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身世 抗命的Antigone

2015/6/4 — 13:48

今天是六四,腦海裡一直浮現Antigone的名字。愈來愈覺得香港的身世跟Antigone這位希臘悲劇人物十分相似。

Antigone是弒父和娶了自己母親為妻的伊廸帕斯王(King Oedipus)所生的四名子女的一員。伊廸帕斯王既是她的父親,也可以說是她的兄長。

香港的身世同樣複雜,雖然「自古以來,香港便是中國大陸不可分割的一部份」這種說法有其事實根據;但今日人們熟悉的香港,如甚麼國際金融中心、購物天堂、亞洲的世界城市等,無一不是英國統治時奠定的。就連中共收回香港之後,行政主導、功能團體選舉、行會保密制等英國殖民統治者留下的舊鞋,中共政權亦樂意穿上。

廣告

事實上,中共政權建立後,對香港這塊殖民地只是採用「長期利用、充份準備」的八字真言。今日的香港是「勾結殖民統治」的產物,「勾結殖民統治」是政治上的語句。借用希臘悲劇的觀點,香港則是另一位Antigone,即是說香港的生母其實是英國,而近代中國的誕生源自英國人的砲火;中國大陸因而不過是香港的兄長。但這位兄長現在卻以香港的生父自居。連同一眾英國人留下,又有名有姓的舊鞋,中共政權不但照單全收,還全部變成中共政權的後宮佳麗,中共政權有如伊廸帕斯王一樣,娶了自己的生母。

在希臘悲劇中,當伊廸帕斯王這位悲劇人物知悉自己的所作所為後,挖了自己的雙眼,自我放逐,最後死於異鄉。伊廸帕斯王自我放逐後,他的兩名兒子Eteocles 和Polynices輪番管治伊廸帕斯王統治的城市Thebes。兄弟二人卻相爭,Polynices被逐出Thebes,但他心有不甘,率領軍隊攻打Thebes。Eteocles和Polynices兄弟二人雙雙死於對方的劍下。Thebes的王位落入二人的舅父Creon手上。後者為了豎立一己的權威,厚葬Eteocles之餘卻頒佈禁令,禁止任何人殮葬Polynices,因為他率領軍隊攻打Thebes,自然成了叛徒。

廣告

Antigone不惜違抗禁令,堅持要為死去的兄弟Polynices殮葬,認為此舉不過是對死去的人最起碼的尊重;她更強調尊重死去的,比任何禁令重要。

香港近日有青年學生,以「香港沒有責任推動中國大陸的民主運動」為理由拒絕出席一年一度的「維園六四燭光晚會」。是否出席「維園六四燭光晚會」從來都是適隨尊便,但今日部份年青學生卻以維護香港本土利益為理由,高調宣佈拒絕出席!如果香港的身世跟Antigone無甚分別,即使違抗禁令也要出席悼念活動,表達對死於強權的人的起碼尊重!聲稱維護香港本土利益的人,曾否深入思考香港的複雜身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