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的將來ㅤ需要大家同心同德的努力

2019/7/3 — 17:07

7月1日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7月1日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文:范祖德(70 後傳媒人)】

今天(7 月 1 日)我和幾位中大師兄,參加民陣的七一遊行,由維園行到灣仔,會合師弟妹,再去終點。

我們一直行到警察總部,著師弟妹繼續去遮打道終點,我和兩位聯合書院師兄,改變計劃,在軍器廠街右轉,直接趕去正處於對峙狀態的立法會。

廣告

我們很擔心,年輕示威者衝擊立法會,我們時常都自責,如果 80、90 年代時,我們有現在年輕人的勇氣,有百萬人上街反對回歸。雖然,我們不知道歷史會否改變,但,至少,我們真的明顯未有盡全責,令下一代可以有更免於恐懼的自由的環境。

整個六月,我們沒有缺席多次全民遊行,我們一直也自責,虧負了下一代,在目前艱難的時刻,要由他們來承擔更大的責任。

廣告

我們離開金鐘的路上,很詫異,知道立法會居然失守,完全摸不着頭腦。

香港警方在九點莫名其妙的棄守,令年輕人可以長驅直進,在立法會內,盡情地發洩,成為真正的破壞者。

令到情況的失控,我們非常擔心。

凌晨一直在看電視直播,很擔心出現流血事件,這份忐忑的感覺,非常像 30 年前,那個 6 月的晚上。

出人意料,昨晚半夜,亞洲最佳的警察的專業度突然又回來了。

剛剛在 3 小時前棄守而逃的香港警察,在凌晨 12 點又突然進退有度,沒有使用過分武力,也顧及在場記者的安全,在零傷亡下收復立法会。

我不知道,民意會否就此逆轉,但相信至少可令已灰頭土臉的香港警方可以重拾顏臉,也會令年輕人更易負上「暴徒」的惡名。

近期,很多認識的人(我沒有資格和他們做朋友),即使在 6.12 中信大廈事件及種種香港警方濫用暴力的視頻流出下,仍然口口聲聲支持濫權的警察。根據我對這班人的了解,經昨天一役,相信他們更可以振振有詞,高度讚揚警方,及指責年輕人是暴徒。

對於抗爭者衝擊立會,我不贊成,不會支持,但絕對可以理解。

我們可以說,他們的行為確是不聰明,但撫心自問,誰有資格苛責一個絕望的青年,做出任何愚蠢行為?

他們血氣方剛,沉不住氣,會砸會鬧,是不聰明,正等如,自殺也是蠢,但我們也不忍心苛責萬念俱灰的人,極其量,只能勸說:留下有用之身,做有用的事。

他們明知今天立會內沒有官員、建制派議員,沒有需要阻止的會議在召開中,也明知會被打被拘捕,明知有刑責,也要洩憤,也要不惜以生命以前同前途對社會及這個政治生態,作出最大的控訴。

當我們在 Now TV 見到年青人在回答立法會議員毛孟靜勸他珍惜前途時,所表現出的無奈及絕望,很難不惻惻然。

在當權者的冷漠(林鄭直至到昨晩,也拒絕和,曾在過去四星期發動三次大型示威,涉及人次超過 350 萬人的民陣及,一直在協調示威者的泛民見面,這種是何等的傲慢嘴面?);在已有三條寶貴年輕同行者犧牲了性命下。他們透過破壞行徑的控訴,真的很難理解嗎?

何況,如果因為昨晚的事情,將所有責任矛頭指向年輕人,而對敢以生命和前途去破壞立法會的青年,一直以來的訴求置諸不理;對自殺的三條年輕生命,無動於衷。對動粗打人的黑警和「黑社會作風」的藍絲,視若無睹。即使指責年輕人的說話可以句句在理,也難免太麻木不仁。

每個人都需要為自己犯過的錯負責,不只年輕人,當權者的漠視民意及執法者的知法犯法,更值得嚴肅處理。

希望大家平平安安,一直安好。香港的將來是需要大家同心同德的努力。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