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斐森和黃政鍀

2017/9/2 — 9:32

黃政鍀、馬斐森

黃政鍀、馬斐森

一場大學新生入學禮,校長和學生代表的說話,顯示的正正是香港的悲哀局面,大人居然給年輕人比下去,先聽聽這兩段鏗鏘有力的說話:

「我們正處於充斥虛妄、欺騙的時代,作為港大生,我們必須追尋及了解真相。」

「我們的校友周永康、馮敬恩、梁天琦及李峰琦,為香港無私付出,應以他們為榜樣。」

廣告

再聽聽這些回應:

「我們必須尊重法庭和法律制度。」

廣告

「我不是法律專家,不評論刑期是否過長。我明白學生動機、對未來的關注,但不能因此避過法律刑責。」

前兩段是港大學生會會長黃政鍀向1,300名新生致辭時所說的;後兩段是港大校長馬斐森回應傳媒提問時的答話。一位大學校長知道自己的學生備受打壓和欺負,只懂說尊重法庭和法律制度,卻不說半句話維護學生;反而是年輕人指出應以為香港無私付出的同學為榜樣。

馬斐森作為大學校長,理應對香港現況提出批評,卻自我噤聲;本應勉勵學生追求理想、明辨是非,而不是只做制度下的服從者,卻成為徹頭徹尾的conformist。反而黃政鍀指出社會上充斥的歪理,如年輕人被告知,不論文化背景及身份認同,他們天生都是中國人;本港沒有三權分立,只剩「三權合作」;法治可簡單理解為遵守法律等。

對中共政權的惡行,如拘捕維護律師、打壓西藏人民等,黃政鍀說出不能選擇對不公視而不見的大道理;馬斐森卻甘於作鴕鳥,甘於與由校外人士掌控、親政府的港大校委會合作,棄公義、不為大學爭取更理想的行政架構,一受壓便逃之夭夭。

作為大學校長,首要職責是維護大學的學術和言論自由,必須要明白大學不單是一所學術中心,更是追求真理的思想中心,替整個社會起著示範作用,而校長必須具備這道德勇氣,不為攀附權貴而摧眉折腰;必須保護學生,不讓他們的尊嚴被褫奪。

馬斐森大抵做對了一件事,就是自動請辭不再做港大校長。記得北大前校長蔡元培在《不願再任北京大學校長的宣言》中這樣說:「我絕對不能再作不自由的大學校長。思想自由,是世界大學的通例。…北京大學,向來受舊思想的拘束,是很不自由的。我進去了,想稍稍開點風氣,…國務院來干涉了,甚而什麼參議院也來干涉了,世界哪有這種不自由的大學麼?還要我去充這種大學的校長麼?」

其實自1917年蔡元培任職北京大學校長至1927年這十年光景內,他總共提出了七次辭職。每一次請辭,蔡元培都是為了抗議不合理的事件而示範著維護人性尊嚴和獨立思考的立場。今天的馬斐森,可敢說出真話?可敢為自己的學生說句公道話?

一場港大新生入學禮,清楚看到校長馬斐森和學生黃政鍀的表現。必須遺憾的是校長的怯懦,必須為學生歡呼!

發表意見