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警察的預期自我實現及選擇性執法

2019/9/16 — 11:24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一名年青人】

反送中運動踏入第一百天,警察及示威者的暴力在這一百天來正在不斷升級、衝突不斷發生、受傷人數不斷增加,這是雙方,乃至是社會各界皆認同的事實。警方由運動最初期的警棍、胡椒噴霧,上升至催淚煙及橡膠子彈;以及近期最新出動的水炮車,甚至有警員在人群中使用實彈鳴槍示警。而示威者則由初期的雨傘、木棒,升級至磚塊、丫叉;到近期的汽油彈。雙方的暴力皆因對方的升級而伴隨。而究竟是誰的暴力先升級,又是誰緊隨其後,實難追究。然而,可以肯定的是擁有公權力的香港警察在這場暴力升級的「競賽」中佔有相當大的責任。

警察的預期自我實現,示威者暴力終升級

廣告

在三個月的抗爭活動以來,政府及警方的官方說法當然是指因為示威活動的暴力不斷升級,警方才被迫使用對等的武力以之對抗。但事實又是否真的如此?以六一二當天為例,行政長官及警務處處長在下午便已宣布當天示威者的行動為暴動,更指示威者為暴徒。公道地說,示威者當天的確有使用武力,但使用武力的程度是否足以定性為暴動?我相信仍有很大的商榷餘地,但官方當天便把一場未必是暴動的騷亂快速定性為暴動,是否有預期的自我實現之嫌?不知不覺間使之後示威活動的暴力程度升級。中國古代小說《鏡花緣》中寫到一個伯慮國,那裡的人都千方百計地避免睡覺,因為他們都把睡覺視為死亡,如果有人熬不住睡了過去,其他人一定要把他叫醒。這樣肯定有人最終扛不住,倒下去再也不醒—被睏死了。因此,也等於就驗證了睡覺即死亡的理論,人們也就更可能地防範睡覺,最終使更多人睏死了。可能你看到這裡會覺得很可笑,但這些可笑的場面在現實生活中不斷發生。各大媒體都曾拍到警方呼籲一群站在數十米外的群眾不要衝擊警方的防線,並使用胡椒噴霧及催淚彈驅趕。這群原來沒有衝擊意圖的示威者因警方使用的武力從而感到憤怒及不斷推進,使警方印證了當初使用武力的正當性並隨着示威者的推進而使用更高等的武力,而警方武力的升級激發了示威者更激烈的手段,使整件事情無限升級,不知如何了結。更令人感到憂慮的是近期港澳辦把本港的示威活動定性為恐怖主義苗頭,若根據這種預期自我實現的模式走下去,不知這場運動有沒有完結的一天。

選擇性執法,縱容撐警人士暴力使用,更迫使反修例人士武力升級

廣告

香港警察擁有公權力,更是合法使用武力的紀律部隊,理應使用它被授予的權力維護社會安寧,公平執法。但在運動開展以來,尤其是在七二一及之後在荃灣及北角的無警時分中,香港警隊的選擇性執法赤裸地浮現在全港七百萬市民眼前,全港市民對警隊的腐敗無不咬牙切齒,同時又對無辜受襲的市民感到痛心疾首。香港警察對於聲稱是撐警/愛國人士的犯罪行為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更有相互包庇之嫌,任由他們肆意攻擊反對人士。相反,對於示威人士,尤其是年輕人動輒便拘捕,甚至濫暴,把他們打得頭破血流。在警方的縱容下,這些所謂的撐警/愛國人士固然姿意妄為地使用暴力,不但襲擊示威者,更攻擊市民。另一方面,示威者及普羅大眾對警方的公信力跌至谷底,普遍認為警方再不能做到「不畏懼,不徇私,不對他人懷惡意」,更遑論是保護市民生命財產的安全。加上七二一無差別攻擊市民等的一幕幕血腥場景早已烙印在香港人的心中。這些的經歷無疑使更多的市民支持示威者的武力升級,當示威人士受這批撐警/愛國人士(更有人指他們是黑社會)的襲擊時,我們近期可以很明顯地看到示威人士由以往的找警察求助或逃跑,轉為主張使用武力自衛,更有人提議「私了」,意即對襲擊市民或示威者的人採取暴力,除了保護自身安全外,更希望以暴力震攝他們。而「私了」最重要的原因是示威者認為即使把傷人者交予警方,警方隨後亦只會把他們釋放,使傷人者往後更有持無恐地作惡。昨天(九月十五日)便印證了這點,雙方人馬在北角及炮台山相互毆鬥,而不是以往示威者被打得血流披面、落荒而逃。政府最後發的聲明只對金鐘一帶的破壞予以譴責,對持不同政見人士在北角的打鬥則隻字不提。我不知道政府這樣做的用意何在,只知道警方若再不公平執法,給予公眾信心,往後的打鬥只會愈演愈烈。

最後,暴力只會不斷產生暴力,單靠暴力也難以解決目前的困局。回首過去的一百天,我們對於催淚彈、布袋彈等武力早已習慣。從最初,我們對警方在六一二施放的一百五十枚催淚彈感到悲憤不已;到現在早已累積發射超過二千發的催淚彈早已見怪不怪,彷彿已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按此情形發展下去,可能在第二個一百天到來時,我們便已對街頭上的血腥毆鬥感到麻目。但我們不能習慣暴力,更不能習慣壓逼。暴力的蔓延對整場都是不利的,即使運動完結後,現今的暴力將使往後的社會更難修補撕裂。認清源頭,才能根除暴力。願我們都有足夠的智慧面對眼前的窘境。

作者自我簡介:一名年輕人,落筆時已踏入運動的一百天,對運動的前景感到迷惘,所以在又一個失眠夜中執筆抒發個人己見,雖然文筆拙劣,亦希望能和大家探討現時不斷升級的暴力。寫到結尾處,天空漸漸泛起魚肚白,初升的朝陽所發出的陽光亦穿透玻璃窗,照射在因打字而正在噠噠作響的手機屏幕,使我驚覺新一天的黎明已靜靜到來。盼望香港人的黎明終將到來,共勉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