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第一批良心犯?

2017/8/19 — 17:07

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

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

雙學三子被判囚,表態文章鋪天蓋地,判詞全文旋即被轉載,兩個律師會發表聲明,並且引起了所謂的「國際社會」關注。末代港督彭定康聲稱以雙學三子為傲,他們的名字將被牢記;美國《紐約時報》編輯更撰寫公開信,建議諾貝爾和平獎評審委員會考慮提名「雙學三子」,更稱他們是「香港第一批良心犯 (Hong Kong’s first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坦白說,這些所謂的「國際社會」關注,使人感到特別的嘔心。

我明白,這類所謂的「國際社會」關注,對香港的民主運動來說,未必不是壞事。可是,大家不要忘記,在雙學三子被判囚之前數日,東北十三人被囚。他們同樣是青年人,他們同樣是發動公民抗命,他們同樣被控以非法集結罪;他們同樣曾被判社會服務令,並且已完成社會服務令;律政司同是認為他們刑期過輕,決定提出上訴,律政司同樣上訴得直。

值得注意的是,他們被判的刑期,遠重於雙學三子,其中 12 名被告監禁 13 個月,黃根源因為認罪,改判囚8個月。他們也跟雙學三子一樣,判刑後五年內不能參加立法會大選和補選。這十三名被告,同樣有自己的名字,分別是梁曉暘、黃浩銘、劉國樑、梁穎禮、林朗彥、朱偉聰、何潔泓、周豁然、嚴敏華、招顯聰、郭耀昌、黃根源和陳白山。

廣告

雙學三子的名字,會否像肥彭所說一樣,永遠被人牢記,我不太知道。我倒肯定,黃之鋒的名字,將會因為「國際社會」的民主造神運動,而長期被西方媒體提住。至於東北十三人?相信大部分人,包括那些常常在網上表態的泛民 KOL ,都未必記得住他們的名字,更不要說偉大的末代港督彭定康。

所謂的「國際社會」,乃至香港部份媒體,需要一場民主造神運動,需要製造一個青年民運領袖,可以同情地理解。然而,你們造神的時候,不要玩得那麼核突,什麼「香港第一批良心犯」,真的特別刺耳。如果雙學三子是「香港第一批良心犯」,東北十三人請問又算是什麼?三子應該拿諾貝爾和平獎,東北十三人又應拿些什麼?

廣告

當然,東北十三人以外,之前已有不少的人,因為參加傘運,或者過去的社運而出事,大眾也是同樣沒有記住他們,更不要說那個所謂的「國際社會」。同人唔同命,可能便是這個意思。只是今次使人感到突兀之處,是兩批人被控被囚,原因也是差不多,踏進牢房的時間,也只不過是相差兩三天。兩批人獲得的關注和同情,卻是如此的不成比例,使人不禁感到鬱悶,腦內不斷產生一個疑問:

香港的民主運動,是否因為需要造神,而要弄到如此厚此薄彼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