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的死結 — 是政府失去了情感

2019/7/4 — 18:54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一、大人標榜「和理非」造成盲點?

其實不只林鄭被批評是一位沒有情感的香港人母親,其司局長、建制派議員,甚至泛民議員及一眾新冒起的年輕政治人物都缺乏了專業傳訊上必不可少的元素,那就是情感。

如果硬要將情感翻譯成政治用語,大概類似「政治魅力」。而香港的困局,在於有頭有面的人,無論那個陣型,都決乏政治魅力。

廣告

林鄭好打得,是理性的執行效率。但領袖沒有魅力,很難服眾。而口說真誠道歉,表情卻受廣泛批評,說明恰當的情感也欠奉。而近期唯一流露情感的畫面,是在電視上流淚,但卻情感空洞無內涵,這滴淚或許能感動部分原來的支持者,但卻加深了反對人士的疏離感,傳播效果截然相反。

這可能是傳統公務員訓練的成果,也可能是香港主流聲音(即是年輕人口中的「大人」)長期標榜「和平、理性、非暴力」而造成的溝通盲點。

廣告

二、情感才是更有效的傳播訊息!

一眾「激進」的年輕人,一直真情流露地參與這場運動,慢慢打動了政治光譜上不同立場的人士。動人的場面很多,電台早上節目重播「夾走四義士」的聲音訪問,便是其中之一。

而這些情感豐富的新聞,加起來打了一記輿論勝仗。電台節目 phone-in,不但沒有雙方陣營都預期的一面倒批評破壞違法行為,據粗略統計體諒認同的人數更佔多數。

更重要的,是他們以「絕望」的情感傳遞了一個重要訊息:他們完全知道後果,但為何還選擇這樣做?

這個訊息不但成為外國媒體報導的焦點,也成功爭取了大律師公會、科大校長、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等較中立甚至偏建制聲音的回應,同樣要求政府反思為何年輕人明知犯法而為之。

這也是這次行動最成功的地方,我相信再有三百萬人遊行也沒有這樣的傳訊效果。

而這次衝入立法會贏得輿論支持,是單一情感,而不是單一理性論點。

三、情感訊息,是千百個理性訊息的總和

商業廣告,很多時以情感先行,所以花很多時間說故事,為品牌定下精準的語調和風格(tone and manner),是因為經驗證明這是最有效的宣傳方法。

所有消費者的購買決定,從來不會純理性。對一個品牌或產品的感性認知,往往是決定性因素。反而,理性的賣點(reason to believe)只起推波助瀾的作用。因此知名品牌才有價值,「中國製造」的標籤才有破壞力,這都是情感反射。

當然,情感也有不同角度和深度。撐警集會人士,在新聞片段也是一種情感的展現。情感可以是衝動性的(impulsive),也可以是蘊含深層價值的(insightful)。

超市的減價廣告,很多時是刺激消費者的衝動情感; Nike「Just do it」的品牌形象廣告,則是經典的案例,成功鈎起消費者的潛在情感,並將相同的信念與品牌掛勾,因而產生好感。

年輕人的「絕望」,正正是總結了千萬個理性的訊息後的情感表達,富有深層的價值。認真理解這份情感背後信念的人都明白,不是三兩句「溝通不足」、「受人指使」、「要冷靜溝通」就能解釋和將情感化解,反而這些對情感背後價值如此無知的解讀,就只會進一步加深疏離感。

事實上,政府進行溝通的難度,正正是這種社會價值的衝突。「溝通不足」不知是說給誰聽的,現在反對的人士,往往都是那些認識這件事情越多的人。而經常在中國工作和生活的人,更沒有幫政府辯護,反而成為反對派的最強解說員。他們很多不方便出面,但不足一天眾籌了近 700 萬元在全球刊登 G20 撐香港的廣告,相信這些「不方便出面」的人也貢獻不少。

四、反覆「譴責」,是對誰說的?

年輕人所展示的情感,未必經過精密計算,他們也不是廣告傳播的專家,但從心出發,卻成功感動很多人。這一點,不但成功爭取美國總統和英國首相明確發聲,更突顯了建制一方在與公眾溝通一環的嚴重不足。

連讀廣告學的一年級生也知道,要成功遊說目標觀眾,「新鮮感」與「共鳴感」是基本元素。(〈以人民鬥人民〉一文也曾討論)

萬人空巷的遊行畫面,已不再有新鮮感。連 CNN 直播時的駐港新聞記者,也表示在立法會議事廳中央做直播是從沒想像過。

相反,政府與建制議員,就只會反覆發出譴責聲明,「譴責」這詞在六月出現過多少次相信已經無法統計。這些聲明,效果就只是純粹表態,對雙方陣營都沒有效果。如果電視台播錯了兩星期前的聲明片段,相信都沒有人會察覺。

有頭有面的人,如果未認清事實而猜測示威者受人指使,背後有勢力支持,如事實並非如此,就只會不斷加強他們的疏離感。這些說法或可鞏固支持者,但在撕裂情況下,負面效果遠大於正面。

而政府官員每次見記者,幾乎都會加深反對人士的怒氣和疏離感,這是難以想像的。

在立場南轅北轍的情況下,雖然很難製造「共鳴感」。但即使不同意立場,連對年輕人任何行為都沒有丁點「感同身受」或我們叫「同理心」的表現,這很難說是溝通。

這與部分年輕政治人物,在捍衛追求民主時經常向支持建制人士喊「夏蟲豈能語冰」一樣,對說服對方毫無幫助。

近期出現很多相信是年輕人製作,針對親建制支持者的 Facebook 專頁,也用上能引起年長親友共鳴的文字和長輩圖作宣傳,效果相當不錯。連年輕人也懂得這樣與長輩溝通,為什麼更有溝通經驗,身邊充滿專業傳播人員的團隊,卻無法說服政府作有效的宣傳?

五、沒有情感,就是傳達負面情感

相反,不只林鄭的「真誠」道歉,就連保安局長李家超的「打工仔」表情,似乎是試圖不傳達任何情感的表現,卻不斷增加受眾的負面情感。

幾位經常出現的官員,理應與民眾維持情感交流,儘管是凌晨四時的記者會,也是鐵板一塊地誦讀譴責聲明,跟白天下午舉行記者會的表現無異,正常有情感的人會這樣的嗎?

題外話,警務處長在記者會上理應保持嚴肅,以維護警隊的專業形象。然而,警務處近期的表現,不論是公布遊行人數的數字,與市民和外國記者的觀感都有巨大落差;加上種種針對反政府人士行為的微細表現的總和,令公眾對其專業形象大打折扣,警隊理應想法修補。

更遑論警務處長的演說技巧和能力,這也許亦總結了香港一直以來的精英培訓,只重理性分析,忽略了情感表達的一環。

除了是演說技巧和身體語言,審美能力和對美學的要求更是廣告界一直垢病香港教育最失敗的地方。可惜,這屆政府官員和議員,連最起碼的政治幽默感都十分貧乏。

六、劉德華做特首,是高效傳播策略

劉德華當年看到演唱會觀眾越過了保安防線,被十多名保安人員施以暴力阻止,他馬上跳下舞台,阻止保安人員。這正是劉德華處理衝突,有血有肉的反應。

他事後接受訪問,沒有發譴責觀眾的聲明,也沒有大肆讚揚保安員謹守崗位。他只叫觀眾「要乖,唔好令自己有危險」,同時感謝保安哥哥幫忙維持跌序。

如果香港的特首能有劉德華那樣一成的表現,相信局面已經不會這樣。

曾陰權在位特首時,被輿論批評不能控制情緒,喜怒太形於色,但卻是香港人最感到是「自己人」的特首。反而自詡是土生土長香港人母親的林鄭,無情的形象與「媽媽」這詞大相逕庭。

要數在香港有演說魅力的政治人物,可能已經要數到「四面受敵」,立法會選舉落敗的黃毓民了。

當年黃毓民的對手曾鈺成,近日接受 Now 新聞訪問,說看到立法會被破壞感動心痛,無論什麼立場的觀眾,看著畫面會同樣感受到他的心痛。這也許也解釋了為何他的畫像最後才被拆下。

這是其他讀稿官員或表現「憤怒」的議員無法適切表達的情感,這亦是當前建制一方在與公眾溝通上出現問題的關鍵。他們唯一能做到的只是不停鞏固原來支持者,但在意見分歧的重大政策上卻會一直加深撕裂。

這樣加深撕裂的溝通,少數派政治人物可以做,但卻是掌權的管治官員和議員絕不能做的事情,香港可悲之處亦在於此。

p.s. 以上純粹從專業市場傳訊的角度作討論,對於政治角力和民眾情緒的問題,懇請政治專家和心理專家為大家拆解。謹願這篇文章不會再加深社會的撕裂,有助修補當前困局。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