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 2022 之日常

2018/7/21 — 10:59

天氣越來越不像話,三月已經熱得像七月天似的。開了冷氣,家明還是一面吃早餐一面冒汗。他邊刷手機屏幕看新聞,邊提醒背起書包準備上學的兒子,「記住陣間早會唱歌時正正經經!」青春期的孩子,不耐煩的拋下一句「得喇」,就關門離去。家明心裏明白兒子的躁動,但今時不同往日,《國歌法》已立,他不想兒子惹禍。

「有冇見過我對白色高踭鞋嗎?」妻子在珠海上班,朋友笑她是「大灣區人」,她每次都反駁「我係地球人」。「喂,嗰班『特保』好似仲喺樓下喎。」妻子性格大剌剌,家明忍不住壓低聲線:「好心你細聲啲啦。」妻子伸一伸舌頭,故作誇張的躡手躡腳出門去。

家明嘆一口氣,暗忖怎麼妻兒總是讓他擔驚受怕。手機上的新聞,很多是關於即將舉行的「特首選舉」,卻都沒什麼看頭,連電視台也不辦論壇了。反正香港人早已了然於胸,什麼造勢大會都只是走過場而已。新聞片段中群眾揮動的「23條立法勝利完成」旗幟,紅底黃色幼宋字體,半點美學講究也沒有,「連呢樣都倒退」家明看不下去。出露台透透氣,挨着欄杆往樓下一看,果然見對面馬路停着一部客貨車,幾個男人坐在車上吃老麥外賣早晨全餐。這班「特保」,來了幾天,據說是來監視住在這屋苑的一名「民主派」。「特保」就是「特區安全保衛」的簡稱,近年才成立,跟大陸「國保」同類,官方說法就是負責「維護國家及特區安全,保持社會政治穩定」。

廣告

四年前的暑假,家明還是報館的政治記者。他記得那個早上,特區政府突然宣佈引用社團條例,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為一切拉開序幕。在這之前,民族黨從未上過報紙 A1 頭版;除了召集人陳浩天,作為政治記者的他也不大為意還有什麼其他黨員。也難怪,就是警方當時用700多頁記錄陳浩天的一言一行,作為其搞「港獨」、「危害國家安全」的證據,也無法掌握「社團」人數,只估算「10人以上,不超過100人」。

警方當時所持的理據,是政府不應待引發暴力的政治運動才出手干預,應採取「預防措施」。反烏托邦小說中極權社會利用人工智能預測罪案,然後先下手為強將犯人拘捕。特區警隊那時未有人工智能,但用人腦已經可以了。

廣告

國際輿論、人權組織、法律學者以至香港民主派,當時都抨擊特區政府砌生豬肉以言入罪,但疲憊不堪的公民社會已無力反抗。政權見大部份香港人還是默默接受,於是變本加厲,只要任何成員稍微提過「自決」、「結束專政」的政團組織,都一一查封,聲援者受到牽連,刊登相關人物訪問、評論報道的傳媒也同樣遭殃。一些人轉為低調,政府振振有詞,宣佈為偵查地下活動,要在警隊架構成立「特保」。簡單來說就是秘密警察,以監察記錄目標人物的一言一行。

打開電視,在播《基本法》宣傳片,旅遊方便乜乜乜。「去旅行對香港人真係好緊要,乜都冇晒,至少仍然有得去旅行。」自言自語說罷,家明竟覺得有點黑色笑話的況味,禁不住獨自一人哈哈大笑。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