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義和團

2015/3/8 — 23:19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自由行水貨客擾民為事實,但應該正本清源,針對政策制訂者即政府,而不是在鬧市針對水貨客。這種手段,殺敵一人,自傷九百,因為首先騷擾的是本地人。熱膠有種就應該包圍政總或者中聯辦,迫使政府糾正,而非去商業區騷擾。不只去商業區騷擾,煽動之後更逃之夭夭,徒惹笑話。

一方面,不少政黨要求中央檢討一簽多行,而特區政府也反覆說要中港兩地政府商量處理好一簽多行。這是多此一舉。關鍵不是大陸政府是否限制其公民出入境自由(按照人權原則,也無理由贊成其施限),而是香港自己有無權力決定自己的出入境政策。而根據基本法,特區政府自己當然有權力限制過多的大陸水貨客,不必等中央及地方政府批准。基本法22條,只規定大陸居民移居香港人數,得由中央決定,至於一般旅客訪港,雖然規定「須辦理批准手續」,但無明言由誰來批准。既然如此,就可以解讀為特區政府也有權力不批准過多大陸旅客訪港。準此,特區政府當然也有權力對常年走水貨的訪港旅客(去年深圳就有一萬名旅客來港超過一百次)立法限制,不分中外。我們可以歡迎旅客作一般的購物,但是限制牟利為目的而又過多的水貨客,這不算過分。特區政府不是不可以做,而是因為它向中共負責而非向港人負責,才毫無作為。

廣告

抗爭對象是政府,明如白晝,但熱膠放過閻王,專打小鬼,甚至濫打無辜。如果這是孤立事件,尚可不理。但這幾週的行動,是幾年來不斷發酵的排外主義運動的最新發展,不可等閒視之。這種不講究客觀利弊,亂打一通的行為,也與義和團無異。

在雨傘運動期間,有老實人認為那些砸爛立法會玻璃門的人值得同情,因為是被壓迫者反抗壓迫者。現在,又有人出來為熱膠辯護,力說自由行客如何壓迫本土,所以去抗議他們又如何正義。其實,當年的義和團,不多不少,也是被壓迫者反抗帝國主義壓迫呢。只是,以降神附體抵抗槍砲,固然可憐可悲,而首領們以為支持慈禧太后,即等同驅逐外國侵略者,就錯得可惡了。一些首領進而趁火打劫,更是可恥可恨。中共官史把義和團定性為愛國反帝運動,其實呢,義和團殺得最多的,是無辜同胞,至於滅洋,連個使館區都久攻不下。無他,殺人民搶人民財產易,滅洋人難。某些頭領自然捨難取易。

廣告

王樹增的《1901 – 虎口下的中華帝國》第二章有很詳細的交代。它描寫義和團火燒北京的教堂,順便又去燒了幾百間民房,更因為大柵欄商業區有間老德記洋藥房,所以也順便把四千家商店燒掉了。趁火打劫,自屬本份。

義和團自有其邏輯:外國侵略者= 一切洋人(所謂大毛子)= 一切洋商品= 信奉洋教的中國人(所謂二毛子)= 使用洋商品的中國人= 漢奸= 全部該死。義和團普通團員是不知道,而義和團頭領及其靠山慈禧太后是選擇不去知道,這個等式的頭一段就已經錯了,不是所有洋人都是侵略者的!當時從美國的馬克吐溫,到歐美各國的社會民主黨,都譴責各自的政府進行侵略和瓜分中國。(註1)

即使有最好的動機,本身不能使任何手段都變成合理。反帝很好,確保境外旅客不致擾民也很好,但究竟針對病根,還是針對病徵,都需要有個考察;更遑論針對無辜了。可惜今日香港熱膠,正在步義和團後塵,如國師之滿天神佛,如教主之翻雲覆雨,如其徒弟之亂撞亂打又不負責任,或者把中國人一律罵作蝗蟲,俱與義和團相類。自然,他們也有一套複雜的論述邏輯,但打開一看,其實也很簡單:中央自由行政策=水貨客氾濫=水貨客要直接負責,所以,直接攻擊水貨客=攻擊自由行政策=維護本土利益=維護全體香港人利益。

熱膠頭頭的智慧是否太差,差到不知道上述等式全錯,這個要另外考究。不過有一點倒是清楚的。他們像某些義和團首領一樣,都知道針對病根,和統治者鬥爭,風險太大;針對普通人,不論是二毛子還是水貨客,則本少利大。至於代價,呵呵,反正付出的是大陸人民和香港市民。

 

2015年3月6日

註1:可參看《歷史回顧:世界各國進步人士同情義和團的正義呼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