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鄧寇克行動的反思

2019/9/4 — 20:10

機場義載(立場新聞圖片)

機場義載(立場新聞圖片)

9月1日,有網民發動「和你塞」行動,圍堵在香港國際機場的交通。這是一項違返法庭禁制令的行動,但也有數千人參加,大部份都是年青人和學生。當然行動都是以被警方清場驅散甚至是拘捕作結。

不知是刻意或是有實際需要,機鐵與東涌線全面停駛,使這些抗爭者無法離開東涌,造成被捕的風險。於是網民又發出接送抗爭者「放學」的呼籲,請有車人士可往東涌接走他們。

我大約下午6時左右得悉,便從家駕車前往,希望能幫上些少忙。7時前已到達青馬大橋的收費亭,看見收費亭對面(即返回新界和港九的方向)已有大批抗爭者等待接送。於是便從迪士尼樂園轉了一個圈,走到對面,接了幾位抗爭者到荃灣。再返回青馬大橋途中,知悉仍有大批抗爭者在東涌,於是不去收費亭接送,便直接駛往東涌。在途中,看見不少抗爭者從東涌步行去收費亭。情景好像「出埃及」那樣。據聞,他們要步行差不多20公里路才可到達,實不容易。不過,看見一些往東涌接送的駕車者,很有準備,送上糧水,給他們充飢和解渴。

廣告

到達東涌,看見周圍已滿佈警察。但得悉大部份抗爭者已離開,部份徒步往青馬大橋收費亭,部份往梅窩或愉景灣,有些被接去附近市民家中。除放心外,也預備駕車前往收費亭接載其他人士。怎料,由東通前往收費亭,共用上3個多小時,8點多開車,到達時已接近午夜了。到達時,知悉全部抗爭者已被早到的車接走了。雖未能再接送多些人,但他們已離去便安心了。不過同時聽到警察在中環碼頭圍捕他們,但擔心已幫不上甚麼了。

在車涌駕車往收費亭的3個多小時中,心中不斷反問:「接送一些違反法庭禁制令的人士,免被追捕,應該嗎?」

廣告

自從反修例開始,3個月的時間,不少遊行抗爭,甚至是暴力事件,不同教會和教牧也不斷在當中作出某些支援,例如開放教堂地方給與遊行人士休息,甚至有些時候,讓可能被捕人士走進教堂內。教會或教牧同工是否認同違法的事,甚至是暴力?支援是否造成抗爭者暴力的盾牌?

不少人士,包括香港教會內一些牧者和信徒,都會這樣指責作出這樣安排的教會和牧者。但個人並不認同。我相信沒有教會或教牧同工會認同暴力,我們會與暴力割蓆,但不會與人割蓆。不論是誰,有需要時,教會或教牧都是他們的好撒瑪利亞人。

在這場反修例運動中,電影「孤星淚」的主題曲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成為了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外另一首鼓舞人心的歌曲。還記得電影「孤星淚」的主教和小偷尚萬強(Jean Valjean)嗎?這小偷明顯是犯了法的人,為甚麼主教仍幫助他呢?主教甚至將小偷從教堂內偷了的物品也當為送給他的物品,瞞騙緝捕小偷的警察。

還有這小偷與警察賈維爾(Jarvett)之間的糾纏。警察所堅持的是法律和秩序,當中更存着忠誠執法和對小偷的私怨。小偷則在良知與罪惡中爭扎。

很多人以為執法便能「止暴制亂」,但只有法律而沒有良知,社會只會變得黑暗,人民只會生活在暴政之中。唯有良知才能勝過罪惡。小偷尚萬強的角色正要表達出這道理。

據聞當晚前往東涌接送放學的有5000輛車次,在青馬大橋上造成一條美麗的火龍。前往接送的駕駛者,相信都不是同意暴力或違法的事,他們只是想保護良知。正如在這運動期間一句口號:「黃藍是政見,黑白是良知」。

在網上看見兩則分享。一位接送放學的駕駛者接載了幾位抗爭者從東涌前往市區。抗爭者離開前,送上朱古力一包,多謝駕駛者的義載。駕駛者後來打開朱古力,發現內中有一張1000元紙幣在內,他當然已無法交回抗爭者。另一則發生在東涌內。一位婆婆在東通接了幾個青年回家吃飯後才讓他們離開。離開時,他們將一張500元紙幣放在她一個紙巾盒子內。婆婆發現時,他們已離去了。這些事顯示出抗爭者的良知和善良。

在整場運動中,出現違法和暴力。個人相信抗爭者都曉得自己所做的事,可能是違法,也知道暴力是錯誤,被捕時甚至會被判數年以上的監禁。或許他們就如那小偷那樣,在良知和罪惡中爭扎,更是對着沒有良知的政權和執法者一種抗議。這樣說,不是要支持違法和暴力,而只是盼望良知最終能勝過罪惡,也能勝過暴政。

聖經阿摩司書五章13~14節這樣說:「這是險惡的時候。你們要尋求良善,不要尋求邪惡,就必存活。」(這也是電影「十年」結束時所引用的經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