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青年只有兩條出路:有條件的外走,冇條件的北上

2017/4/24 — 13:46

鄭宇碩編著的《探討本土主義》封面。

鄭宇碩編著的《探討本土主義》封面。

和年輕人黎志恆晚飯,談論特首選舉後的時局和香港前途問題,相當投契,見解大同小異,並不樂觀。對香港人尤其是年輕新世代而言,問題已經不是發展而是生存問題,香港已經玩完,步向消亡,可惜很多人大難臨頭也不自知,仍然在一些沒有實際意義的問題如什麼2047大限浪費時間探討和爭論,而現實世界轉變之快速,教片面反映現實的意識形態迅速過時,例如我一早認定只是泡沫很快便會灰飛煙滅的本土主義及其政治流派。

黎志恆曾經是陳雲的入室弟子,有份參與風靡一時的「香港城邦論」及「香港城邦論II光復香港」的整理論述,搞過現已結束的「城邦論壇」,如今慶幸自己沒有迷執,很快走出思想桎梏,因而知所依歸,找到生存之路,不致迷失,茫茫然不知所向。

我們同意,香港青年個人眼前只有兩條出路,有條件就向外走,闖出自己的新天地,冇條件就向北上,深入虎穴,成為虎子,困守本土,只是死路一條。因為未來世界是中美主宰,各領風騷,要生存,就要西瓜靠大邊,能夠生存,才可談發展。

廣告

黎志恆送我一本他協助鄭宇碩編著的「探討本土主義」,我粗略快讀目録,覺得沒有閲讀的必要,願意免費送出。黎志恆也同意結集的文章沒有洞悉力,只是資料堆砌的文本,而對年輕人來說,所謂本土主義和意識,目下吊詭地已變成孳障,只會局限和阻礙個人視野,應該盡快丟棄,否則自誤。

 

廣告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