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的記者和攝記是世界級 警暴處的記招絕對也是世界級

2019/8/5 — 5:26

香港的記者和攝記是世界級,警暴處的記招絕對也是世界級。

為何可以容讓匪徒強行脫掉少女的內褲並任其私處示眾?這樣「執法」是否合法?是否符合警察的行事守則?

沒有回答。

廣告

在完全沒有警告、完全沒有叫咪、完全舉旗的情況下,可以有警員偷偷從沒有開燈的窗口下向示威者開槍,這個是否合理?這個是否最低武力?

警暴處PPRB呀頭:不清楚實際情況,不回答。

廣告

昨晚旺角清場時,有速龍小隊隊員在追捕不夠示威者的情況下,就氣急敗壞地拿出槍械開槍就射,這個是否警方所謂的最低武力?警察是否在反送中運動中就武器使用的原則作出了更改?

警暴處PPRB呀頭:不清楚實際情況,不回答。

記者在警暴處記者會上不停地追問著這些問題,警暴處都是沒有回答的。

警察是否可以隨意使用槍械,去傷害及企圖謀殺警畜敵視的香港市民?這是很多人心中的問題。

每晚就這樣濫權濫捕,瘋狂開槍,然後就派個乜都唔知既公共關系科出黎鳩噏。

香港警務處是否已經完全不需要面對市民?是否已經完全不需要向自己正在使用的權力、施放的暴力去問責呢?

我想很多香港市民都很想知道的是,香港警察,究竟是否還是香港法律所能夠規範、規管的政府部門。如果是,還何每晚都會上演警畜以槍炮攻擊及企圖謀殺香港市民的情景?究竟有誰可以回答這個問題?

任何人,如果能夠容忍一堆持槍的狂徒在街上叫囂、肆虐和企圖謀殺,又或自己的地位、身份、利益去默許甚至指使這群匪徒繼續肆虐,希望你們不會後悔。

當槍是凌駕法律時,惟一能夠衍生出來的就只有武力和暴力。而且是可以有正當性的暴力。

是你有份容讓香港的執法機關徹徹底底地凌駕香港法律,讓槍大於法的。

所以,希望你們不會後悔,你們今天利用

至於警畜們,只能說,哈哈,你們想憑著槍械和暴力就妄想可以「維持治安」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這不再是一個可以容讓暴力統治的城市了。早再也不是。

原文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