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自古以來不屬於共產黨

2016/4/5 — 10:37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香港民族黨」近日成立,成為香港首個政黨明確提出港獨主張,立即觸動中共神經。4月1日,新華社發表題為《對港獨絕不能養癰為患》評論文章,痛斥主張港獨是:一、惡意否定歷史和分裂國家民族,二、公然違抗法律和煽動對抗國家,三、蔑視無視民意和製造思想混亂。

這篇姓黨的文章強調:香港自秦朝以來早已是中國的一部分,認為「香港民族意識」一詞「毫無學理、法理依據」。「翻翻史書便知,早在公元前214年,秦朝置南海郡,就正式將香港一帶納入番禺縣管轄。此後至19世紀中葉鴉片戰爭以前,2000多年間,中國歷朝歷代中央政府一直對香港實施有效管轄。香港自古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一歷史事實舉世皆知。」文章又認為:即使在英國殖民統治期間,「廣大香港同胞始終認同自己屬於中華民族」。文章警告香港公民不得違反憲法和基本法,否則就是與國家為敵,聲稱港獨分子由「理論依據」到「佔中、旺角騷動」中皆「表現搶眼」,對青少年製造了極大思想混亂,「毒化」了社會氣氛,無異於一場「自不量力、自欺欺人的鬧劇」,「一國兩制巨輪既已揚帆入海,幾片陰雲終究難阻其高歌遠航」。

在此之前,早在3月30日,國務院港澳辦已經高調批評「香港民族黨」成立「嚴重違反國家憲法、基本法和現行法律」。港澳辦吹響了批鬥號角之後,香港特區政府發言人、律政司發言人、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超出言論自由的範圍和一國兩制的底線)、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港獨對香港沒有好處而且有大害,令很多港人擔憂前途,是沒有想清楚、非常天真的思想,希望更多人出來說話表達反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共產黨啦啦隊員范徐麗泰(如果你要走這條路,你只是將香港帶入一條絕路,害死自己,又得不到你自己想要的東西)等人,相繼回應「香港民族黨」成立一事,並且緊跟港澳辦的腔調。及至4月1日,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回應「香港民族黨」成立一事,表示倡議獨立完全不符合《基本法》,「因應相關的情況」,律政司正在研究,密切留意相關人士往後行動,執法機關也會調查蒐證,考慮是否需要採取行動。但他強調違反《基本法》不等於觸犯刑事罪行,只會在有可能發生刑事罪行時跟進。無論如何,至今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清楚講出「香港民族黨」有何刑事責任。

廣告

無論如何,中共反對港獨的論點,始終離不開文中所謂的「三大危害」。新華社這篇文章徹頭徹尾地體現出中國共產黨理性論述能力的低下與極限,從而反映出習近平及其文膽的低能與反智。針對每一論點,只要思考十秒,即可發現大謬。時至今日,習近平只有槍桿子,沒有筆桿子。沒有說服別人的理性,只有恫嚇別人的力量。這樣的政權看起來很可憐,實際上很可恥,猶如一個流著口水的腦殘傻瓜拿著一大堆機關槍衝向人群。
一、自古以來管轄謬論
中共說港獨的第一個危害是惡意否定歷史、分裂國家民族。中共的理由是2000多年以來「中國歷朝歷代中央政府一直對香港實施有效管轄」,所以「香港自古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廣大香港同胞始終認同自己屬於中華民族」。

試問:毛澤東的湖南獨立運動、江西瑞金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政權、陝甘寧邊區政權,有無違反所謂「廣大中國人民始終認同自己屬於中華民族」或牴觸所謂「湖南、江西、陝甘寧自古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果當時你跟毛澤東說「中國歷朝歷代中央政府一直對湖南、江西、陝甘寧實施有效管轄」,他一定笑著說「關我屁事」,然後隨地拉完屎後,用那隻沒有洗的手,在地上寫上四個大字:「成王敗寇」!

廣告

中華大地上歷朝歷代都是貫徹「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所衍生的「天朝」、「天子」和「天下」等概念,直到宋朝才有所鬆動,及至清亡才真正殞滅,而後出現的中華民國才真正開始接受「主權國家」的概念,承認自己有主權領域邊界,而且還創造出「中國」、「中國人」、「中華民族」等新概念,揉雜諸多不同民族,懶理實際管轄與否,宣稱國界一直如此,甚至妄言自古恆定。由此可見,所謂「中國歷朝歷代」,本身正是「毫無學理、法理依據」的說法,因為「歷朝歷代」根本沒有「中國」,只有「天朝」。一個承認有界限而有框框的「國」是自1912年起才告出現,之前根本沒有這種觀念。

「歷朝歷代中央政府」也是一個莫名其妙的概念。就從秦滅六國統一「天下」後開始說起吧!南越、交趾時期誰是「中央政府」?魏晉南北朝幾百年間誰是「中央政府」?五代十國時誰是「中央政府」?宋遼夏金元時誰是「中央政府」?元末明初時誰是「中央政府」?南明抗清時誰是「中央政府」?太平天國時誰是「中央政府」?東南互保時誰是「中央政府」?辛亥革命後各省獨立時誰是「中央政府」?陳烱明、桂系軍閥、孫文、北伐前的蔣介石,抑或北洋政府,誰才是「中央政府」?日本侵華時,誰是「中央政府」?國共內戰時,誰是「中央政府」?當你確定了答案之後,你問一下自己那些「歷朝歷代」的「中央政府」是否「一直」(亦即不能有半秒中斷)都對香港「實施有效管轄」?如果你依然認為「全是一直管轄」,你的歷史顯然是白讀了。如果你認為「不是一直管轄」,足見歷史真知給不了你一種「歷史必然性」去要求今後每一秒鐘香港一直都必須歸屬於中國!

既然「中國歷朝歷代中央政府一直對香港實施有效管轄」這句話是假的,那麼「香港自古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句話也必然是假。更重要的是,即使你主觀地認為「香港自古以來大部分時間就是華夏天朝的一部分」,也無法推論出「不可分割」這四個大字。根據你對於上述問題的答案,不是很顯然香港就是從天朝帝國「可以分割」和「不斷分割」嗎?面紅耳赤也沒有用,事實勝於雄辯。

嚴格來說,「廣大香港同胞始終認同自己屬於中華民族」這句話也是不能成立的,因為「中華民族」這個號稱「五族共和」的概念,是中華民國政府在1912年成立後才編造出來的。即使「善意地理解」這句話的真正意思是「廣大香港同胞始終認同自己屬於華人、漢人或唐人」,或許這樣就會比較符合客觀事實。不過,這句話推論不出「華人、漢人或唐人不能脫離天朝或中國而獨立」。君不見新加坡、台灣就是好例子。換言之,一個人有某種基因,不代表要做同類基因的另一群人的奴隸,或者必須彼此蓋同一張被單!為何德國、奧地利、瑞士必須統一?為何英、美、加、澳、紐必須統一?民族認同和國家認同可以分離,這是歷史客觀事實。「一個民族只能有一個國家」的觀念早已落伍,莫名其妙,想入非非。

最後再多補一槍:其實「華夏天朝連續不斷一直存在」這種觀念也是徹底錯誤的,只不過是某些國學大師的癡心妄想而已。蒙古人滅宋之時,華夏天朝已經淪亡了,否則大家肯定讀不懂文天祥的《正氣歌》,而且必須莫名其妙地認定中國歷朝歷代只有內亂而無外患。事實上,在忽必烈剿滅了趙家皇朝之後,「華夏」天朝已經滅亡和消失了將近百年,然後才由一個和尚打傘的變態流氓暴君成立了一個專制天朝,之後又過了將近300年,這個「華夏」天朝又被滅亡了,又過了將近300年,直到1912年,才有「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後的「中國」突然出現。如果你還要說蒙古人和滿洲人由始至終都是「華夏遺民」,那麼你肯定不太老實。大漠和滿洲何來「華夏」?滅亡就是滅亡,斷裂就是斷裂,不要塗脂抹粉。執抝說蒙古人和滿洲人事後被「華夏文化」同化是沒有意義的,因為這不一定是全盤事實,而且無論如何,華人、漢人、唐人在當時只不過是被統治的賤民,再精神勝利法也改變不了華人、漢人、唐人的華夏天朝已被掃入歷史垃圾堆的客觀現實。

二、違法對抗國家謬論

中共說港獨的第二個危害是公然違抗法律、煽動與國家對抗。中共的理由是主張港獨人士「置國家憲法、香港基本法於不顧,毫不掩飾鼓吹建立獨立的香港共和國」。其實,只要把煽情詞彙抹去,這就等於說是「改弦易轍、爭取獨立」。的確,這是對港獨主張的客觀描述。

不過,習近平及其團隊的邏輯思考能力極度貧乏,筆桿子攻擊力量蕩然無存,因為「置法律於不顧」從來不等於「違反憲法和基本法」。我們天天睡覺、吃飯、如廁,基本上都是「置法律於不顧」,自然而然地做這些事,何來「違反憲法和基本法」?如果閣下睡覺、吃飯、如廁的時候,「分分秒秒顧慮必須合法」,我奉勸閣下還是趕快求醫。

畢竟,大家必須實事求是。香港民族黨公開主張港獨,表示嚮往港獨,希望達成港獨,手段方式另議,難道這就是「違反憲法和基本法」嗎?如果有人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香港基本法都是一紙垃圾,比狗屎還不如」、「共產黨是匪,憲法和基本法是匪糞」,難道這些說法都是「違反憲法和基本法」嗎?需知道「負面評價」憲法和基本法,從來不等於「違抗」憲法和基本法,這是很基本的邏輯結論。例如:難道「負面評價」基本法第23條,就等於「違抗」基本法第23條,「煽動與國家對抗」?難道「負面評價」共產黨和習近平,就等於「違抗」共產黨和習近平,「煽動與國家對抗」?這是徹頭徹尾的「扣帽子」和「整人」,既腦殘又無賴!
有人說:主張港獨,已經不只是「負面評價」一國兩制,而進一步是「呼籲消滅」一國兩制。事實也許的確如此。不過,「呼籲消滅一國兩制」雖然等同於「呼籲廢除基本法」,但卻不必然違反任何具有法律效果的法律規定。需知道香港基本法及刑事法律從來沒有任何條文「禁止」香港公民「呼籲廢除基本法」。後者跟「呼籲製造炸彈」完全不能相提並論。一旦人們沒有煽動或從事任何明顯而立即的暴力行為以爭取廢除基本法(事實上香港民族黨目前無此呼籲),無論他們口頭上如何主張、呼籲,甚至「妄議」,畢竟也會受到《基本法》、《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國際人權公約關於言論自由的規定所保障。這也可以從香港終審法院一系列關於言論自由的判決中體現出來。人們主張港獨,全屬言論自由,法盲可以休矣!

君不見加拿大、西班牙、英國、美國等國際人權公約成員國,它們一直貫徹保障言論自由,放任國民談論各國內部的獨立公投。在理性公民的心目中,沒有「自古以來」,只有「從今以後」;不論「法律規定」,只談「命運自主」。如今新華社表示:「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絕不會允許其公民、團體觸犯憲法。」這完全是轉移焦點和偷換概念!其實焦點只有一個:「世界上任何一個文明國家都會允許(即使不鼓勵)公民及團體高談闊論廢除該國憲法,甚至尋求政治獨立的可行性」。這一點正是人權的核心保障範圍,體現個人人權「先於」及「高於」國家主權。

中共眼見這套歪理被戮破,就開始大發雷霆,大搞「敵我矛盾」和「大是大非」謬論。新華社在文章中表示:「任何一個香港公民也都不能違反憲法和基本法,否則便是與國家為敵,與700萬香港同胞為敵。這早已不是言論自由問題,而是觸動國家與香港根本利益的大是大非問題。」這些都是發老脾,撕破臉,噴出一堆遁詞,全是反智垃圾。如果真的有人「與國家為敵」,那又怎麼樣?香港有「國家的敵人」或「視國家為敵」這條罪名嗎?「敵」就是「罪」,正是毛澤東及希特勒「敵我矛盾」思維的一大腦殘之處。此外,如果香港獨立的主張日後經過700萬香港同胞公投表決後通過,那麼港獨還有可能「與700萬香港同胞為敵」嗎?既與700萬香港同胞為「友」,中國到時會視誰為「敵」?既已成「敵」,難以同屬一國,何不劃分楚河漢界?說到底,所謂「根本利益」和「大是大非」,究竟是誰的利益和是非?

寫到這裏,我有一些話,還是不吐不快。在華人現實文化當中,常常分不清兩個概念,從而缺乏追求這兩個概念同時並存的意識:善(right),好(good)。善,涉及公義與否;好,涉及有無好處。善惡之辨,在很大程度上是不變的;好壞之辨,在很大程度上是常變的。當今世道,港獨的主張體現個人自由與命運自主,拋棄「大一統就是真善美」的妄想,始終是符合公義之「善」,但卻未必帶來即時的「好」處和效果(往往由於民意未足、中共強暴、國際軟弱)。然而,政治形勢是不斷變動的。假以時日,民意抬頭,中共弱化,國際支持,那麼既「善」且「好」,自然水到渠成。然而,華人現實文化就是標榜「好即善」、「有利益即符合公義」、「識時務者為俊傑」、「好漢不吃眼前虧」,所以產生「醬缸文化」和「成王敗寇」,沒有任何超越可變「利益算計」(好)的不變「公義信念」(善),以致想不透日本人的武士道精神,以及美國人的清教徒精神,反而視之為傻瓜,繼續自命風流不凡,實則短視徬徨,甚至公私不分,重家庭輕社會。換言之,香港社會以至華人文化仍需要多年時間逐步思想啟蒙,刮骨療傷,去蕪存菁。

三、基本法有民意謬論

中共說港獨的第三個危害是蔑視無視民意、製造思想混亂。中共的批判重點是:香港民族黨組織者「妄稱基本法未經港人授權」,既「無知」又「欺騙世人」:「基本法起草歷時四年零八個月,充分吸收了港人意見。起草委員會59名委員中,來自香港各方面人士有23名」;「香港基本法體現了包括香港同胞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的共同意志,凝聚了香港各界人士的集體智慧,是名副其實的國人意志,也是香港共識。樁樁件件,有據可查。」

這是很滑稽的論述。香港民族黨及許多香港民主派人士早已鄭重指出「基本法未經香港人授權」,但是中共否認的理由竟然是「基本法已經由23位香港人及36位中國人協商通過」,難道這還不正是「基本法未經香港人授權」的鐵證嗎?況且那一小撮「香港人」的民意授權基礎何在?究竟哪個豬腦袋寫出這樣的垃圾駁論?「23位香港人加36位中國人」竟然等於「香港人」,還不是鬼扯一通嗎?

習近平文膽集團的弱智低能還遠遠未到盡頭。他們寫道:「如果這就是他們所說的未經港人授權,那麼這些跳樑者宣佈成立違法組織港獨團體又是誰授權?」這是荒謬絕倫的反駁!法律、制度、領袖、議員需要「民主授權」,但是成立組織、建立政黨、撰寫文章從來不需要事先經過「民主授權」。成立一個政治組織之後,能否取得議席、成為領袖、獨立制憲,才需要「民主授權」。這不是常識嗎?

然後,習近平集團還意猶未盡。文章寫道:「當年起草基本法時,這些跳樑者還未出生,他們不去虛心了解這段歷史,有甚麼資格踐踏基本法的權威和尊嚴?」某一歷史事件發生時,一個人是否已經出生,跟他有無資格評論那個歷史事件,毫無關係。按照新華社「當時在世才有評論資格」的特異邏輯,那麼新華社執筆者所說的「中國歷朝歷代中央政府一直對香港實施有效管轄」本身就相當奇怪。新華社執筆者當時尚未出生,「他們不去虛心了解這段歷史,有甚麼資格踐踏歷史真相的權威和尊嚴?」

新華社文章最後說:「鼓噪港獨的人自己也未必不明白港獨是毫無可行性的癡人說夢,卻依然執迷不悟,非要胡鬧到底,這背後究竟有怎樣的政治圖謀和利益算計,明眼人一看便知。時至今日,需要喚醒的不是所謂港人的民族意識,而是鬧事者做人的良知,以及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家國意識。」我現在奉還給它:「對港獨言論喊打喊殺的人自己也未必不明白封殺港獨言論是毫無可行性的癡人說夢,卻依然執迷不悟,非要胡鬧到底,這背後究竟有怎樣的政治圖謀和利益算計,明眼人一看便知。時至今日,需要喚醒的不是中共獨裁集團開明溫和與落實兩制的意識,而是香港人做人的良知,以及作為香港公民的精神獨立意識,拒絕趨炎附勢。」

無論如何,華夏自古以來不屬於共產黨,香港自古以來不屬於共產黨,共產黨自古以來不屬於習近平,習近平自古以來甚麼都不是。大家必須對此有清醒的認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