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這個古老城邦,現在已經走入晚年

2019/2/19 — 13:00

正月十五,新年第一個滿月,陳雲說香港的時機。做事要講時機,做政治這種關連眾人利益的大事,更加要講時機。香港人輸在愚蠢和高傲,丟失了最佳的改變香港的時機。救助香港的機會,一去不返。你現在才用陳雲在七年前提倡的中共區隔、收回單程證審批權?機會已經一去不返,中共的殖民計劃已經完成,破壞了香港城邦自治,現在中共變陣,改行中共版本的大城邦計劃,將香港人變成大灣區人,將香港變成大灣區的醫院和福利提取處。中共玩弄香港的技術細節 — 大灣區的三地政府委員會的操作,我遲些在文化沙龍講清楚,那是類似歐盟的中國惡毒版。

我教《易經》的時候,用《序卦傳》解釋興衰循環,一個健康的人,有四十幾年的活躍事業機會,可以遇上兩個經濟循環或政治循環,醒目的人必會有所作為,捕捉到機會,成敗是另一事,但試過了,人生就不會有遺憾。

香港在八十年代有一次拒絕中共奪取主權的機會,那次被民主黨那群人用民主中國論糟蹋了,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殺,香港人也有推翻或擱置中英聯合聲明(一九八四)的機會,那次被民主黨的司徒華糟蹋了。那是客觀可以用的國際時勢(因為蘇聯也在改革),比較容易成功,但香港人因為要負擔起民主中國的責任那種高傲而被民主黨人欺騙,坐失良機。

廣告

我是認識《易經》理論的人,我知道英雄可以造時勢(如果人不可以創造時勢,那麼做人來幹什麼?讀書來幹什麼?不能發動改變命運的人,就如畜牲一樣活著罷了。)。

二〇一〇年,我親自發動族群鬥爭,抵抗中共殖民侵略,提倡香港自治及中港區隔。阻礙我的,也是慣見的通匪賣港賊,也是民主黨,不過我累積夠民怨,可以激起本土運動和光復運動,也令到梁振英取消了雙非人的產房床位和取消一簽多行,也推出限奶令(每名大陸旅客只准帶兩罐奶粉離境)。之後,我在2015年推出永續基本法議程,在2016年付諸立法會選舉的五區變相公投,那個計劃是要奪取先機,先發制人,阻礙珠三角融合的香港自治方案。因為我有足夠情報知道,中共下一步就是在2047之前取消一國兩制,用的就是粵港澳三地政府之間的合約協定(inter-governmental contractual agreement),這種類似歐盟的惡劣版本的行動,美國也奈何不得。西九高鐵站的中國海關的一地兩檢,就是香港特區政府與廣東省人民政府的政府之間簽署的協定,不是中港協定,而是兩府協定,你知道嗎?那是無法反抗的。這是共產黨最聰明的舉動 — 他們從陳雲《香港城邦論》學來的法律行動,我不得不讚共產黨是最熟讀《香港城邦論》的一群人。

廣告

香港人現在才去抗議醫院逼爆,去主張取回單程證審批權,那是不合時宜,因為時機已經過去了,共產黨也不再玩這套。他們現在不單止不增加醫院,更會將大灣區的居民送來香港公立醫院。一個地方要做醫院醫療服務,必須是人口適中、醫學院眾多、各級醫院眾多而有郊野區隔的,但香港人口越來越多,空氣越來越污濁(達到足以引起健康人患上肺癌的空氣污濁程度),再加上大陸的旅遊醫療病人,香港是不適宜定位做醫療中心的,分分鐘疫病大爆發,人口擁擠的香港淪為超級抗藥性細菌的培育場 — 你的孩子即將死於抗藥性細菌或被超級特效藥弄到抑鬱自閉,但大灣區的規劃偏偏就是要這樣定位香港,共產黨就是要整死你香港人,你吹呀!

一個少女在正義人在鄰居的時候遇上非禮,可以高呼求援。然而如果那些正義鄰居被少女激走,她被歹徒強姦的時候高呼,遇到的不是歹徒放軟手腳,而是被歹徒打電話招來同伴輪姦。香港,現在就被中共輪姦。之後,做妓女,做雞。

我的香港自治計劃,被香港人 — 特別是年輕人支持的偽港獨破壞了。而偽港獨的領頭人,我可以不客氣地說,多數是境外出生、境外培育的香港居民。至於偽港獨,最近民主黨前黨魁李柱銘先生也在台灣的研討會公開承認,是中共資助出來的。奈何民主黨出於私心,在選舉期間竟然用自決派來模仿港獨,吸納自治派的票,令我方被打敗。他們在明年的區議會選舉,也依然會用假本土、偽港獨來吸票,繼續騙取議席,謀財害命。

如今,香港大勢已去,可以用的客觀時勢是完全沒有的了,靠的是更大的主觀努力 — 發大願力,包括神靈的助力。我會繼續領導,也會召請神靈和善緣幫忙。

一個人,有少年運、青年運、中年運、晚年運,香港這個古老城邦,現在已經走入晚年,晚年丟失運氣、晚年自己整蠱自己,那種惡運,你說有幾壞就有幾壞。不過,姜太公七十歲才發威去攻打商紂王,馬哈迪九十歲再做馬來西亞總理,事情仍可以變。

其他細節的事情,我在星期三的文化沙龍講一下,星期六有錄影重溫。

(按:如果你仍想救回香港,請你協助廣傳此帖文,如果傳閱數字不超過一千,那麼你自己請部署移民。)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