敵人,製造共仇敵愾,以紓解內部矛盾。香港人對民主的訴求多年未變,佔領道德高地,在世界政治舞台一直矮化中共的國際形象,對中國內部的異見人士亦發揮教化和感召作用(這是從客觀效果上來看,而非出於建設民主中國的意圖)。現在中共正好順水推舟,污名化香港人的政治理想和熱情。原本理論上,武力抗爭有增加管治者成本,迫其妥協的效果,現在見不到,還有可能弄巧成拙。換言之,不希望像雨傘運動那樣無功而還,不希望被起訴的抗爭者白白承受牢獄之災,行動必須再升級,製造社會更大的動盪,否則,便沒籌碼迫中共讓步,更不要說讓香港人有真正的自治。但可以怎樣升級呢?

【旺角衝突的時機問題】

即使是罷工,罷課,都得不到多少人嚮應,現在要召喚數千,甚至數萬人出來武力抗爭,甘冒坐牢、受傷及捨身之險,更加沒可能---除非經濟崩潰,樓市墮入跌市的深淵,大量市民連生存都成問題,被迫得發瘋,才會不顧一切拋頭顱灑熱血。所以從時機上來說,旺角一役相當不理想。很多年青人看不到未來,但仍有工做,仍有來自家庭或社會的支援,縱有不滿,仍是留在網上宣洩居多。武力抗爭的門檻太高,未去到一無所有的地步,單憑信念或憤慨,很少人有勇氣嘗試。很多人唯有寄望所謂的「支爆」,中國經濟崩潰,民不聊生而發生內亂,締造香港脫離中共魔掌的時機。

國際知名學者孔誥烽教授(註一)便經常在其面書貼文,宣揚「支爆」將臨的信息。無奈他從來沒有具體預測過「支爆」何時到來,這論調亦提出了一段時間,換言之,這是一個無法檢驗真偽的斷言,和預言末日即將降臨的宗教家相似。我這樣說,不是否定中國深陷經濟危機,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我期望的只是有超凡識見的人可以客觀和公允地評論港事,指點大家迷津。譬如說,就算「支爆」,怎樣避免中共扣香港人一頂港獨的帽子,製造虛假的敵人,反過來利用抗爭者的激烈行為去合理化自己出重手打壓,轉移國人不滿政府的視線,並有大條道理堵住其他國家的嘴巴?歷史是飄忽而吊詭的,一心和中共對著幹,但客觀效果上反而幫對方一大把,並非罕見。可惜,至今為止,面書上所見,大多是煽風點火的言辭,而非教群眾正視問題根源的灼見。

【港獨的唯一機會】

無法以武制暴,又無法將行動升級,武力抗爭的光環很快消失。勇武派的算盤是製造亂局,越亂越好。作為理論導師,孔教授不止一次表示,像0371和反國教,之所以取得成果,在於這些民間抗爭將香港推向一個極不穩定的地步,中共和香港的權貴無法掌握全局,擔心有預測不到的變數,影響自身利益,只好讓步。基於此策略分析,傳統組織者(所謂左膠) 那種有一個核心(所謂大台)、高度駕馭群眾,提防出亂子的抗爭方式必須摒棄,取而代之是去中心化、有阿爾蓋達細胞組織的機動性、不囿於和平抗爭的自發人士。恰巧過去幾年智能手機大普及,網媒興起,正好配合這種表面上無大台,但有潛在大佬,出入於虛擬與真實世界的新型抗爭。由一群網絡意見領袖充當大腦,既可統一戰線和戰術,擬定批鬥對象,集中火力攻擊,壟斷網絡世界的意見市場,在有需要時又可和盟友切割,避免攬炒,止蝕離場避一避鋒頭。

過去幾年,所謂左膠持續遭人有計劃地針對和打擊,退出社運舞台的中心位置。勇武派乘勢坐大,城邦自治和本土建國的論述充斥網絡,有政治關懷的年青一代很受落。這股特色在排外,在踩低別人來抬高自己,對真正問題不求甚解的思潮,成為勇武抗爭的理論憑據。經過多時醞釀,終開花結果。從政治鬥爭---香港人很少意識到範式已轉移,由社會運動變成政治鬥爭的角力場---的角度來說,旺角黑夜只是小試牛刀,作為一次相對小型的失控社會事件的演習。只要出現「支爆」,或其他足以動員大批人衝上街大幹一番的誘因,大龍鳳就會在香港上演。這便有兩個可能:

(一) 中共基於現實考慮,接納香港抗爭者的政治訴求;

(二) 中共武力鎮壓,釀成重大死傷。

第二個可能,在極少數爭取港獨的人眼中,是一個契機。只要香港血流成河,外國勢力基於人道立場便有可能介入,港獨派便有機會以香港民族之名宣布獨立。對無法建軍的分離主義者來說,這恐怕是唯一能爭取成功的機會。在大事未成之前,他們和其他勇武派目標相近,所以經常站在同一陣線線,裡應外合。本土派亦經常給人有暗裡推動港獨的色彩。

【會傷及無辜的武裝雞蛋】

或許我太天真,我無法認同輕視人命的政治鬥爭方式。是,要和世上其中一個最霸道的國家對抗,若拘泥於維護道義與尊嚴,類同自縛手腳。要增加勝算,須不擇手段,而一些污糟邋遢的工作始終要有人做。所以,不認同是一件事,那些燃燒生命,全力推動勇武抗爭的網絡紅人及意見領袖,其實也不容易做,教人寫個「服」字。但服歸服,眼見越來越多人被一堆歪理蒙蔽理智,作為一個關心社會的人,不能不出聲。譬如港大學生會說「永遠站在反抗者一方」,浸大學生會說「政府一寸一分的打壓,示威者定必十倍奉還」,中大學生會2號候選內閣星火說「街頭一夜烽火,點燃港人勇武時代」,青年新政說「我們要以各種必要的方式捍衛我們唯一的家-香港」,究竟這些強調勇武的人,有否認真思考過所謂新時代,究竟有沒有一套相應的、全新的道德操守法則?

要知道雞蛋武裝了,即使仍是雞蛋,但已變成會傷及無辜的雞蛋。所謂勇武時代,崇尚命運自主,一批血氣方剛而鬥爭欠分寸的年輕人,在網媒意見領袖推波助瀾下,忍不住會跑到最前線,和國家機器硬撼。意見領袖是不會上戰場的,將帥當然要留在大後方運籌帷幄,埋身肉搏打真軍由士兵來做。咁士兵從哪裡來? 當網上輿論被勇武派控制,而年輕人又主要從網上接收資訊,久而久之,就會被「洗腦」,再將有關觀點無限複製及傳播開去,向眾人植入有需要時武力抗爭的思想基因。勇武變成光環,是年青人的共同語言。稍為認真思考問題,挑戰一下勇武係乜,就被批鬥為左膠。大家要型,唔好7,唔好被人笑,就養成不肯深思熟慮,由網絡紅人替自己諗問題的習慣。這些勇武的群眾,和警察執行任務只須聽命上級差不多,就是兵的主要來源。勇武派的大佬無須規定這些兵甚麼時候做甚麼行動。這些兵是有自主意識的細胞組織,當外在環境有足夠刺激,點著佢地心中的炸彈,就會爆炸,還會認為一切由自己決定和負責。誰知所謂的自主意識,一早被人做了這麼多手腳。

【恐怖襲擊是勇武抗爭的下一步?】

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意見領袖理應感內疚,但在「命運自主」的掩護下,這不是一個重要問題。打仗就是要有犧牲,左膠抗爭多年,苦無突破,就是因為有太多無謂的思想包袱,被中共睇通睇透,惡不出樣。要對當權者構成真正壓力,從戰略需要的角度出發,勇武派的見解不無道理。奈何中共不賣賬,亦不見得畏懼妳/你動真格。武力抗爭的路很快就去到進退維谷的境地。

勇武抗爭者,在本質上和非暴力的抗爭者截然不同,佢地同時是會施以襲擊的人。咁佢地到底有沒有底線的呢? 在政治鬥爭的新範式下,毋須守社會運動的道德倫理,為了反抗暴政,抗爭者能不能挾持或殺害警察? 旺角衝突,有記者遭抗爭者襲擊,事後還得到網上意見領袖的肯定。這個是否武力抗爭所容許,所鼓吹的事? 在「戰爭」時期,對藍絲這些港奸行施刑,殺一儆百又是否容許?假如正面硬碰不成,改為恐怖襲擊,放炸彈或縱火等等又行不行? 反正要更多人加入反政府陣營,訴諸武力,經濟必須衰到貼地,打城市遊擊戰有助加快PK的過程,有無辜市民犧牲是任何戰爭所無法避免的---支持武力抗爭者,認不認同這套恐襲者合理化自己所作所為的邏輯?

【星星之火有可能引火自焚】

支持勇武的年輕人,特別是各大學學生會,實在有必要向公眾解釋,一個隨時會殺人放火的反抗者,妳/你們還會不會支持? 妳/你們要壯大支持者的陣營,就必須設法說服一直主張和平的大多數市民;何況,妳/你們的抗爭行動被中共定性為分離主義,很多政治冷感或中立的市民,在毫無心理準備之下,被迫坐在同一條船,承受中共加快箝制香港,加劇打壓的代價。有人會反駁,銅鑼灣書店事件不是充分說明中共無法無天嗎? 現在情況已足夠惡劣,港豬還裝睡,我們為甚麼還要理佢地? 持此論調者或許極少留意中國如何加害異見人士。以中共的標準來說,佢地對香港的異議者已相當寬容----這樣說不是要表揚佢地。剛剛相反,我是想指出中共最終要全面赤化香港,和大陸看齊。

全面赤化的過程還有很多關口要過,中共以往煮蛙用的溫水加熱得較慢,689上台後加快了很多。我們不會坐以待斃,問題是,面對政府的強權,點樣反抗才對大多數人有利。所謂武力抗爭只是其中一個選項,反效果已開始浮現,不贅。和平非暴力的抗爭同樣無法令中共屈服,但佢道德感召既威力確實有拖慢赤化的功效。何況,同樣等「支爆」帶來變數,拖延戰術不代表消極,武力抗爭亦非想象中那樣進取。那麼,除了二揀一,前者和後者是否可以並存,又怎樣並存,方產生正面的化學作用,這至少是黃絲值得深思下去的問題。前提是,勇武抗爭的支持者願意拋下成見,不再聽網絡紅人的一面之辭,開始認真思考,嘗試和不同立場和價值觀的人士交流。事實上,勇武派也有道義上的責任跟其他人解釋清楚,除非在妳/你們眼中,意見不合者都是不用理會的港豬。但如此一來,所謂勇武人士,到底有多真心尊重民主及其背後的精神,頓成疑問。

最後,我必須指出,我不是要道德譴責任何人,我只是將我一直以來的觀察和想法整理出來。我不肯定我的分析有多準,但不少人對香港近年發生的事不明所以,我嘗試以有限的知識和能力,提供一個比較完整的說法,供大家參考。大家無須盡信,要保留起碼的懷疑,這是作為香港公民的質素保證。我的話便說到這裡,今天是人日,祝大家生日快樂。

註一:孔教授在西方學術界被歸類為左翼,久不久有學術論文登在New Left Review. 但在其面書卻積極宣揚本土建國的右翼思想。我雖無法認同他這種倡議,但他身在美國,仍如此關心香港的政治,這一點不是很多學者做得到,值得肯定。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