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覺醒、最深層次社會問題、未來幻想

2019/9/8 — 21:10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伍棟英】

最近,在我跟學生及朋友的whatsapp群組中,我提出了這個問題:「對於香港的未來,在你的心底裡是樂觀的還是悲觀的?」以下是我一些略加整理過的留言。

(一)香港的覺醒

廣告

我從一個更大的架構來看香港這場群眾運動,我覺得這是「人類覺醒運動」或「全球覺醒運動」在香港的一個具體展現。「覺醒」是人類心靈演化的自然走向,過程中雖然會遇到艱難險阻,但覺醒了就不能不覺醒,人類這股內在心靈成長力量是很巨大的。

從外在形勢看,目前雙方確實強弱懸殊,但一切外在都源於內在,真正的較量其實是內在心靈力量的較量,歸根到底,樂觀乎?悲觀乎?最後歸結到我們對人類心靈的信心與信念。

廣告

暫時離開香港這場運動的近鏡,向後拉一個很大距離的遠鏡,即可呈現一個較深廣的全球人類畫面,就容易見到「覺醒」確是人類心靈的趨勢。

全球政治上的覺醒,最後和最大的難關在中國,八九年北京大學生試過了,結果被鎮壓,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地區,最有可能起來爭取的是香港,這一代的香港年輕人共同選擇了這項挑戰。

(二)香港社會最深層次的問題

政治上的覺醒,只是覺醒的其中一個面向,最基本的覺醒是作為一個人的覺醒,這關乎人的存在感和意義感的問題。今天人類社會文化已嚴重偏差和扭曲,大大妨礙了人「成為一個人」,即成為一個他能夠成為的人,也就是成為一個本屬於他的自己。有時聽到有人談論香港社會深層次的問題,其實以上問題才是深中之深的最深層次問題,但一般政商領袖的心靈是難以了解的。

心靈知道的往往比意識到的更多,年輕的心靈比較敏銳,不但對意識到的有較強烈的感受,對意識不到的也容易有某種感受,所以覺醒運動多由年輕人發起。香港年輕人的心靈非常敏銳,在這場運動以及先前的雨傘運動中,年輕人所追求的其實比提出來的還更多。

一般政商人士談社會深層次矛盾或問題,多提到貧富懸殊、樓價不合理、青年人缺乏向上流機會等等,這些矛盾或問題固然要解決,但並非屬於最深層次,最深層次的是「成為一個人」的問題,也就是存在感和意義感的問題。今次運動沒出現領袖,在上次雨傘運動中出了一些,以他們的才智能力,在社會向上爬並不困難,但為何仍冒險走出來搞運動?因為他們心中有更高層次的追求。這不限於他們,其他年輕人也是如此。

最深層次的是「成為一個人」的問題,即是存在感和意義感的問題。在社會文化嚴重偏差和扭曲的環境裡,很多人即使爬到很高位,也難免感到空虛苦悶。在這場運動中,有一個現象間或有人提及,但未受重視,就是抗爭者雖然素未謀面,但一起抗爭時彼此照應和互相扶持,卻感受到當中有一種情。這就是「成為一個人」的其中一個面向,人要追求的還有這些層面。

嚴重偏差和扭曲的社會文化,會透過父母帶入家庭中,我的所有情緒病個案都跟原生家庭有關。社會的大環境與家庭的小環境使他們不能「成為一個人」,我的心靈輔導就是幫助他們成為一個能夠成為的人,也就是成為一個本屬於他們的自己,我認為這是心靈輔導的正確方向。

(三)香港未來幻想

民主政治雖然不能解決所有社會文化問題,但運作良好的民主政治確能減少很多社會的不公義和不合理,即可為社會文化改變提供一個基本框架。以此為基礎,加上香港人的心靈素質,只要保持發揮本有的良知與理性,慢慢可以把香港建設成全球最健康和美好的城市,從而帶動中國以至全球其他地區改變。習主席講「人類共同體」和復興中華,這就是真正的「人類共同體」和最高層次的復興中華。若他有遠見和抱負,就該從讓香港有真雙普選開始。

以人類的心靈潛力與能量,是可以把地球建設成一個健康和美好的行星的,只要有愈來愈多人覺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