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正式與伊朗式民主接軌

2016/8/3 — 10:32

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在確認被選管會選舉主任確定提名無效後,在九龍灣出席記者會。

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在確認被選管會選舉主任確定提名無效後,在九龍灣出席記者會。

和我年紀相若的朋輩,總會不時懷緬英殖最後歲月,有幾好有幾正。事實上,當你細心翻看歷史,拉勻150幾年計,英國人對香港人「好」佔的比例,未必多得過現在支持港獨的17%,特別是六七暴動前那百多年。二戰後涉及政治改革的「楊慕琦計劃」,最終給掃進床下底,永不超生,英國人根本從沒想過要把「尊嚴」留給港人,更遑論會給遠東這塊彈丸之地,有半點裝裝門面的民主。

六七年左派欲效法澳門「變相」推翻殖民政權失敗,務實的港人最後選擇了港英政權。是英國人值得信賴嗎?不是,只是香港人在那短短幾個月,見證中國共產黨是何等不擇手段,歪理連篇,喪盡天良,泯滅人性。當親眼目睹一隻大魔頭肆虐蹂躪,旁邊只要出現一個凡人,你已想將他封聖,視作再世父母。資深傳媒人張家偉兄在《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一書,引用政治學者Ian Scott所言,「要在文化大革命的共產主義,與當時仍未改革的殖民地資本主義國家機器之間作出選擇,大部分人選擇了站在他們熟悉但可厭的一方。」

反英抗暴「起義」,最終換來大部分港人情願對殖民統治者「投誠」,委實是歷史的諷刺。

廣告

英國人最後十多年給予港人的所謂民主,絕對是廉價,但你別理,香港人享受了前無古人,大抵也後無來者的民主最後歡樂時光,世事就是如此,曾經過癮,即使再講一百次,依然興奮。倘若不是彭定康把法定投票年齡降低,我便無緣參與港英年代最後三次議會選舉,無法在香港有史以來民主成分最高的議會中,叫做佔有一點點份兒。我們懷念日不落帝國在東方之珠散落的最後餘暉,是因為肥彭走訪涼茶第一家,到泰昌吃蛋撻,是因為彭潔思彭雅思彭麗思,可能還有威士忌和梳打,但最重要是這段時期,英國人沒有以為香港人腦殘弱智,至少他把香港人,真正當作「人」般看待。

當你由細到大吃慣五星級酒店自助餐,對茶記大牌檔屋邨酒家看不上眼,是可理解的。 但我真正認為並且信納,接載著肥彭一家五口的不列顛尼亞號駛離維港前那三十年,英國人給予香港人的,充其量只是花園餐廳或CO CO DUCK級數,所以我不會同意,自己因為一出世就食得特別好,才會對過去十九年這間五星紅旗餐館,諸多挑剔,甚麼都鬧。在成長過程中,身處的環境會令你覺得有些事情應該是理所當然,例如人權、法治、道德、政治倫理等。我們從沒奢望在添馬艦舊址建築群裡會出現西敏式民主,卻真的沒想像過會淪落至沒有最糟只有更糟的荒謬境界。這些年來,一堆堆口是心非(甚或連「口是」都慳番)的無恥之徒,令前人幾十年辛苦建立的秩序與基業一一崩潰,禮崩樂壞到無法用正常人的思維想像。你消極不回應,他變本加厲得寸進尺;你激烈抵抗,他更加大火力,總之要將你推向牆角,不把你榨乾榨淨最終壓成灰燼,勢不罷休。

廣告

原來,有些東西,你認為並且信納像呼吸般正常(也曾經真是像呼吸般正常),到了歷史的某一點,會變得那麼虛幻,那麼遙不可及,那麼不切實際。

政教合一的伊朗,有一個名為憲法監護委員會的機關,可以審查議會通過的所有決議和法案,有權宣布與伊斯蘭教義不符的法律無效,並監督總統和議會選舉。 2013年的總統大選,超過680人報名角逐,憲監會認為並且信納當中超過9成9人不合資格,一概篩走,最終剩下8名候選人。伊朗總統是世俗事務的最高執行者,外交上的國家元首;真正的國家掌權者,是終身任職的精神領袖。那個憲監會成員,就是由精神領袖任命。

香港,這天正式趕上伊朗式統治腳蹤,成功與「一帶一路」沿線其中一國契合,讓國際金融中心與第三世界極權統治混為一體。

一男子大抵認為並且信納,這一次成功配合國家戰略方針,立下大功,連任有望。這一晚,他或許很想在上亞厘畢道,同龍蝦,拿著煙花,數到三,就放手,射上天,興奮過洞房。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