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要嬴,邊個要輸?

2016/2/28 — 5:57

【文:姚博羅】

讀歷史真的很重要,我相信 "History repeats",即是:除非人類懂得又記得吸取教訓,否則總要犯同樣的錯。

旺角魚蛋衝突一事後,話題開始轉向228 新界東補選。只有一席,支持民主、希望守護香港的人群開始混淆,究竟投 6 定 7 號?

廣告

周圍太多聲音,一向支持泛民的理所當然投 7 號。

有人說這次完全是何君堯嬴何俊仁的翻版,但我卻想起更早的特首選舉。

廣告

689 梁振英是如何變成特首的? 選委會1200人,如果每邊支持者平均 300-400 票,那擁有100 多票的(泛民)游離票便成了關鍵。當年何俊仁參選,投自己人是理所當然,但實情是眾所周知,何俊仁根本不可能勝出,所以實際候選人只有 2 個。假設游離票能放棄「自己最鐘意的候選人」,放棄投白票,而承諾轉投轉唐英年,那今天香港可能就是另一個模樣了。你說反正是中央說了算,假設真的如此,梁振英又何需大力踩低對手抬高自己,大造對手黑材料的文章?

其實事情很簡單,只有一席,正常人會想這是建制及反建制之爭,兩派對礨,本來還擔心民主派談不攏,傾唔掂數,怎料白鴿、公民、甚至社民連都可以有共識,讓路與年輕一派代表泛民出戰。一路以來,對泛民的批評是「一盤散沙」、「沒有協調」、「青黃不接」和「不團結」,現在既有一個協調後的少壯候選人,而且實力不俗,緊貼社會不離地,那我們不是應該高興嗎?之前說公民黨於更改議事規則上曾投下贊成票,當時投反對票的吳靄儀已有文章澄清,表明那根本是偽明題。

看完選舉論壇,我更開始覺得不用再含淚投票。

一開始大家驚訝竟然有 7 個侯選人出戰,誰為人誰為鬼?有些明顯,有些未明。然而日子有功,黃成智,方國珊打著溫和民主的旗號,在比例代表制下或許尚有機會爭一席位,然而這是一席之爭,你覺得自己有機會勝出嗎?如果你亦認為自己没有機會,那你出來參選是想拿誰的票?
還是回到 6 號和 7號的問題。 

大部份投 6 號的人認為泛民在議會多年,毫無作為,甚至覺得被泛民出賣。如果投 6 號,可以告訴 689 港人不會屈服,是為表態,得到愈多票,就愈有可以告訴特首香港人不是任人魚肉的,為大家出一口氣。然而,看看 2012 年的特首選舉:何俊仁最後得 76 票,你會說這是表了態? Who cares?  真要計起來,人家 689 票數是你的 9 倍。 

假設用上次新界東投票結果作參考,較激進的本土派並非一眾泛民支持者心水,始終若果有得選擇,一眾傳統民主派還是會偏向溫和,難道部份支持泛民票轉投 6 號,便有機會嬴嗎?情況應該是泛民候選人有基本 14 萬票,而傳統左派,即是民建聯、工聯會、公民力量、經民聯、自由黨及鄉事派,則得鐵票若 18-20 萬,還未計這 4 年的種票成果。言則激進的本土票將是勝負關鍵。有人說這次是表態,不在乎輸嬴,要讓傳統泛民當頭棒喝,知道自己的不濟。候選人亦曾說估計自己勝算不大,但強調不是𠝹票,就像是這次議席只有半年不夠,並不重要。

那實際上這個議席重要嗎?有幾重要?應該是非常關鍵吧,否則中方不會出錢出力,幫助黃成智趕及選舉前成立新思維,成立典禮特首更連同高官(包括林鄭、陳茂波、譚志源、張雲正等)出席。黃成智受訪時說這個組織與梁振英沒有直接關係,言下之意是說有間接關係嗎?

議席重要還是表態重要?有時表態的確是最重要,否則沒有 2003年港人百萬遊行(恕我堅持是百萬)伯伯不會腳痛下台。但我們要問如果表態以後,結果是建制當權,那這個態值得我用如此珍貴的一票來表達嗎? 表態是目的還是手段? 如果想知道本土的支持度,大可以於 Facebook 計算 Like / Comment,email 甚至簽署行動。
我們要衡量:成功表態,建制當選後我們會笑還是憤怒?究竟我希望出一口氣多些,還是不想建制勝出多些?實際上,投 1-6 號或投白票,就是等於投 3 號進入議會。當然,如果我們根本不介意對家多一席入議會,那投票策略又有甚麼意義呢?期望新界東選民明白自己真正的願望,投下香港人僅有的自由的一票。

利申:支持本土抗爭,亦絕不贊成讉責魚蛋事件的參與者為暴徒。

新界東補選候選人包括民建聯周浩鼎、本土民主前綫梁天琦、公民黨楊岳橋、新思維黃成智、方國珊、梁思豪及劉志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