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走出抑鬱 梁振英要消失

2016/4/12 — 14:25

梁振英週五晚上接受傳媒訪問,解釋「行李門」事件。(TVB新聞截圖)

梁振英週五晚上接受傳媒訪問,解釋「行李門」事件。(TVB新聞截圖)

【文:[email protected]保險起動】

剛過去的個多月,香港發生了多宗自殺事件,死者包括在學的年青人,身染惡疾厭世的長者,甚至外表威武的警員。  他們選擇結束生命,背後都有自己的故事,外人無從了解。   但接連發生多宗輕生個案,不禁令人反思 ⋯究竟香港出了什麼問題,為何變成悲情城市,抑鬱之都 ?

筆者不是社會學家或心理學家 ,絕對無資格從社會學或心理學上去解釋這個現象。  但筆者憑觀察,在年多前已經感覺我們身處的香港開始陷入 抑鬱, 因為沒有了出路 !

廣告

相信大家仍記得雨傘運動, 在清場前的兩星期,佔領區瀰漫了 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大家深知時日無多,祇是說不出口。  每晚大台都有 三十分鐘自由發言時間, 當中一晚我記憶深刻:

有幾位發言者都是參與佔領一段日子, 是來自草根階層。 對民主有理想,不接受妥協,有一種偏執,近乎 「 痴 」 的境界 。  他們發言的內容都是追求民主的堅持, 對政改的不滿,他們不願意放棄理想,但結局似是事與願違。

廣告

當晚聽了幾位 「 民主痴 」朋友的心聲後,心裏更感鬱結。  我預計佔領清場在即,在佔領區堅守七十多天,捱了不知多少胡椒噴霧,吃了不少警棍的朋友付出的努力都是徒然。   香港的民主出路似是到了盡頭。

我的軀殻晚上離開了佔領區,我亦選擇抽離,不再令自己沈鬰下去,但我知道那幾位擇善固執的「 民主痴 」朋友,他們為了香港的民主可能令自己帶來抑鬱症 ,不知何時痊癒 。  而我們生於斯,長於斯的香港亦隨著佔領清場而陷入抑鬱,表面上巿面回復正常,但實質千瘡百孔 ,病入膏肓。

究竟是誰令香港由一個活力城市變為抑鬱之都? 相信大家都知道:就是2012 年上任的特首梁振英。  梁振英上場後意圖改變前兩任特首平和的管治風格, 擺出一副強硬的態度對待反對派, 不惜與民意對着幹。  他不接纳通訊局的建議,否決了香港電視牌照申請,扼殺了創意產業的發展, 令市民少了透過娛樂宣洩政治不滿的渠道,強硬挑起第一場戰火。

在政改方面,又寸步不讓,催化佔領事件。   今年初梁振英又與一眾港大教職員及校友為敵,硬要委任李國璋接任港大校委主席 。

而在年初一,一向與民同樂的小販管理隊同警察卻強硬執法,惹來本土派強烈反彈,做成震驚中外的警民衝突,和諧的香港竟然變成暴力城市?

都是梁振英管治後才出現的現像,香港是一個繁榮都市,市民由打工仔至 中小學生都有工作及生活上的壓力。   我們希望放工放學回家可以有輕鬆的消閒娛樂。 但梁振英扼殺了我們這種消閒減壓的渠道,到了今天,我們祇得有限的電視台選擇,是否很荒謬,又無奈?

沒有最荒謬,衹有更荒謬 !

梁振英治港政權竟然沒有意識大年初一是普天同慶的大日子, 在這天忽然「 硬起來 」執法,結果引起社會年青人不滿,將恕氣發洩在警務人員身上,引致多名警員受傷! 究竟梁振英心裏有幾為市民着想 ? 抑或是一個鐵腕執政的冷血狂人 ?

自回歸以來,香港的政治局面已經不時感冒發作,慶幸亦有康復喘息的時候。  但梁振英主政之後,我們的香港就逐漸患上抑鬱症,且病況愈深。  現時香港零售業一片寒冬,股票市場又半生不死,因為沒有利好消息衝擊。  但如果梁振英不宣佈爭取連任,或者在本屆任內戲劇性下台,股市肯定即時急升三千點,酒樓食肆大爆滿埸,因為市民樂見梁振英落馬,心花怒放,紛紛大破慳囊宴請親友,香港的抑鬱病將會不藥而癒, 市面呈現一片歡欣景像。

相信市民都有以下的心願 :

「 但願梁振英消失,香港從此無抑鬱 ! 」 ,我們不願在電視再有梁振英的畫面, 真係一秒都嫌多 。  梁振英的消失,我們香港的未來才會再現曙光, 劫後重生,變回一個發放無比活力的亞洲大都會 !

 

保險起動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